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重逢(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二十九章 重逢(七)

    车子距离驻地越来越近,但碍于视野的限制,唐小权并不能看清车内的情况。

    可饶是如此,一些外在的细节性东西还是引起了他的疑问。

    首先,车身之上的抓痕及血印,这明显是历经过一场激烈的血战才会留下的。

    其次,在唐小权的映象中体育馆并没有公交车这种车型。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车子出现本身就很奇怪,毕竟刀疤一伙将近半个月没来別苑小区,为什么现在突然造访?

    种种疑问萦绕在唐小权的心头,而就在这有些诡异的氛围之中,公交车缓缓驶进了別苑小区内。

    房间里,老赵正带着唐强等人搬挪椅凳,他们得尽可能的封堵房门,设置障碍,以避免待会正面冲突,敌人的火力。

    见着唐小权退回,老赵赶紧出口问道:“怎么样?对方来了多少人?”

    对此,唐小权只是兀自摇了摇头,然后赶紧朝另一边的窗户疾奔了过去。

    为了遮掩屋内的情况,窗帘早已被拉合关闭,以至于唐小权只能倚在墙边借助点点缝隙朝外观望。

    而透过这点点缝隙的观望,公交车进区之后并未停止,一直保持着匀速向前,似乎是在侦查什么。

    ︾≤,..

    这一切无一不是在透露着不好的信号,战斗就要打响了。

    心扑通扑通的跳动,唐小权已经好久没有这种紧张的感觉了。

    饶是过往应对丧尸的包围,他也未似现在这般骇然。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眼下的这种感觉不同以往。

    毕竟丧尸是无脑的。实力的差距,身为人类的自己可以通过智力去弥补。

    可是现在。对方同样是人类,他们不会轻易落入你的圈套。他们有自己的思维判断。

    不止如此,他们还会使用一种名为枪的东西。

    此消彼长间,此役的胜负似乎已无悬念。

    如果说还有什么支撑着唐小权没有放弃的话,恐怕就是坚守在楼底的2名尖刀连的战士。

    希望他们能尽快搞到枪械吧!兀自在心下做了番祈祷,唐小权继续着目望向了窗外。

    大约过了1分钟 ,当公交车在小区的院落兜圈转了个弯后,出乎唐小权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他清楚的听到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那是一个女声,一个就算是死他也不会搞错淡忘的女声:“唐小权!你在这里吗?”

    “老赵!徐连长!”

    “超子!”

    “温哥!”

    随后。熟悉的人名一个接着一个被呼喝了出来,这下就连正在屋内忙活“阵地”的赵云海,王强等人也都相继聚到了窗口。

    “我去!什么情况!我怎么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

    “是啊!好像是老林的声音!”

    “不止吧,大壮哥!尉泱!呃~还有阿城和胡哥都在!”

    一时间,几乎所有的幸存者都是齐齐将目光移向了正在窗口站立的唐小权,大家都在静静等待他给出答案。

    只是唐小权好似未闻般,一直着目望着窗外。

    首先可以肯定,他此刻的心情那是相当激动的。

    但与此同时,不明的情况。又让他有些忧虑。

    毕竟,老林等人此刻出现在这里实在太过蹊跷,就算他们真的利用自己提供的图纸,先行从排水沟逃了出来。那至少也该露头与众人打个招呼,而没必要似现在这样躲在车内,仅靠声音与众人躲猫猫。

    不过唐小权有所忧虑。旁人却未必这么想,至少他的好兄弟在等他回答一无所获后。立马是急不可耐的要拉窗帘应答。

    但唐小权还是制止了前者的行为:“强子!别拉帘!”

    “为啥啊!”明显不太理解兄弟的反应,王强很自然的浮起了抹不耐烦。

    对此。唐小权只能耐心的解释:“我担心老林他们被挟持了,所以在未确认车内情况前,咱们勿要轻举妄动!”

    此言一出,立刻是引得一众幸存者倒吸了口凉气。

    尤其是年长的赵云海立刻明白了年轻人的意思,细想之下,对方所言确有几分道理,所以赶紧附和道:“是的!大家听小权的,咱们暂时不要暴露身份,且看看情况再说。”

    按照唐小权自己的分析,对方如果真是打算利用尉泱等人引诱己方出去,那在寻人不得的情况下,就很可能派人去对面楼栋探查。

    如此一来,这样己方便可肯定,排水管计划已经暴露,基地一众兄弟已陷危机。

    可相较于确认这些事实,唐小权更为忧虑的是接下来的行动。

    因为一旦推测成真,他们就必须在公交车返回基地前动手营救被困成员。

    而就目前的局势来看,无论他们采取何种措施,似乎都不可避免人员的损伤,弄不好人质全灭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斗大的汗珠便是顺着唐小权的面颊滑落而下,他的右手也是在不经意间抚向了自己的胸袋位置。

    屋内气氛应时变得凝重,饶是适才还嚷嚷着要拉帘应答的王强此刻也老实的待在一旁,一动不动。

    突然,眼尖的阿城低喝了一句:“权哥!快看!雷大哥他们行动到了!”

    旋即,所有幸存者全都凑到了窗口的缝隙,而唐小权的一双拳头也早已拧在了一起。

    完了!这雷瞳怎么这么冲动!

    唐小权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尖刀连的战士竟然如此耐不住性子,他们难道不知这样贸然出去相见,非当将自己暴露危险之下,还有可能伤及车内的‘人质“吗?

    只是他的这抹抱怨,很快便是被愕然所代替。

    因为预想中的冲突并未到来,相反老林,胡哥,魏大壮相继走下了车子。

    这让唐小权的脑袋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而当那个叫他朝思暮想,忧心忧虑了许久的熟悉倩影出现在楼栋低端的时候,唐小权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激动!欣喜!难以置信!总而言之,那一刻的唐小权,几乎是体会到了人生的各种兴奋之感。

    他甚至觉着自己是在做梦,直到掐指感到疼痛,他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旋即,他便再也无法抑制心下的狂喜,撒丫子随着同伴一起狂奔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