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午夜激斗-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十七章 午夜激斗

    “快,快,快杀了她!”望着月光下那张惨白的脸庞,王强惊骇的嚷道。

    是啊!是该杀了眼前的女人!

    闻言后的唐小权第一时间紧了紧自己的双手,可是这一紧他才发现,自己手中除了那台照明用的手机外,压根就没其它可供毙敌的利器。

    怎么办?这是一个问题。

    唐小权想要返身回去取拿武器,可黄雅茹能给他这个机会吗?

    答案是否定的,适才王强的逃离已然是叫这个刚刚完成变异转化的女人异常气恼,所以……

    缓缓站起身子,黄雅茹又一次展臂扑了出去,而这一次他的目标却是改换成了位列前排,正处走神状态的唐小权。

    卧室不过13平米,一人三尸在这狭小的空间对持,无疑是对牙尖爪利的黄雅茹有利。

    唐小权清晰的感受到迎面而至的森冷劲风,那股犹若地狱而来的尸腐气息登时令得他本能的抬臂格挡在了自己的胸前。

    “啪!”随着一声闷响,人与尸结结实实的撞到了一起。

    而由于惯性使然,脚步虚浮的唐小权,待得踉跄地倒退了几步后,最终还是因为站立不稳,与黄雅茹双双坠倒在了地面之上。

    背脊处传来火辣辣的疼感,唐小权只觉满脑袋金星直冒,昏昏沉沉的险些晕眩过去。

    只是他被摔的这般七荤八素,要死不活,而压在其身上的黄雅茹却跟个没事人般,匍匐了两下,便是挺直了身子。

    “吼~”兴奋的嘶吼了一声。

    即将到口的猎物无疑是叫黄雅茹兴奋不已,她迫不及待地再次压低自己的身体,一张沾满不知名粘液的“娇唇”快速的贴向唐小权。

    毫无疑问,此时的唐黄二人女上男下的姿势相当的香艳,可即便如此,也没人会去羡慕前者的“艳福”。

    眸中犹若地狱之门的“娇唇”逐渐的放大,一缕缕令人做呕的恶臭铺面袭来。

    唐小权下意识地伸手卡在了黄雅茹日趋抵近的脖颈之上,可当他与后者角力之后才愕然发现,女人的力道竟会变得如此之大。

    所有的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屋内余下的两人待得回过神之际,唐黄二人已然是从站立变到了栽倒,由分开变成了纠缠不清。

    唐小权死死地卡住黄雅茹的脖子,任由她如何扭转摆动,也不敢松动分毫。

    可是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何况还是他这样一个平日里就缺乏锻炼的家伙。

    耐力素来都是唐小权的短板,所以继续这么僵持下去的话,结果不言而喻。

    由于没了黄雅茹的胁迫,王强混乱惊恐的脑子逐渐恢复了清晰,他意识到自己的兄弟已是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

    救人!脑海中浮起了这两个字眼。

    王强四下里望了望,此刻的他急需一件武器,一件可以凿开黄雅茹脑袋的武器。

    可是回屋取拿显然是来不及了,于是……

    横躺在地上的一抹亮光引起了他的注意,而与此同时唐小权的手肘也是无力的坠了下来。

    生死只在一瞬间,王强甚至来不及考虑地上那是什么,他用力地推开眨眼就要啃噬的黄雅茹,然后撩过发光之物,返身骑在了后者的身上。

    眼下的镜头,王强这些天曾不止一次猥琐的想过,但当此刻梦想成真时,谁又能料到竟是会演变成了这幅光景。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啊。

    最后看了眼这个曾经爱慕过的女人,王强蹙眉抡起了手中的“板砖”,然后重重地砸了下去。

    “啪!”

    “去死吧!去死吧!……”

    或许是巨大的反差令得王强有些难以接受,或许是再一次的杀“人”让他变得癫狂,总而言之一句话:

    王强失控了!

    他不断地挥舞着手中的“板砖”,一次又一次地砸在身下的那坨脑壳上。

    黄雅茹早已被他砸的没了气息,原本腐烂灰黑的脑袋,此刻已是变成了一摊稀泥。

    杜健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整整过活了40栽,可如此残忍的场景他还是头一回见着。

    不过好在他的岁数摆在那,心理承受能力较之唐小权要强上不少,他强忍着呕吐的冲动,上前拦住了王强又将砸下的右掌,然后紧紧地将之拦进了怀里,继而低声劝道:“好了,孩子,结束了,都结束了,不要在砸了,她已经死了。”

    她已经死了!耳边回荡着汉子的话语,王强傻愣愣的坐在客厅的椅凳上,昏暗的灯光将他的背影拉的很长很长。

    双手依然在不听使唤的剧烈颤抖,王强的脑子一片空白,呆滞的双眸好似抽了魂般空洞无光。

    “有烟吗?”这是事发后王强说的第一句话。

    “有,有!”唐小权赶紧在身上抹去适才呕吐所沾染在手的脏物,然后从生存包中取出了仅存的半包香烟,抽出一只,引燃,递到了王强的手中。

    兀自深吸了口香烟,浓烈的宁古丁透过鼻腔进入肺中,然后喷吐而出,王强再次陷入了沉寂。

    一只抽罢,再续一只,半包香烟眨眼便是成了满地的烟头,也许是尼古丁的麻痹作用起了效果,王强苍白的面色终于是恢复了些许血色。

    只是王强虽然恢复了理智,但租住屋幸存者们的麻烦却才远没有结束。

    由于适才他们击杀黄雅茹的动静太大,所以隔壁屋内的丧尸已经是察觉到了此地的异样。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这次中间是有厚实的墙壁阻隔,否则仅凭先前老旧的木门,他们怕是早就命丧群尸了。

    可是即便有厚墙阻隔,如果不及时平息这帮畜生的躁动,那殃及大门也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

    唐小权领着汉子,再次回到了黄雅茹的房间。

    望着地上散发着恶臭,早已没了人形的裸露尸体,二人皆是人道的默哀了数秒,然后便是在唐小权的授意下,各自忙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