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指示牌后的黑影(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五十四章 指示牌后的黑影(二)

    眼眸之中,至少有78只攀附在标识牌上的新型丧尸,不止如此,就在林俊夫下达戒备指示的同时,车内又是响起了王忠瑜的惊呼:“那里,那里也有丧尸!”

    话音落下,一个个黑影从宽大厚实的广告牌后缓缓发出,继而齐齐跃起朝位于车外的徐仁杰,唐小权扑了过去。

    “该死的!小唐,你上车!”第一时间抽出军刺和砍刀,徐仁杰摆出了迎战的姿态。

    见得此番状况,唐小权哪里敢耽搁矫情,赶紧返身朝车身跑,一边跑,一边冲着后面的两辆车子大声疾呼:“掉头!快掉头!”

    也不知道是直觉,还是过往的印迹太深,总之,在见到那种从天而跃的新型畜生,唐小权的第一感觉就是逃跑。

    可逃跑这种事儿,在战斗过程中,不是你想就能做到的,关键在于对立方是否愿意放你。

    而眼下,犹若天降神仙的“跳跃者”显然不打算放过这些难道守候到了美味大餐。

    于是,砰!砰!砰砰!连串的跳跃坠地,引得地表,车体不断发出慎人的闷响。

    这些“跳跃者”不仅新型适应了跳跃能力,还将“攀爬者”的攀越能力继承了下来,如此一来,使其本就灵活的身形更加难以对付。

    ∈,..

    一只“跳跃者”甚至是直接从高高的标识牌跳跃到了公交车的侧窗上,并借着焊锈在窗棱上的铁栏攀附,然后着着锋利的锐爪朝内抓挠。

    “滋啦啦!滋啦啦!”爪尖在窗体上留下了道道抓痕。划擦之间发出阵阵扎耳的摩挲。

    有了一只畜生带头,余下的畜生也开始如法炮制的朝公家车袭击。

    见着不断上窗的畜生。芳芳不可抑止的尖叫痛苦,情急之余。尉泱只能是抱着小家伙的脑袋,将她尽可能的拉离窗口位置。

    “该死的!这帮畜生怎么这么多?”

    “行了!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那什么~强子,吴超,沈炼你俩看好左侧;阿城,温泉鑫,李小信你俩右侧!大壮你上去帮下小胡!忠瑜抓紧掉头!”

    “那我们连长呢?”听着林俊夫下达的命令,沈炼和李小信有些急了,要知道他们的连长还在外面与畜生作战。己方若是不下去帮忙,后者很有可能落处“敌人”的包围。

    对此,林俊夫很是干脆的一口回绝:“我们的任务是保证公交车的安全,现在开门把丧尸放进来怎么办?你们要相信你们的连长,而不是在这个节骨眼给他分心添乱!”

    历经完颜华,郭晓华二人惨死事件之后,林俊夫的性格显然得到了历练。

    这种历练完全是潜意识的,他或许本人不知,或许平日里也看不出来。但到了关键时刻,那种气势便自然而然的涌出来了。

    徐仁杰此刻确实比较危险,不过他距离车子并不太远,所以连退带打倒是很快进入了车内。

    关上车门。摇上车窗,接下来便是丧尸在外无休止的拍打撞击。

    老徐对此充耳不闻,赶紧发动车子开始掉头。

    反倒是位于公交车车顶的胡晓东险境重重。倒地起身的他快速抽过身上的砍刀,照着迎面跃来的畜生就是一刀劈下。

    畜生在划过一段黑漆的弧线后。稳稳的落在了他的身后,胸口位置一道骇人的割痕应时喷涌出了血水。

    好险!胡晓东顾不得停歇。因为那一刀虽然命中到了畜生,但却是致命伤害。

    这不就在他回眸再战之际,“跳跃者”又是腾跃而起,就好似一直飞天的青蛙朝胡晓东扑将了过来。

    “该死!”由于对方的反应神经着实太快,以至于匆忙摆架的胡晓东根本来不及做出回击,千钧一发之下他只能顺势到底,继而在畜生快要接近临体的霎那曲腿一瞪。

    胡晓东再一次堪堪躲过了一截,但是他丝毫没有因此感到高兴,因为他清楚继续这样下去,被畜生按住只是时间问题。

    除此之外,受车顶声响的影响,原本还在卖力敲打抓挠车窗的畜生也都被顶上的打斗挑起了兴趣。

    一个个放弃本来的活儿,开始朝上移动。

    感受着两侧传来的动静,胡晓东意识到必须得离开这儿,否则,几秒之后,想走都没可能了。

    “小胡,你撑着点,俺这就上来!”魏大壮伸手抓住木梯,刚要抬腿迈步,却闻顶上传来胡晓东急切的回复:“不要!千万不要上来!”

    开什么玩笑!现在车顶这状况,除非有重火力,不然来多少多是送。

    情急之下,胡晓东扯着嗓子继续道:“都闪开,我下来!做好防御战斗准备!”

    话闭,胡晓东用力掷出了手中的钢刀,脱手的同时就地一个翻滚,撩过适才丢弃的复合弓,就势滚进了车内。

    由于车顶的通风口都是经过切割扩大的,这才使得胡晓东能够有机会翻过入内。

    不过饶是如此,其滚落的身形还是不可避免的直直栽落在了车板之上。

    “哐!”背脊一阵撕裂的剧痛,胡晓东几乎下意识便是闷痕了一声,旋即一捧鲜血自溢而出。

    见得此情此情,吴超,王强等人,登时是通红着双眼,脱口而出道:“胡哥!”

    胡晓东没功夫搭理旁人,因为在其睁眼的霎那,那个熟悉的,已经和他纠缠了2个回合的恶心面孔又是出现在了车棚的顶端。

    如果让它突入车内,势必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甚至会因此团灭掉整个团队。

    绝对不能让这个惨剧发生!强忍着背脊的伤痛,胡晓东抬起已经搭好弦的复合弓,紧要着牙关,竭力让自己颤抖的双手稳定下来。

    毕竟,机会只有一次,如果失手,畜生不会给它第二次搭箭的机会。

    弦被拉成了满弓的状态,胡晓东的双眼犹若猎食的鹰眼紧紧锁定着“跳跃者”脑壳中央位置。

    终于,在畜生起身准备下跃的瞬间,胡晓东已经绷紧了10秒的撒放果断打开了。

    瞬间,闪耀着流光的箭羽朝着面露嗜血贪婪之色的畜生疾射而出,下一秒一滴粘稠的液体凌空滴坠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