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变异的原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十九章 变异的原因

    顾自相望,众人不语地垂下了脑袋。

    对于昨夜发生的事情,由于房门的阻隔,外加自身困乏的原因,阿城仅是耳闻了些许“乒砰”作响的声音,对于其间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的确是不得而知。

    望了眼满脸狐疑的侄子,杜健木然地叹了口气,他唤过阿城,淡淡道:

    “你黄姨昨晚变异了,和你爹一样,她也变成外面那种吃人的怪物,所以我们把她给杀了!“

    杜健尽可能让自己显得平静一些,但论及黄雅茹的死,他的心头还是不可抑止地泛起了股悲凉。

    尽管他与女人只有一夜之缘,但汉子终究是个讲感情的人,未能给女人一个体面的葬礼始终是他心间的一块疙瘩。

    阿城显然是被汉子的话语给惊骇到了,其面上两对不大的眼睛,此刻瞪似铜铃:“你是说,黄姨……她,死了?怎么会这样?她昨天不一直都好好的嘛,怎么就……变成那种怪物了呢?”

    “这个~”话语一涩,杜健想要给侄子找出个合理的解释,但却发现自己也是压根就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好在一边的王强插嘴道:“你黄姨应该是在前天和丧尸的战斗中被挠伤的,当时他被丧尸抓住了脚踝,是我砍了那只丧尸的手臂才救了她,所以……”

    “不可能!他身上什么疤痕都没有!”

    王强呆愣了两秒,大汉突兀的开口,也是把他吓了一跳,不过待得回过神后他立刻莫名的问道:“什么疤痕都没有?你为啥这么肯定啊?”

    “我~”

    杜健当然肯定啦,那夜的翻云覆雨,他可是把黄雅茹的身子瞧了个遍,连其股沟上部的“十字架”纹身他都了若指掌,更别提那些曝露在外的部位了。

    但是这些经历他自然不便对众人说出口,所以话锋一转,搪塞道:“我也只是猜测,毕竟看黄小姐这几天的气色和举止,都不像有问题啊!”

    “嗯,不过杜大哥,你别忘了,昨天早上雅茹就有感冒的症状,你第当时变异前不也有内似的情况吗!”

    望着厅内李王二人你来我往的讨论,唐小权始终保持着静默,但其额间的眉头却是越聚越紧。

    强子说的没错,黄雅茹今早突兀开始的感冒应该就是她变异的征兆,可她究竟是何时染上这种未知病毒的呢?

    脑海中仔细地略过每一种可能。

    首先,末世爆发之初她便已经携带,对此毫无生化医学经验的唐小权无从验证,不过他本能地将之排除在了外面。

    理由无二,因为如果此点成真,那便意味着幸存者将永远无法判别身边的人类究竟是不是病毒携带者,幸存者也将永远无法判别对方会在何时变成怪物对自己进行致命的转化。

    而与此同时,人类也将彻底的活在这无尽的恐惧之下。

    所以不管这个论点是否正确,在未得到相关人士证实前,唐小权都不愿提及,免得徒增队员间的猜忌,从而影响团结。

    其次,也既是王强适才口中所提到的,黄雅茹是在与丧尸战斗过程中,受到了伤害,从而感染了病毒。

    关于此点,唐小权也认真考虑过,但凭借这几日对女人的了解,对方是个极度自恋的人。

    而在心理学上,这种人往往都存在着某种偏执,比如洁癖,比如敏感等等。

    那么落在黄雅茹身上,无疑是对自身身材的眷恋,这从其每日无论多累都必须梳洗,饶是力竭也不愿屁股直接着地便能轻易看出。

    所以唐小权相信,如果黄雅茹真的在受袭过程中受到了伤害,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取药进行疗伤,以免留下伤疤。

    可他已经检查过生存背包里的医疗小袋,袋子并未被人开启过,这也即是说王强的推论基本可以排除。

    那么关于黄雅茹变异可能性的推断就仅剩最后一点了,唐小权咬了咬唇上褪下的一块死皮……

    王强察觉到了自己兄弟的异样,通常这货如果蒙头不吭,保持静默,那便代表两种情况的发生。

    一种是他累了,困了,疲倦了;而另一种则是他在思考,思考某些在他看来非常重要的事情。

    于是……

    “喂,权子,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说来大家一起分析分析嘛。”王强觉着这个时候不是一个人独虑的时候,集思广益方才正道。

    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唐小权连眨了数下眼睛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着黄雅茹的情况吗?”

    “记得啊!”王强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的反问道:“你问这干嘛!”

    唐小权似是恍若未闻般的自顾自继续道:“他是被一个变异的丧尸在追对不对?”

    “对啊!咋啦?”

    “那在这之前,你记得他是怎么描述的嘛?”

    “和他的客人在办事儿。”王强憋了撇嘴巴,显的很不耐烦,显然道出这席话让他感觉相当的不太舒服。

    唐小权神秘依旧,他眼眸忽然快速转了两下,然后接着追问道:“那么后来他那客人怎么样了?”

    “怎么样了?变成丧尸了呗,完了黄雅茹就被那货追到了阳台,我们就搭床救了他,我说你小子到底想表达什么啊?”王强嫌唐小权太过墨迹,直接是将整件事情的过程和盘托出。

    然后,唐小权沉默了,只是抬着两只眼睛望着他,意思相当的明显,这是在问:“你没有发觉到来龙去脉间隐藏的问题吗?”

    王强被他看的慎得慌,大脑快速的翻转,片刻后,眼眸闪过一抹亮光,他骇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迎上唐小权的眼睛,不置可否道:“你的意思是黄雅茹她……”

    漠然的点点头,无需王强道明,唐小权已是知道对方明白了他的意思。

    可是王唐这般神秘的对话,落在大汉叔侄二人的耳里,却是叫他们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所以,大汉当即便是出声问道:“你们是不是搞清黄小姐变异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