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井道大逃亡(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零四章 井道大逃亡(六)

    “林管!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你看看我这腿!就算你背我出去,路上也只能是个累赘!我不想因为我这条退连累你们;也不想因为这条腿让我老婆孩子遭难。我现在只有一个愿望,希望你务必答应我!”

    “不是……小颜!你这样……芳芳他……”

    费力的抬手打断了林俊夫的话语,或许是因为动作过猛牵扯到了肌肉,所以吃疼的颜华不禁是“啊”了一声。

    而在听闻他这声“啊”后,在上翘首以盼的贺静立刻是出声催促道:“林管!你快带我老公上来啊!”

    “听到没有,小颜!你的老婆在上面等着你!你今天若是死在这儿,你叫他以后怎么办!你叫芳芳怎么办!别废话了!快给我起来!”

    “够了!你为什么就不明白呢!”面色陡然一变,颜华一改往日的谦逊与儒雅,狰狞着指着脸颊上的三道血印低沉道:“你觉着我现在还有可能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吗?你觉着我还能活下去吗?”

    无言以对,林俊夫呆愣在原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老林,我知道这个时候说这些话有些太过唐突,但是,眼下我能信任的人就只有你们了。所以……如果可能,希望你能答应我,替我照顾好老婆和孩子!尤其是芳芳,她还小,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不应该受那么多的磨难,她……”

    话到此处,颜华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

    而见底下久未行动的颜林二人。贺静一颗悬着的心不无更加紧在了一起:“老公!你怎么还不上来啊!你快点上来啊!”

    “啪!”一声枪响,子弹的嗡鸣在密闭的通道内那般的清亮。

    林俊夫身形陡然一阵,他猛的从抉择间回过了神。

    “老林!?”

    时至此刻。林俊夫还能说什么呢!适才那枪喪彪只是警告,待会待他行到转角,那结果可就……

    “好!我答应你!”几乎是咬着压道出了这席承诺之言,林俊夫只觉胸口一阵刺痛。

    “谢谢!”莞尔的露出一丝笑容,颜华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好了!老林!你快走吧!这里我会尽我所能拖住他们。你千万记得答应我的事!一切拜托了!”

    郑重的俯身道了声谢,颜华竭力的站起了身子,然后便在林俊夫的注视之下。一瘸一拐的朝通道深处走去。

    “老公!你干什么!老公!你去哪儿!”

    “爸爸!你不要芳芳了吗?”

    泪水顺着脸颊不住的下流,颜华含着笑容哽咽的说道:“芳芳,爸爸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你要替爸爸照顾好妈妈,等你长到了,爸爸会回来看你的!”

    “颜华你个混账!你怎么能这样!林俊夫,你为什么要骗我!”

    “小贺!你冷静点!”胡晓东着力缚住想要跳下井的贺静。场面的混乱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老林。你赶紧上来吧!畜生围过来了!”

    有若行尸走肉,林俊夫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攀上井口的,他唯一记得的就是重见天日之后,自己的脸颊被一记满含愤怒的巴掌狠狠甩了一下。

    而与此同时,就在林俊夫攀上井口的同时,决心赴死的颜华也终于是碰见了追击而至的喪彪一伙。

    “md,站住!你是谁?”由于通道太黑,大头的青年无法看清来人的面目。

    颜华没有答话。只是展开手臂横档在转角的入口。

    见着队伍突然停止,刚刚赶到的喪彪不由恼火的大喝吼道:“前面搞什么飞机!还不给老子追!搁着看戏啊!”

    “不是!彪哥。前面转角有个人,不知道是谁!他tm把道给挡了!”

    如若不是担心流弹伤人,喪彪真想一枪崩了打头的白痴:“你tm傻啊!不是自己人直接给老子劈了!tmd,在给老子耽误时间,老子就活劈了你!”

    闻听着后方传来的呵斥,打头的马仔不禁打了个冷颤,当即不再犹豫,举刀就愈朝颜华的身上砍去。

    可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没等他动手,颜华却是跟蛮牛般“嚎叫着”冲了过来。

    带着必死决心的颜华没有任何顾及,也不防卫,就那么生生撞了过去。

    一时间,毫无准备的追击队伍人仰马翻,头前的两名马仔直接是被颜华的冲势掀翻在地。

    “啊哟!”

    “我操!这tm什么情况!”

    “干你娘的!弄死他!”

    反应过来的马仔举刀便是朝颜华的身上砍去,短短10来秒的时间,颜华的背脊便是身中数刀,鲜红的血液犹若开闸的洪水不断倾斜而出,很快密闭的通道内便是充斥着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味。

    “md!”喘着粗气,马仔推开已经“少有进气”的颜华,适才的一连串砍杀也是叫他累的够呛。

    “狗日的!有种你tm再来啊!”着口啐了口吐沫,马仔好似发泄般又是跺踩了颜华两脚,在确认后者确无动弹之后,他才甩开大步准备继续追击。

    可是谁曾想,就在他前脚刚要落下之际,一只颤抖的大手又是环住了他的大腿。

    先是一愣,旋即变成了气恼,马仔干裂的唇角下意识抽动了两下:“md!你他娘还真够种啊!我tm叫你拉!”

    说完,马仔便是高高抬起被缚的左腿,继而用力朝下一跺。

    “咔嚓!”骨节断裂的声音,虽然清脆,但在空荡的排水通道里还是显得尤为的清晰。

    废除颜华手掌的马仔仍不解气,他再次举刀冲着颜华的背脊一阵乱砍,如果不是后面喪彪着火的催促,他恐怕会直接将身下之人剁成肉酱。

    血染红了地面,仅存最后一丝气息的颜华已经无力再做什么了。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又一个匪首从他的身上踏过,他竭力的想要拉住他们,可碎裂的指骨已经容不得他去完成这样的任务。

    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虔诚的向上天祈祷,希望老天能忽悠他的孩子,老婆,希望他们能够逃过此劫。

    再见了贺静,照顾好咱们的孩子!

    再见了芳芳,答应爸爸,茁壮成长!

    秋风扫过,万物悲凉,男人终于闭上了眼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