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林间异响(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六十九章 林间异响(二)

    王强的声音嘎然而至,余下的幸存者也在第一时间停了声音,大家皆是齐齐那起武器戒备朝山林深处望了过去。『,

    “沙沙沙!”摩挲声再次响了起来,这次的声响比之适才明显清晰了几分。

    胡晓东缓缓抽过背囊内的箭矢,轻轻将之送上了箭台,继而着力拉开弓弦,箭尖所向直指噪音发起出。

    随着声响的愈来愈近,所有幸存者的心也随之变得紧蹙,每一个人都是紧握着手里的武器,做好了防御迎敌的准备。

    终于,黑影冲出了山林,在距离幸存者视力范围5米的地方驻足停了下来。

    那是……

    胡晓东移弓就要射箭,而就在他瞄正方向,准备松开撒放的瞬间,王强的厉喝陡然叫停了他的动作:“慢着!胡哥!别杀他!”

    或许胡晓东所在的侧方不太能看清来者是何物,但王强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对方是只小狗,一只约莫只有两个巴掌大的小狗,而且透过对方黑亮的眼睛,王强可以断定小狗没有变异。

    在示意胡晓东松开弓弦之后,王强冲小狗摆了摆手掌,意在让其过来。

    可是后者似乎相当的畏惧,仅是警惕的望着眼前高大的人类,丝毫没有挪步的意思。

    对此,王强显得有些无奈,但看着小狗瘦弱的皮骨,以及脏似煤球的身体,不禁也是动了怜悯之意。

    他是爱狗人士,从小就喜欢狗,只是碍于家庭条件。始终未能如了养狗的心愿。

    所以,现在有这么条小狗摆在自己的面前。加之小狗本身也的确急需照顾,王强直觉的认为这是老天将下的缘分。他觉着自己无论如何也得帮小狗一把。

    从兜里摸出一块巧克力,王强将之掰成了两半,取出一块冲天扬了扬,继而轻轻丢了出去。

    或许是认为对方有敌意,在见着王强抬手挥臂的同时,小狗便已然是惊恐的朝后急退了过去。

    不过他并未桃远,片刻不大的脑袋又是从杂草堆了探了出来。

    最后,饥饿还是战胜了恐惧,小狗三步一停的朝身前的巧克力块爬了过去。

    走到巧克力块的近前。小狗探鼻嗅了两下,似乎不太确定是否应该下嘴,它依然警惕的伸出小舌添碰了一下,待得巧克力表面的浓香融入味蕾之中,小狗彻底“投降”了,几乎瞬间便是把巧克力吞进了肚里。

    吃完地上的巧克力,小狗又是抬起了脑袋,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对面的王强,很显然它还记得适才后者的手中还有半块。

    那是一种期盼的眼神。王强能够深深的感受到小狗目光之中渴求的意思,当下没有停顿,他毫不犹豫将手里的巧克力块丟了出去。

    如适才一下,小狗照例后退了几步。在确定无甚危险,方才迈步上前,消灭“美味”。

    “还有谁有巧克力?”

    “不是吧。强子,你还打算喂它?”说话的吴超。他不太能理解为何王强要浪费粮食在这畜生身上。

    王强也不回话,只是冲着旁侧的战士一个劲的问:“谁还有巧克力?”

    “我有!”李小信从兜里掏出了半块巧克力。这还是他上回体育馆行动,尉泱准备生存包里剩下的,送出的同时,李小信不忘提醒:“你可以把巧克力拿手上试试诱导他过来。”

    闻言,王强感激的点了点头,继而按照李小信的提醒,擎着巧克力,缓缓俯下身子,然后以着尽可能平和的态度,冲着对面的小狗晃动者手里的“食物”。

    望着男人手里可口的美味,小狗显然有些踌躇不觉。

    过去的一段时间,它无疑经历了太多太多常人难以想象的日子。

    颠沛流离,缺食少粮,随时都面临被其他物种食肉的危险。

    所以,年幼的它已然是养成了警觉的习惯。

    王强非常耐心的等待着小狗放松戒心,完全没了过往那种急躁的脾气,如此大的转变也是令得与之一同经历磨难的胡晓东等人惊诧不以。

    或许也是感受到了男人的诚意,始终保持静止的小狗终于是迈步动了。

    见着小狗迈步,王强的激动易于言表,转化到言语,就是喜笑颜开的不断念叨:“对,对对!不用怕啊!哥哥不会伤害你,快过来吧,过来吃好吃的。”

    1分钟之后,王强终于是如愿以偿的与小狗汇合到了一处。

    乘着小家伙享受美味的时候,王强小心抬手扶在了后者的背脊之上,这一抹又是叫他心中一紧。

    “你这是受了多大的罪啊!都瘦成这样了!不过不要紧,以后你强哥照顾你,保证把你喂的白白胖胖的。”王强异常宠溺的抚摸着小狗,小狗也相当的享受,完全没了之前的戒备之心,就似是失散多年重新找到主人一般,静静的爬在地上,享受着主人的爱抚。

    “好了!好了!那什么,强子啊,正事要紧,你带这小家伙去旁边歇着吧,其他人抓紧干活!我们回去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呢!”

    看了眼腕上的手表,为了招呼这只小狗众人已经耽误了10来分钟的时间,雷瞳不想因此叫驻地同人担心,所以出声打断了王强与狗之间的爱心互动。

    对此,王强没啥意见,此刻他的心思全然放在了小狗的身上,根本无心理会旁事。

    “那行!雷子,就幸苦你们了,我去旁边照顾它!嘿嘿!”咧嘴一笑,王强轻轻将小狗揽进怀里,然后找了棵大树坐了下去,就那么轻拍着小狗,看着雷瞳他们操作。

    很快,小狗便是在他的细心抚慰下闭上了眼睛,伴着一起一伏的舒缓鼻息,睡上了它自末世以来第一个安稳觉。

    胡晓东,雷瞳卖力的干着活,劈砍声,割锯声在静匿的林间回荡。

    大约过了15分钟的时间,两颗槐树相继坠倒在地,为了便于运送,雷瞳又是用链锯对树枝部分进行了必要的修剪,修剪完毕,几人合力将树抬上了停靠在山角下的城管车,然后将之绑缚牢固,一齐驾车踏上了返程的路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