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新的旅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五十二章 新的旅程

    次日清晨,饱睡了一夜的幸存者们早早起了床,尉泱准备了稀饭馒头作为早餐,除此之外还将屋内所有水平全部灌满了开水以备路途之上使用。【,

    毕竟,这一上路,再想生火弄些热乎的东西显然不太合适,所以保温一些开水总是好的。

    由于前一日,基本已经把该搬的,该带的都弄到车上了,眼下的幸存者们倒是比较轻松。

    大家各自拾拿自己的东西,完了便是走出了门去。

    临别之前,尉泱和唐小权还各自留了张纸条在小区。

    尉泱纸条内容所写,大致是感谢这段时间征用小区内住家的物资,房屋等等。

    这样的感激看上去似乎有些傻愣,毕竟末世这下,所有东西都是无主的,只要你想用大可随意用,而且房屋的主人可能早就归西不在,压根看不到这些。

    但是将心比心,凡事都有万一,假若有一天,末世结束了,历经磨难的小区主人回到故土,本就遭遇妻离子散的他们突然发现自己的家园都被恶意侵占了,相信那种感觉绝对不好受。

    所以尉泱才会想到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谢意,不管最终是否有人看到,至少她做了,这便是足够了。

    而唐小权所留纸条则全然是为了徐仁杰,当然这事儿徐仁杰并不知道,准确来说唐小权并未告诉他人。

    纸条内容也非常简单,就是记录了己方即将要去的行径方向。

    如果说罗毅等人还存活,如果他们碰巧找到这儿。至少能给他们一个能够与徐仁杰重逢的机会。

    离别是感伤的,幸存者按照既定的分配开始登车。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兀自保持着安静。

    这次迁徙。幸存者可谓是全员出动,由于尖刀连战士以及贺静母女的加入,他们的人员数量从最初的9人激增到现如今的19人。

    人员的扩充,在给团队带来实力增强的同时,也伴随着一些不可避免的麻烦。

    譬如物资消耗的加大,性格管理的冲突,等等等等。

    而搁到现在,怎么把这么多成员安全的运送到那还是个未知数的庇护所里,无疑是老赵等人非常着重的事情。

    为此。他们也是制定了相识的计划。

    首先,现有成员将被分为5个组,抛开贺静,芳芳这样的单纯乘客。其他队员分别归入到了维护组,医护组,外围侦查突击组,内围安全防护组。

    维护组,顾名思义,修理东西的组别。主要由老赵,王忠瑜,毕大虎,越贵山组成。路途之上,任何有关车子的问题,全都交由他们处理。

    医护组。二人,由熟悉医疗知识的尉泱。章志才担任,他们的任务除了要保证成员的基本生理卫生安全。还肩负物资配给分发等重任。

    至于说最后两组外围侦查突击组以及内围安全防护组,没啥好说的,就是护卫车队行径途中的安全。

    前一组由徐仁杰带领7民战士;后一组则是老林,胡晓东连手,归持身下的队员。

    其次,此次行动幸存者将动用手头全部车辆,当然大家伙铲车刨除在外。

    原因无它,就是耗油太重,虽说它有着一往无匹的碾压之力,但这长途跋涉的燃油数量着实不是幸存者目前所能负担的。

    所以无奈,只能将它搁在驻地。

    而其他三车,按照作用将被分为头中尾驶发。

    头车,单看名字也知道它的重要性非同一般,其不仅担负领路,还需探查地形,第一时间对应急状况做出反应,简而言之,头车就是车队的大脑。

    所以徐仁杰,唐小权,雷瞳,华表很自然成了头车的载客。

    尾车地位虽及不上头车,但作为殿后的部队,车上人员也不能含糊。

    老赵,及三名战士被分到了这辆车上。

    而余下的所有人全都集中在中车上,为了保证行车的安全,幸存者还特地把团队车技最好的王忠瑜安排在这里。

    虽说他也没驾驶公交车的经验,但凭他常年驰骋赛场的经验,在遇到紧急事件时,其应变能力想象要比旁人强上许多。

    最后,幸存者还对行车途中的一些沟通及处理措施做了必要的规范,要求所有车子都必须以头车的命令为主。

    详实的规划,是一切行动的基础。

    妥善的落实,才是决定成败的关键。

    随着徐仁杰的一声令下,幸存者们开始按照所属的要求开始登车。

    5分钟后,全员登车完毕。

    离别的时刻终于到了,幸存者们皆是下意识望向了曾今居住的楼栋。

    下一秒,轰鸣的引擎先后响起,3辆载满人员的机动车缓缓发动了起来。

    出了小区外的街道,车队逐渐加快了速度。

    不断灌入的轻风,渐渐扫去了众人心下的不舍。

    芳芳圆睁着两只大眼,好奇的朝外张望。

    屋外的一切让她感到及陌生又新奇,小家伙显然已经不太记得原来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了,过去的4个多月时间里,她唯一能够见到的就是玉环体育馆那巴掌大的地方。

    看着芳芳有些兴奋的眼神,尉泱轻叹了口气。

    身为女人,母性那是天生的,她很同情芳芳,因为后者的经历让她想到了自己的童年。

    同样的幼年丧失亲人,同样的过早学会自立,但综合而言,芳芳的遭遇恐怕更难。

    因为尉泱自己至少还有个陪伴她一起成长的父亲,可芳芳呢?

    父亲惨死,母亲现如今又精神萎靡,更为重要的一点,芳芳还并不知道这些实情。

    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芳芳总会长大,尉泱真的有些当心,当小家伙得知所有真相的时候,会长生怎样的变化。

    思及于此,尉泱的心理便是一阵刺痛,如果有机会,她真的很想问问老天:你若惩罚人类,冲着我们大人来就好了,为什么连这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她们是无辜的啊!!

    可惜这个问题,她永远不可能得到答案。

    生活还要继续,磨难仍需克服。

    满载着希望和未来的幸存者车队快速的前进,不多时他们便是来到了出城的收费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