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人间炼狱(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一十八章 人间炼狱(八)

    用力推开畜生的身子,罗毅大口的喘着粗气,汗水犹若水柱般浸湿了他的面庞。

    他下意识想要着手抹擦,但当瞧见那自尸脑流出的恶心粘液后,他立刻是打消了心下的念头。

    “奇怪!这畜生为什么不攻击我?”

    待得冷静下来,罗毅立刻是回忆起适才畜生的蹊跷举动。

    很明显,畜生刚才丝毫没有下嘴的意思,只是不停的在其身上嗅探。

    “难道说,是我身上的味道?”

    想起某种可能,罗毅掀起衣襟的一角湊鼻闻了一下,当即便是干呕出口:‘nm,还真是……呕!‘

    尸腐的气味极其刺鼻,至少罗毅无法忍受这股气味,他眼下唯一的念想就是洗澡,因为适才那一摔,已然是叫他的全身,沾染上了这来自“地狱的味道”。

    不过临近的危机旋即便是将沉静在恶心难受状态的罗毅拉回了现实,屋外再次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响声,罗毅可不想再次莅临那种被畜生贴面“示爱”的场景。

    着着肋骨刺,罗毅匍匐的爬到半掩的门边,然后以着极近轻微的动作站了起来,继而扭动门锁,小心翼翼将之关合闭紧,最后只闻“啪嗒”一声销上了锁扣。

    “呼~”长吐了口气,门关上了。安全问题便是暂时得到了保障,罗毅也终于有机会在办公室里探查一番。

    毕竟,这是刀疤脸的处所。里面不论是武器,吃喝,一定留有存活。

    而罗毅现在要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将之翻找出来,然后招呼同伴,想办法脱身。

    由于要规避屋外的畜生,所以罗毅的动作非常轻缓。以至于整个“翻箱倒柜”他竟是耗费了10来分钟。

    不过搜索时间虽说比预计长了不少,但结果却是相当喜人的。

    一把砍刀,2根球棍。以及泡面,茶叶,饼干,等等食用物资。罗毅甚至还在刀疤的柜子里发现了伟哥壮阳之类的情趣用品。

    看的出。过往一段日子,他过的相当的瓷实。

    望着满桌的物资,罗毅先行开了袋饼干,简单对付了两口后,又是猛灌了几口清水。

    待得水足饭饱,罗毅感到逝去的体力正在逐渐恢复。

    他扭了扭略显酸涩的脖子,然后扯过按摩床上的被毯,划割成条。捆绑成带。

    做完这一切,他挑了些物资。利用余下的布条扎了个包裹,继而背上个捆带,攀上了桌子。

    现将砍刀及物资包裹丢进管道内,完了,罗毅紧了紧胸前的布条,然后纵身一跃,爬了上去。

    照例和来时一样,罗毅异常艰难的在管道里匍匐着,由于这次携带了物资以及垂将的滚带,所以他的行进更显艰难。

    推!爬!推!爬!罗毅默数着经过的排气口,这让他能够清楚还有多远才能达到兄弟被关押的地点。

    终于在折腾的7,8分钟后,他顺利折回了目的地。

    “小罗回来了!”

    两名战士长嘘了口气,紧绷的面庞也稍稍舒缓。

    他们已经在此等候多时,如若罗毅再不回来,他们就打算出去寻他。

    探出脑袋,罗毅指了指手里的布包,然后用力丢了下去。

    早已待定的战友,马上展怀接住,并在第一时间按照罗毅的指示,打开了包裹。

    “吃!”做了个指头拨饭的动作。

    两名战士立刻会意,拆开包内的饼干,矿泉水便是分食了起来。

    虽说囚禁的日子,戴煞为了安抚徐仁杰,每日都有给战士供水供粮。

    但你若亲眼看到那水,粮的质量,你保证会将之与猪食联系在一起。

    1分钟,或者更多,雷厉风行的战士很快便是将包裹内的物资消灭一空。

    见得战士吃完,罗毅也不耽搁,随即抽过身上的布条丢了下去,然后将布条的另一头捆系在自己的身上。

    这个举动已经相当明显,在军营亲密无间数年的战友,不消罗毅解释,立刻着手朝上攀去。

    罗毅曲臂抓住逐渐绷紧的布条,他能明显感觉大力自布端传来,为了减缓腰腹的拉力,他必须利用双手的扯拽来抵消下坠的力道。

    好在,战友的素质足够过硬,他在摇摆间很快便是攀进了管口。

    一人进来,罗毅立刻松开自身的布条,继而双方就好似约定俗成一般,前方的战士马上将布条抽过绑在身上,而罗毅则快速朝后退去。

    如此往复,第二名战士也顺利攀了上来。

    继而,三个人如卵化的蠕虫开始在狭窄的管道里一拱一拱向前进发。

    照例是罗毅第一个下大到地面,由于有了上次的经验,所以这次他格外的小心,同时也不忘提醒余下的两名同伴注意地板上沾染的血迹。

    “我操!这什么情况!兄弟你刚才不容易啊!”着掌拍了拍罗毅的肩旁,下地瞧清死尸的战友面露出一丝骇然。

    罗毅苦笑着摆了摆手,然后言简意赅为二人叙述了便适才发生的事情。

    而当其听闻“丧尸攻城”四个字眼后,两名战士皆是不约而同的浮起了抹凝重。

    “要是真如你所想的那样,咱们想出去……唉,可是件不容易的事啊!”

    轻叹了口气,战友含蓄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事实上,在战友的心理,就眼下这情况,莫说逃出体育馆,能不能活着走出这外面的廊道都是个问题。

    谈话应时陷入了僵局,不过趁着这思量的空档,罗毅将适才没有带走的物资全都拿了出来,然后找些清水给泡面泡上。

    毕竟,不管接下来怎样,填饱肚子才是关键,况且他已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只是这个办法若是说出,自己的两个同伴铁定不会再有心思吃饭。

    所以,权衡良久,他还是决定先给二人吃饱肚皮,然后再行相告。

    三个人,围着一碗凉水冲泡的方便面,各怀心思的缓缓吸食着。

    待得全部吃完,罗毅觉着时机差不多成熟了,这才郑重的招过两名战友,继而以着异常严肃的口吻,低声道:“关于怎么出去?我已经有法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