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井道大逃亡(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零七章 井道大逃亡(九)

    由于管道太过狭小,以至于丧彪团伙的奔逃速度远远及不上“攀爬者”的追击速度,短短2分钟的时间,将近20人的追击队伍相继被扑倒,更糟糕的是通道的前端刚刚异变完成的“郭晓华”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守在那儿。

    这当真是异常戏剧的一幕,要知道早在15分钟前,丧彪团伙那可是气势汹汹抓人来的。

    然而现在,看看他们狼狈如丧家之犬的模样,你不得不承认“恶有恶报”这句话还是有着几分道理的。

    见着队伍又是停了下来,丧彪脸上的汗水那是哗哗的下流。

    身后手下的惨叫不时传来,几乎隔上几秒就有一个奔逃的马仔消失不见。

    怎么办,丧彪的心开始乱了,因为他非常的清楚,如果继续搁这杵着,那么下一个被扑倒蚕食的可能就是自己。

    不行!绝对不能死在这儿!生存的渴望开始解开丧彪内心的魔鬼,他先是大喝了几声“前进”,在见依旧未有反应后,其一双眼眸闪过了一抹阴厉,旋即他便是举起手中的手枪,照着面前的马仔的脑袋就是扣动了扳机。

    “砰!”如爆豆般的枪响在管道内炸开,绵延回荡了许久方才消散不见。

    一枪了毕,丧彪没有停歇,直接是一脚踹倒了“两眼圆睁,未能瞑目”的“倒霉手下”。

    “mlgb的,谁tm再挡老子道。老子现在就崩了他!”

    威胁的话语快速的传到每一位马仔的耳中,身处后方的还好,而止步不行的前列马仔登时是跟扎了屁股般疯狂的前拥。

    一时间。你挤我,我推你,生怕慢了一步,就被后面的煞神给一枪崩了脑袋。

    可他们这般混乱奔逃的场面,非但不能帮助他们撤离,反而平添了无妄之灾的发生。

    这不,不少人就因拥挤。踩踏,坠倒在地。

    而要说最惨的莫过于队列最前的那个“倒霉蛋”。

    倒霉蛋原本正和“郭晓华”成对立之势,他也做好了劈砍后者的准备。

    但就在他打算冲前动作的时候。巨大的推力直接是叫他偏离了方向,一刀砍在了坚硬的管壁上。

    “当!”清脆的响声带起一道火光,火光闪亮的同时,“郭晓华”满嘴血污的大脸应时显露了出来。

    马仔只觉一股无力感直冲脑定。下一秒他便是被拽离管壁。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又是一声惨叫声起,此时此刻的排水管道,俨然是成了剖尸解肉的屠宰场。

    随处可闻凄厉的叫声,到处弥漫恶人的血腥味。

    丧彪一刻也不愿停留此地,他再次“无人性”的连开了数枪。

    一个个手下的性命就在他那自私的“利己行为”中,陆续倒在了地上,成了他逃亡的铺路石。

    这就是人性!这就是为“歹人”马首是瞻的下场!相信此刻若是这些“匪众”还有机会重返人世的话,他们一定不会再与“丧彪”这样的“混蛋”为伍。

    只可惜。他们悔悟的太晚,饶是他们已经领会了这个道理。但以生命为代价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

    手下倒了,障碍排除了,丧彪没有任何愧疚的踏前逃窜。

    他现在的想法非常的明确,就是待重见天日之后,立刻携重火力,杀回管道,以卸心头之恨。

    脚步有力的踏在手下的身上,由于死尸栽倒的姿势各异,所以难免会出现高低不平的现象。

    以至于丧彪奔跑间不得不格外小心脚下的状况,可在这样前堵后追的生死绝境里,想要保持绝对的冷静,根本是天方夜谭。

    终于,在他奔袭了3米之后,一只堆彻垒砌的大手不偏不倚袢在了他的脚踝之上。

    按理说,这样的袢摔搁在平常根本不算什么,只要稍调身形便能轻易平衡。

    可问题是,眼下的环境哪里有半点正常?再加上丧彪本身就已是如惊弓之鸟,所以在一触碰到那只大手之际,他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完了!老子被丧尸抓住了。

    于是乎,肾上限素陡然激增,过激的神经反射令他做了些许不必要的动作,而恰是这些不必要的动作,令他彻底失衡,继而直直的栽倒在了地上。

    不过,你不得不说丧彪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他能坐上基地二把手的位置也绝非浪得虚名。

    这不,倒地之后,他立刻是侧翻贴向了管壁,然后举枪便是朝向适才袢倒的方向连开了数枪。

    “啪!啪啪!”

    瞬时间,枪声大作,火光闪耀,借着枪口喷吐出的亮光,丧彪赫然发现一个熟悉的黑影正缓缓抬起脸庞。

    “mlgbd”意识到目标错误的丧彪,立刻调转枪口,扭曲的脸庞也是浮现出了几分狰狞。

    不过也难怪丧彪会有如此过激的反应,毕竟,任谁被这般似狗样追到没命逃窜,也会生气些许怒火。

    所以,当下丧彪没有二话,咆哮着冲面前的“郭晓华”扣动了扳机。

    “nmd!狗日的敢弄老子!看老子不干死你!”

    “咔!咔咔!”预想的爆豆声并未响起,丧彪不愿相信的猛拉了下枪栓,然后再行扣下了扳机。

    可结果照旧,**半自动手枪依然是“倦怠”的“哈欠”了两声。

    子弹打完了,冷汗几乎是瞬间滑滚而下,丧彪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手枪,呆滞在了原地。

    多行不义必自毙!如果适才他不因自己的性命击杀手下,那么现在或许他已经成功的解决掉了“郭晓华”。

    但上天是公平的,凡事有因必有果!当你觉着“小聪明”可以为自己带来“利益”的同时,老天也同样为你增设了新的障碍。

    丧彪发泄般的将没了弹药的手枪砸在了“郭晓华”的身上,枪身准确的命中目标,甚至是将后者单薄的身形砸的一震,可饶是丧彪自己也知道,这样的砸击对“郭晓华”这样已经异变了的生物根本毫无意义,他不过是在为自己的性命做最后的挣扎。

    磨了磨牙齿,“郭晓华”歪头最后瞥了“丧彪”一眼,然后低吼着喉咙,扑将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