第四百零三章 井道大逃亡(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零三章 井道大逃亡(五)

    将撬棍插入窨井盖,颜华操着吃奶的力气向下撬动,终于在杠杆原理的帮助下,井盖挪动了。

    “哧啦!”随着细缝的露出,久违的阳光透射而入,颜华下意识眯了下眼睛,待得数秒的适应,他赶忙是着掌将井盖推了开去。

    成功了!望着头顶湛蓝的天空,颜华的唇角难以抑制的露出了丝笑容。

    当下,没有犹豫,他立刻是朝上攀爬,然而就在众人以为生命通道已经打开,逃亡有望的时候,悲剧发生了。

    由于全身心都放在脚下的铁梯上,所以颜华并没有注意到井口的黑影,他只是感到井道突然变暗,然后便是本能的抬头看了一眼,而就是这一眼,叫他浑身的汗毛不禁是倒竖了起来。

    眼眸之中,一个眼珠外挂的畜生正探头袭向自己,蜡黄的牙齿甚至还沾染着些许碎肉。

    颜华显然是被面前突兀而现的“怪物”给吓傻了,他竟是不退不进的呆愣在了原地,直到脸颊被畜生的利爪划过,他才吃痛的惊叫一声,然后双手一松坠落井低。

    “老公!!”

    “爸爸!!”

    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加之幸存者又都被逃亡的喜悦给笼罩,所以当他们发现异状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贺静着急的想要探望丈夫的情况,而芳芳则直接是嚎啕了起来。

    一时间,拥挤的排水沟乱成了一团。而这无疑是给无头苍蝇“喪彪”指明了方向。

    “彪哥,他们在那边!咱们走错了!”

    “md!现在说管个p用!你当老子耳朵聋吗?”傻不拉唧的奔了20来米,最后发现居然跑错边了。你可以想象的出,此刻喪彪的情绪该是有多么的暴躁。

    “小颜,你怎么样?”

    “我……我没事!”勉励的挤出一丝笑容,颜华回答的相当吃力。

    对此,胡晓东也没工夫细查,毕竟楼顶的畜生若不及时处理,那待会这洞口怕是彻底要被封死了。

    于是。他着手拍了拍颜华的肩膀,在道了声“撑住”后,便是兀自取过适才前者跌落的撬棍。快速朝井顶攀去。

    胡晓东爬的极快,过去一段时间的锻炼无疑是在这个时刻发挥了效用。

    他的伤退并未影响到他的动作,仅是数秒,他便爬上了管顶。

    “混蛋!去死吧!”

    将撬棍反握。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的胡晓东没有二话。照着露出半个头,正焦切朝井底探望畜生的大脸就是一棍捅去。

    霎时间,血水混杂着粘液滴淌而下,浓浓的腐臭和着管道特有的腥臭着实叫人作恶。

    解决完畜生,胡晓东迅速滑下铁梯,这才回神检查起颜华的伤势。

    三道血印划过脸颊,死死鲜血正不断渗出,胡晓东想要说些什么。可还未待他开口,颜华却是先他一步的开口道:“小胡!别管我。赶紧上去,不然再晚,就迟了!”

    胡晓东迟疑了两秒,显然颜华说的没错,此时若是矫情,那待会真是想逃都没机会了:“那行!我先上去守着,你们待会赶紧上来!”

    话不多说,交待完毕的胡晓东立刻重爬回顶。

    而随着他的离开,颜华一家三口终于是得以相聚。

    “老公!”

    “爸爸!”

    见着颜华脸上的血痕,贺静无措的不知该如何是好:“老公,你怎么样?你的伤要不要紧?”

    芳芳也是紧楼着爸爸,一双小手怜惜的在爸爸的脸上划擦。

    瞧着母女俩担忧的模样,颜华的心一阵刺痛。

    为什么刚才那么不小心?为什么不看清楚井口的情况?为什么要那么着急上去?为什么……

    懊恼!悔恨!颜华是多么希望时光可以重来,但是现实的残酷却……

    苦涩的露出一丝笑容,颜华宠溺的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他知道这或许将是他最后一次触碰女儿。

    他想哭,但他知道他不能哭,他强打者内心的悲苦,佯作无谓的对贺静道:“亲爱的,带芳芳上去吧!我没事的,只是摔了一下,休息会,就好了!”

    “不!”贺静应的相当的坚决:“要上咱们一起上,你别想丢下我们母女俩!”

    “对,芳芳要和爸爸一起走!”

    哽咽的喉头再也说不出话来,颜华竭力的压制着眼角的泪水。

    而恰在此刻,管道内嘈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林俊夫知道不能再等了。

    “那什么~贺静你听我说,现在不是纠结的时候,你快点待芳芳上去,剩下的事我来处理,不然大家都得死在这儿。”

    “是啊!亲爱的,听林管的话,赶紧上去,我待会就来!”

    或许也是意识到了情势的严峻,贺静垂首寻思了片刻,继而扭脸对着队列末尾的林俊夫道:“林管,你一定要带我老公上来啊!”

    “放心吧!我保证会把他带上去的,你们就快上去吧!”

    时间不等人,林俊夫也顾不得其他,直接是对尉泱下令道:“小尉,你把芳芳带上去!还有贺静,你要是再不走待会被抓,你知道后果的!”

    是啊!后果!贺静当然知道自己被抓会有怎样的后果!因为她已经不止一次耳闻基地女性被畜生凌辱的事实。

    所以当下,只能是“顾全大局”的攀上了铁梯,一边攀一边不忘低唤提醒:“老公你待会就上来啊!我们在上面等你!你一定要上来啊!”

    送走所有人,林俊夫三两步走到颜华的身旁。

    此刻的年轻人面容憔悴,就好似一瞬间苍老了几十岁般。

    “怎么样?还能站起来吗?”林俊夫着手做了个架扶的姿势。

    可颜华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刚才摔那下,应该是伤到腿了,我……估计是走不了了!林管你就别管我了!”

    “胡扯!”闻及此言,林俊夫一双眼眸登时就瞪了起来。

    要知道,今天郭晓华已经因他而死,若是颜华再有事,那他可就……

    “你tm被给老子壮怂,你看看你老婆孩子还搁上面等你呢!你tm给老子站起来!今天就是背,老子也要背你出去!”

    林俊夫说的异常坚决,话闭的同时作势就要起身背负。

    可还未待他有所动作,颜华却是着掌拉住了他的衣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