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重逢(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三十一章 重逢(九)

    林俊夫异常详实的将昨日发生的种种与着徐仁杰一一道来,在听闻赵辉龙三个字出现的时候,不论是赵云海,还是王忠瑜皆是露出了讶异的表情。∮,

    基地里的人或许不知道,但他们是亲眼所见后者车毁的场面。

    所以,对于这样还能死里逃生的赵辉龙,幸存者们惊诧之余,也是慨叹老天的不长眼睛。

    “nmd!这该死的王八蛋,居然还tm活着!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在城管局弄死他!”王强气恼异常的着掌怒拍了下桌,一双眼眸腾起了几缕火焰。

    徐仁杰并不关心赵辉龙的死活,眼下他最在意的还是自己手下的三个兄弟。

    毫无疑问,如果按照林俊夫适才所述的那样,其部下的性命恐怕是凶多吉少。

    饶是短期内性命无虑,被毒打虐待肯定也是少不了的。

    一想到这儿,徐仁杰的热血便是沸腾了起来,搁于桌面的双拳也是应时握紧了起来。

    老赵一直观察着徐仁杰的动静,就担心他会因为激动而有反常的举动。

    所以在瞧见后者逐渐紧绷的身形后,立刻是不无忧虑的出声劝道:“那个~我觉着三名战士虽然人在基地,但戴煞应该不会那么快对他们动手,毕竟咱们这块儿他也不得不顾忌。”

    说实话,说这些,饶是赵云海自己都没什么底气。

    毕竟,就凭他们这点人和装备,有什么资格能叫戴煞顾虑的呢?

    徐仁杰依然没有说话。僵塑的表情好似是要吃人。

    “md!明天就是交货的日子,实在不行咱tm直接去找他要人得了!”受不了眼下抑郁情绪的压迫。王强索性站起身子,摆出一副大干一场的模样。

    “别胡闹!什么去要人!你给我坐下!”怒目瞪了王强一眼。老赵着手示意他坐下。

    见得场面陷入僵局,林俊夫轻咳了两声:“咳咳~那什么,说道明天的交货,我个人意见,最好不去!如果这个节骨眼去了,保不齐戴煞会做出什么事来。”

    “可是不去!3名战士怎么办?别忘了戴煞当初可是说的清清楚楚,拿物资换罗毅他们的安全,所以明天要是咱不去,我拿脑袋保证。戴煞那王八蛋肯定会对战士们下手!”

    王强此刻是愈来愈义愤填膺了,他骨子里就是这样一种性格,不喜欢弯弯绕,也揉不得半天沙子,所以对于林俊夫适才“知难而退”的想法,表示了强烈的愤慨。

    一时间,关于明天送资行动的去与不去,幸存者分为两派,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眼瞅着讨论变成了争闹。一直保持静默的徐仁杰,终于不堪忍受的叫停了双方的动作。

    “大家也别吵了,我来说两句吧!首先,我的部下。我徐仁杰肯定是要救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其次,明天的送资行动。我也一定回去,不过这是我们尖刀连自己的事。不用各位同往!最后,我很高兴能认识各位。但碍于眼下的局势,我恳请你们离开此地,因为以戴煞的为人,我相信他很有可能突袭这个地方。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么多!”

    平淡的话语没有一丝波澜,但落在众幸存者的耳里,却好似一根皮鞭抽打在他们的脸颊。

    尤其是林俊夫,他恨不能找个地洞钻下去,虽然他说那席话的出发点并非是贪生怕死。

    但一想到,过往的一段日子,人家一众战士,为了搭救他们的性命,每天冒着生命危险在外奔波搜集物资,他的那颗心便是无可抑制的浮起了抹深深的愧疚。

    而王强则是干脆拍登而起,以着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徐连长,我王强这人嘴巴笨,不太会说话!但是你放心,老子不怕死,不就是去体育馆送物资吗,明天老子跟你去!”

    王强是善意的,他只是想摆明自己的态度。

    可他没有想过,有些东西不是说摆个态度就能解决的。

    至少,他在这个节骨眼,说出这样一席话,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是将自己的同伴逼上了必须要做出决断的悬崖边上。

    这是华夏人的特质,说白了叫**面子,简而言之,当有人因为一个观点切实的表明观点后,其他人若是藏着掖着,总会给人一种没担当的感觉。

    唐小权眼下就有些头疼与自己兄弟的言辞。

    当然,他倒也并非是责怪王强,毕竟凭他对后者的了解,他知道王强做这些完全是出于本心,并非是为了出风头故意为之。

    但与唐小权本人来说,他不赞同徐仁杰明日冒险去体育馆的举动。

    他觉着他和送死没什么区别,说难听点,就是自个儿朝枪口上撞。

    原本他是打算顺着徐仁杰的话佯作写推脱,然后顺理成章与对方分道扬镳。

    可此刻被王强这么一弄,若是再提离开,明显是不太仁义。

    要知道,这次尉泱得救,如果没有徐仁杰平日带着战士去搞粮,搞车,稳住戴煞,他们没可能坚持到设计出所谓的“井道救援”。

    所以,权衡了良久,唐小权缓缓开口道:“徐连长,强子的话代表了我们的心声,我们从离开基地的那一刻就有和你说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所以罗毅他们也是我们的兄弟,既然是兄弟,我们就绝不会袖手旁观。当然咯,要想救得他们出来,我们还得从长计议,如果贸然行动,最终结果只能是舍本逐末。”

    “依我的意思呢,明天,我们还和往常一样。小王驾车,你,我还有雷瞳他们二个一起去基地,我们务必要摆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除此之外,驻地这边,老林你们做好隐蔽工作,底下的公交车也抓紧弄走!一旦戴煞那边来人,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如果成功,或许能为我们赢得一点救援的时间。至于其他,等明天去了基地后,看看戴煞的反应再说。”

    对此,不论是徐仁杰还是幸存者团队一方,皆是表达了强烈的反对。

    但最终都在唐小权的翘舌利便下一一化解,明日的送资行动也因此被确定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