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十五章 人间炼狱(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零一十五章 人间炼狱(五)

    身后的低吼越来越近,手下顾不得其他,将枪跨在脖上,继而撒丫子没命的狂奔,那逃亡的速度简直可以当选奥运会比赛选手。

    手下一边奔,一边没忘朝北门的戴煞呼喝叫喊:“老大!等等我!老大!等等我啊!”

    刀疤脸这边也是刚刚打开车门,待回眸望去,瞧见手下身后尾随的一帮畜生,不由背脊一阵寒凉,当下暗骂出口道:“nmd!真是没用的废物!连tm一点时间都托不住!”

    无疑,如果任由手下这般奔逃过来,那戴煞自己也得陷入困境。

    所以没有任何犹豫,戴煞照着手下的一双小腿便是点射了过去。

    “哒哒哒!哒哒哒!”

    两串枪响,手下应声栽地,倒地之后的手下明显有些意外,他在呆傻了2秒方才恍悟的捂腿痛苦。

    而他伤腿所流淌出的鲜血更加是激起了畜生的血腥,登时嘶吼声一浪高过一浪。

    “别tm怪老子!是你小子自找的!”下完黑手的戴煞丝毫没有懊悔之意,相反还有些得意的扬了扬手里的钢枪。

    听着老大没有人性的叫喊,手下愤恨的脖上的步枪。

    “混蛋!你个王八蛋!想拿老子做垫背的!没那么容易!就算老子死也tm要拉你一起!”

    言罢,手下便是猛力的扣动了扳机,只是在他扣动扳机的瞬间,一双有力的尸爪擒住了他的双腿。下一秒他便觉身形陡然一滞,然后便是如泥鳅般拖拽了出去。

    巨疼不可抑止从满是弹孔的伤腿传来,导致手下的枪口四下乱摆。

    四散而出的子弹没有任何方向的打在军卡的车身。“噼里啪啦”的响声吓的刀疤脸哭爹骂娘。

    “md!狗日的!居然敢打老子!刚才就tm该一梭子崩了你!”

    骂归骂,戴煞没忘该做的事情,他很清楚要是继续搁这躲待下去,那一会被剥皮抽筋是板凳钉钉的事儿了。

    左臂护着脑袋,戴煞尽可能将身子压低,以免被流弹击中,然后抽出右手快速的摸向档杆。继而向前一推,车子动了。

    眼见着缓缓驶发的军卡,手下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他不甘的拉回枪口,愤怒的对着面前聚拢而来的畜生,恨恨的猛扣扳机。

    但适才早已打光弹药的95,除了发出“咔咔”的空击声外。根本就没一颗子弹喷吐而出。

    绝望!手下惊恐着双眼想要后退。可身后的高墙死死的挡住了他的去路。

    他只能徒劳的挥舞手里的钢枪,意图以此来喝退不断逼近的“敌人”。

    “滚!滚!你们都别过来!你们都别……啊!!”

    惊叫仅是持续了1秒,随即便是被蜂拥而上的丧尸覆盖的没了声响。

    畜生们毫无怜悯的你一口,我一抓的刨挖分解着手下的身体,场面之惨烈叫人不忍直视。

    喊声依然继续,哀嚎从未停止,此刻的体育馆已然是成了丧尸大军的“屠戮场”,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不断被扑倒分食。而那些侥幸没被吃干净的人类,也因感染了病毒。异变加入到了猎食的队伍当中。

    戴煞望了眼窗外的后视镜,心有余悸的同时嘴角也是不由自主的浮起了抹笑容。

    “哈哈哈哈!老子tm逃出来了!老子tm逃出来了!”

    戴煞显得相当的激动,毕竟,能从适才那样一个惨烈异常的战场拼杀出来,几乎可以讲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他做到了,不仅活着出来,而且毫发无损,这不禁是让他觉得自己受到上天的庇护。

    不过,军卡巨大的轰鸣还是引起了周遭丧尸的注意,畜生们没头没脑的聚集了起来,虽然人数不是很多,但还是组成了一个“欢迎”的方阵。

    对此,戴煞略显不屑的撇了撇嘴,一双眼眸通红了起来。

    “mlgb的刚才追老子追的爽啊!看老子不干死你们!”

    憋了一肚子火气的戴煞,总算是逮到了报仇的机会,按理说就这么些畜生组成的尸墙,根本不足以对卡车形成围堵。

    但怒气难消的戴煞受负面情绪的影响,没有选择避让逃脱,而是发泄般直直朝尸群冲了过去。

    一边冲还不忘一边肆意的咆哮:“来啊!狗日的!来啊!tm不是喜欢啃吗?都tm上来啃啊!哈哈哈!”

    望着不断被撞飞碾碎的畜生尸体,戴煞心底的热血滚滚上涌,四散而出的烂肉血沫令他完全沉浸在了杀戮的快感之中。

    但古语有云,乐极生悲,就在戴煞陶醉在自己的复仇壮举的时候,前行的卡车突然剧烈的颤动,旋即便是朝前侧一歪,停滞不动了。

    怎么回事?原本处在兴奋状的戴煞陡然一惊,下一秒他便是意识到可能是车胎爆了。

    在联想适才手下枪弹乱飞的场面,一丝冷汗不由自主顺着他的脸颊滑淌了下来。

    完了!这是戴煞的第一感觉!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想法,其侧边的车门突然被外力猛击了一下。

    戴煞下意识回眸望了一眼,但见一只黑灰的腐手正实实的印在车窗之上。

    “滋啦啦!”犹若利刃般尖锐的尸爪自上而下的发出慎人的抓挠,戴煞一颗心脏不由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md!该死!该死!该死!”

    愤恨的猛拍方向盘,也难怪戴煞会有如此激烈的举动。

    试想,如果是你刚从死亡绝境逃生,还未来得急高兴上几秒,便又再次陷入险境,这种从地狱到天堂,再由天堂到地狱的剧烈反差,你能接受的了吗?

    显然,但凡一个正常人都难以接受。

    戴煞拍打了一会便是不动了,只是他埋于头下的目光却是愈发狠厉了起来。

    他缓缓扭过脑袋,望了眼逐渐靠拢的丧尸,一股煞气自他的体表散放而出。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虽然用这话来形容此时的戴煞有些不太合适,但连番的绝境已然将这个无恶不做的混蛋给彻底逼迫的疯狂了。

    举起枪托,戴煞用力的凿碎了侧边的玻璃,然后咆哮的冲着车外就是一通猛扫,待得将堵门的畜生搞定,他着掌推开了车门,纵身跳出了车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