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指示牌后的黑影(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五十七章 指示牌后的黑影(五)

    如果说一开始幸存者只是一味的被动避战的话,那么现在,在适才计划成功之后,他们终于是主动开始向车外的“跳跃者”发起了挑衅的行为。

    毕竟,和这样无脑丧尸作战,你指望对方自行停止进攻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么既然如此,就只能想法与之周旋。

    而幸存者采用的方式,就是尽可能利用窗子的阻隔,将畜生逐一毙杀。

    再次将阵势摆好,吴超开始猛力的敲打窗户,希望以此来吸引畜生的注意。

    抛开之前所杀的3只畜生,此时车外的“跳跃者”也的确大部被中车的噪音给吸引了过来。

    然而依旧有几个执着的“家伙”围聚在头车的四周,锲而不舍的对其发动冲撞攻击。

    对此,老徐等人也是焦头烂额。

    他们早就调转好了车头,怎奈中车挡路,搞的他们滞留原地,进退不得。

    而这无疑是给等待猎食的“跳跃者”提供了完美的猎杀机会。

    这些畜生一遍又一遍冲杀撞击,车内的徐仁杰等人只觉自己是身处在炮弹倾斜的炸点之中。

    车身不助的左摇右晃,虽说“跳跃者”的这种猎杀方式简单粗暴,但效果丝毫不必枪弹差。

    ●5,..这部,说话的功夫,一个跃身来袭的“跳跃者”竟是不偏不倚的命中了雷瞳,华表所在后窗玻璃。

    一时间,钢化的车窗蛛网密布,细密的裂纹正在以者肉眼可见的速度朝四周扩散。

    见得此番。景象,雷瞳倒也干脆。直接抬肘捅碎了裂开的玻璃。

    可就在他处理窗渣的时候,另一只等待良久的“跳跃者”瞅准机会。弹射而出。

    “当心,雷瞳!”说话显然是来不及了,匆忙之中,徐人际油门一踏,方向一甩,堪堪将车体调转了方向。

    而得亏他这及时的应对,才使得雷瞳避过了被丧尸扑咬的恶运。

    可是雷瞳得救了,扑食的畜生却因车体的移动撞上了副驾的窗户。

    由于是斜侧撞击,所以受受力点的加成。“跳跃者”竟是直接碎窗而入。

    瞧着这突然坠击到胸前的恐怖猎食者,唐小权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小唐!”背后传来雷瞳,华表的惊呼,二人本能的想要救援,怎奈手里的警用钢叉着实太大,根本无法在狭小的车内挥展开来,再行更换武器时间上也不允许。

    生死存亡之间,唐小权忽然觉得后座的被椅微向后倒,还未待他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听“砰”的一声,畜生摊在了他的小腹之上。

    骇然的朝枪响方向望了一眼,但见徐仁杰面色严峻的操控着方向盘,而在其手掌之中。一把黑色的**半自动手枪赫然散放着森冷的寒光。

    原来,就在畜生突窗进入的时候,徐仁杰几乎是下意识的从腰里掏出了手枪。

    同时为了避免流弹伤及唐小权。他还手动将其被椅朝后调动。

    “你怎么样了?小唐?”

    “没~没事!”用力将畜生托离小腹,唐小权刚愈将之推出。徐仁杰厉声阻止道:“就那样搁着吧,用它当作窗户!”

    对啊!用丧尸做窗显然比玻璃强很多!至少玻璃能被撞碎。而死尸不能!思及于此的唐小权赶紧着手撑起死翘的“跳跃者”,尽可能将其遮挡住整个窗户。

    或许是受了徐仁杰话语的提示,雷瞳捅了捅身旁华表的肩膀,抖了抖掌上的警用钢叉,继而提议道:“小华,咱们把这玩意架出去!”

    言罢,雷瞳便是自顾自的送出了钢叉。

    还正别说,钢叉朝窗上一架,利用其圆弧形的叉并,在配合车窗的宽度,刚好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阻隔防线。

    畜生若想进来,除非调整战略,否则继续适才那种没头没脑的冲撞袭击,那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出多大力,就被捅多大窟窿。

    明白雷瞳意图的华表当下也不再犹豫,立马是有样学样的把钢叉架了出去。

    如此一来,从外面看,整个“头车”的造型就像个长歪了的甲壳虫,两只巨大的鳌角不停的提醒着来犯的敌人,莫要妄动。

    “头车”利用自己的智慧暂时规避了危险,而原先位列队伍,此刻成为“头车”的老赵等人,则在掉头完毕之后,第一时间驶离了事发地点。

    当然,这倒非是他们贪生怕死,不讲义气。

    相反,他们的离开正是希望为后面的同伴创造良好的逃生机会。

    毕竟,中车公交体形过于庞大,必须为其提供足够宽敞的掉头环境才有可能令其脱身。

    眼眸不时的朝后视镜瞧望,驾车撤离的赵云海心下不住的祈祷:“挺住!兄弟们!一定要挺住啊!”

    承蒙他的吉言,中车的同伴的确还在坚挺着。

    但随着时间的持续推移,他们的状况却是越来越糟。

    没错,靠着之前的毙敌法门,他们确实杀了几只“跳跃者”,可畜生的数量摆在那儿,你一次只开一扇窗根本不足以应对所有的畜生。

    久而久之,反倒是畜生在付出几个同伴伤亡代价后,将车身走周的铁条撞的七零八落。

    望着逐渐弯曲的铁条,林俊夫的心底产生了一股无力感,他几乎已经预想到这铁条断裂后可能出现的惨象。

    这不能怪他,他已经尽了自己的全力,他的处置方式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第一时间叫众人闭紧门窗,责令所有成员待在车上,利用有限的环境对敌做出反击。

    可以说,能做的他林俊夫全都做了,可是眼下这一切因为时间的流逝正在彻底丧失作用。

    时至此刻,说什么都已经没了意义,真正绝对这场生死较量的关键,林俊夫知道全都集中在了一个人身上。

    王忠瑜丝毫未受外界影响,这是他职业所需的必要能力。

    不论任何时候,不论任何地点,不论发生多么危机的情况,保持冷静,果断应对,是他作为一个赛车手一直铭记于心的守则、

    而此时此刻的他,正在倾尽全力,利用自己所学努力的调转着车头。

    终于,在折腾的78分钟之后,王忠瑜成功扭转了公交车的方向,撤退开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