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弩枪年轻人(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六十三章 弩枪年轻人(二)

    眼瞅年轻人的情绪愈来愈不稳定,徐仁杰赶紧出口示意:“小兄弟!你别激动,楼下的都是和我一起的幸存者,我们都没恶意,这样~你放轻松,我来和他们说,ok?”

    在确保年轻人不会乱来之后,徐仁杰微微朝后退了两步,继而高声叫道:“上面没什么问题,我在把检查房子一下,待会下去开门,你们在等等!”

    言罢,徐仁杰回过身子,高举的双手朝两侧摆了摆,意在告诉对方:“你看没什么问题。∮,”

    罢了,他又开口解释道:“我们本来是打算从下面高速过去的,但是路遇了一些状况,被迫调头来到这里,我们真的没有恶意,刚才进门前我们先行……”

    话到此处,徐仁杰下意识扭身指了指后面原本是想说进门前己方敲门了,可当瞧见那破损一地的玻璃碎渣,登时无奈的摇了摇脑袋,只能改口说道:“这个……你放心,入住以后会给你安块新的!”

    “入住?谁允许你们入住了?赶紧给老子滚出去,老子这儿可没地方收养你们这些白吃的玩意儿!”

    可能是看徐仁杰态度不错,年轻人委顿下去的底气又是涌上了几分。

    对此,徐仁杰的眉毛不由轻挑,坦白讲若不是看他是个普通老百姓,他怕是早就健步上前,一招将之撂倒了。

    深吸一口气,徐仁杰强行压下心头的火焰。作为一名军人,他还是希望尽可能避免使用武力。

    毕竟。军队所教授他们的那些军事本领,不是用来对付百姓。而是抵御外敌,保卫国家的。

    “小伙子你听我说,我们现在被困在这儿了,下面有妇女和儿童,如果我们就此离开,很有可能被丧尸袭击,请你……”

    “袭击就袭击,我这又不是徒儿所,赶紧走!!”年轻人不待徐仁杰把话说完。直接是一口打断了他的话语。

    只是徐仁杰依然没有放弃:“不是小伙~你真的不用担心,我们不是坏人,我可以拿我军人的荣誉向你作保!”

    “军人?就你!”斜眉扫了徐仁杰一眼,对方除了眉宇间透着一股叫人英气之外,根本瞧不出半点军人的影子。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自打从体育馆出来之后,徐仁杰就历经了数次大小“战役”,身上的作训服早就因为破损叠放收进了背包。

    而此刻的他,上身夹克。下身牛仔,与其说是军人,倒不如说更像一摇滚歌手。

    “行了!别tm在那墨迹了,赶紧给老子滚蛋!”

    显然年轻人已经失去了耐心。言语之间的狠劲也愈发厉害了起来。

    或许是老徐的相敬如宾,步步退让给了他一种错觉,令他认为老徐是个容易欺负的软柿子。

    忍是一种态度。正所谓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这是一个有涵养人必备的素质。

    但同样的,忍也有个底线。一旦这个底线被突破,那么继续的忍让就会变为懦弱的表现。

    毫无疑问,年轻人不讲道理的回绝已经触动了徐仁杰的底线。

    尤其是一个20岁出头的毛孩,居然连番已老子自居,这让徐仁杰相当的反感。

    也得亏他不在部队,不然徐仁杰一定会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既然你这么嚣张,不识抬举,那今天我就替你爹妈好好教育你一下。”打定主意的徐仁杰一改适才的温和,一双如鹰般的锐眸闪过两道精光。

    “喂!还在那杵着干什么?叫你滚蛋听不见啊!”见着男人不动,年轻人不由比了比手里弩枪,意在给对方一些威慑。

    可是徐仁杰不避不让,仅是淡淡道了句:“我不走,你又能怎样?”

    “我~我tm射你!!”

    ‘呵呵,哈哈,射我?哈哈哈!‘似是听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徐仁杰突然没由来的大笑了起来。

    而就在年轻人愤脑的想要质问,他的笑声却是嘎然而止,旋即狠力的问道:“你个小屁孩杀过人吗?你知道杀人是什么感觉吗?我告诉你,我杀过,就在这么近的距离,一刀捅破了对方的脾脏,你知道脾脏被通是什么滋味吗?哼哼,我同你说……”

    “md!你给老子闭嘴!你当老子不敢杀你吗?”被徐仁杰连串的恐吓下来,年轻人的情绪再次变得不稳定,一双手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呵呵!小伙子!既然你那么想杀我,那就动手啊!来,朝老子这儿射!”出乎年轻人的意料,徐仁杰竟是指着自己的脑袋,一步步朝年轻人靠了上去。

    不止如此,他行进间所散放出的气势,无形中给了后者巨大的压力。

    年轻人就感觉自己好似是被午夜猎食的孤狼给锁定了一般,令他全身上下每一处毛孔都矗立而起。

    这是只有历经过血火捶打人才有的气势,年轻人不禁颤抖的叫到:‘别过来!我叫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

    “咻!”寒光擦着徐仁杰的耳际呼啸而过,惊慌失措的年轻人还是惶恐的扣动了扳机。

    而随着箭矢的射出,他最后的依仗没有了,与此同时一柄黑漆漆的手枪抵在了他的脑壳之上。

    “别……别别别杀我啊!”感受着额间冰冷的枪口,年轻人几乎瞬间便是吓尿了裤子,一双小腿哆嗦个不停,如果不是担心异动会被崩了脑袋,他怕是在就软瘫在地,起不来了。

    “年轻人!我告诉你,永远都不要去挑战一个人的底线,凡事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不要以为有把弩就可以威胁他人。现在怎么样?被我拿枪指着的感觉如何啊?”

    时至此刻,年轻人终于是意识到自己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当下哪里还敢废话,颤抖的嘴唇结巴道:“大,大大大哥,你,你你们不是要住这么?那,那啥,你们尽管住,想怎么住就怎么住,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我这大,你们全部住都没问题!呵呵,呵呵!”

    见着年轻人一副讨饶的模样,徐仁杰厌恶的同时,也懒得继续吓唬对方,于是在口头警告了几句提醒的话语后,便是抽枪退了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