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不死的军魂-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二十二章 不死的军魂

    糟糕!罗毅的心骤然一紧,他在第一时间移目望向了身侧的同伴,原本想以此提醒后者突发的状况,谁曾想对方竟是以着同样的方式紧盯自己。

    雨滴逐渐的落下,这没由来的变天,似乎是老天对体育馆悲惨遭遇的“不忍”。

    只是他的这抹不忍,却是给行近在畜生堆里的幸存者带来了几乎灭顶的灾难。

    脚步下意识的开始加快,因为随着雨水的降临,罗毅能清楚的感觉到面庞上涂抹的“伪装物”正在消散。

    反应到丧尸身上,这些畜生的好奇心再次被激发了出来,本来已经接纳了“幸存者”的他们,此刻显然察觉到了什么不妥的地方。

    你很难想象罗毅一行人当时的心理状态,这种明知就将被识破身份,却又无法奔逃的境域当真能将一个正常人逼疯。

    随着雨水的不断冲刷,那掩藏在尸味之下的人体气息渐渐飘散了出来,丧尸的举动愈发的疯狂,一张尸口开始有意无意的在罗毅等人身上咬合关闭,似乎是想以此来逼迫后者现出真身。

    这是相当难以抉择的事情,跑,意味着即刻陷入群尸的围攻;可不跑,被雨水洗刷露馅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三个人就在这左右为难的抉择中,继续朝北门靠近。

    而在此过程,雨水的密集程度也是随之逐渐的加强。

    最后在距离北门不到50米之际。罗毅果断提起手里的砍刀,照着面前嚣张挑衅的畜生便是一刀劈下:“兄弟们,别装了!跑吧!”

    的确是该跑了。因为单是目力所及,幸存者身上的掩盖物也所剩无几。

    绝不恋战!这是罗毅临行前的交代,不过现实的状况,想要做到这点,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面对群起而攻之的丧尸,三名战士只能边打边退。

    他们的出现,直接是叫满场的丧尸兴奋到了极点。

    叫吼顷刻便是传遍了整个体育场。速度迅捷的“奔跑者”,“攀爬者”开始朝北门迅速靠拢。

    见得此般情景,战士们哪里还敢耽搁。在各自撂倒身旁的畜生后,转身便是撒丫子的朝大门出跑去。

    5米,4米,3米。罗毅率先跑出了北门。紧接着凌动也顺利出关,可就在二人回身准备确认伏国的状况时,其二人几乎是同时愕然睁大了眼睛。

    “伏国!你这是干什么?”

    伏国就站在大门的跟前,在往前一步便是逃生的出口。

    可即便如此,他却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其左右掌间扶拿的是大门的门板。

    “兄弟们!你们走吧!我来挡住这些畜生!”

    很明显,凭罗毅三人的速度,想要躲开不知疲倦。不会放弃的“奔跑者”的追击,根本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饶是他们现在侥幸和对方拉开了些许距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最终还是难逃被扑杀的命运。

    所以,必须得想办法甩开它们,而要做到这点最佳的选择,无疑就是关合体育馆的大门。

    伏国眼下所打算做的,正是此事!

    他也一直刻意的放慢脚步,就为让己方同伴先行离开基地。

    听着伏国话里的诀别,罗毅一双眼睛登时变得血红:“你tm再胡说些什么!咱们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你别tm给老子呈英雄!”

    言罢,罗毅便是如癫狂的猛兽,咆哮者朝体育馆这番了回去!

    可是就在他提步的同时,伏国淡淡的笑了,旋即那扇本来还大敞的铁门渐渐关合了起来。

    “混蛋!伏国!你个混蛋!老子说了!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你tm给老子出来!”

    “哐!”奋力的冲到了门前,罗毅巨大的冲势直接是将厚实的铁门撞的猛烈颤动。

    但他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大门已经彻底的闭合了!

    “开门!开门!你他们给老子开门!”

    门外战友死命的捶打,伏国施施然笑了一下,继而面色一凝返身对向了迎面袭来的丧尸大军。

    畜生黑压压的一片,数以百计或者更多,可伏国却是毫无惧意的挺起了胸膛,整个人死死的挡在了大门的跟前。

    “来吧!畜生们!要想从这扇门出去!就先tm踏过老子的尸体!”

    “罗毅!你小子一定要活着见到连长,记住给我句话,告诉他,老子没给咱连旗丢脸!”

    “尖刀所指!所向披靡!”

    八字连训响彻天际,罗毅仍然不放弃的死命捶打身前的铁门,不断的重复着“开门!开门!”

    可他的呼喊是徒劳的,毕竟的大门始终未开,他唯一得到的答复就是那句由无数先烈用鲜血铸就,早已铭刻在每一位尖刀连战士心中的钢铁誓言。

    这就是华夏军人的意志!这就是华夏军人的军魂!

    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就算死也血也要朝前喷!

    很快门内便是传来了阵阵晃动,伏国的叫喊也应时削弱了下来,殷虹的鲜血顺着门低的缝隙流淌而出。

    望着这耀眼的红丝,罗毅的泪水终于是无可抑制的流了下来,愤怒的拳头也是重重的砸在了门板之上。

    该死!该死!!该死!!!

    三声呐喊,一浪高过一浪!待得喊声完毕,罗毅豁然站起了身子,整个人就好似脱变了一般,一双眼眸闪烁着炽热的火焰。

    杀!杀杀!杀杀杀!钢刀森寒的冷光在雨中拂过,一个又一个意图欺近的畜生倒在了雨幕之中。

    血水混杂着雨水很快便将大地染红,但饶是如此,依然无法平复罗毅痛失战友的悲伤。

    察觉到罗毅失衡的凌动,赶紧上前稳住了后者。

    虽然他也心痛伏国的牺牲,但他俩眼下的主要任务显然不是报仇。

    毕竟,伏国是为了他俩能够逃生才选择壮烈的。

    如果自己现在不能控制情绪,并因此枉送了性命,那才真是辜负了伏国的一片苦心。

    所以也不管罗毅愿不愿意,缚着前者身子的凌动,在短暂选择了奔逃方位后,便是没命的跑了起来。

    雨依然在瓢泼的下着,一场近乎“地狱屠杀”的人间惨剧也终于是在这凄凉的雨幕中落下了帷幕。

    然而这绝不意味着结束,因为只要末世存在一天,那类似的悲剧就仍会发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