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护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七十九章 护送(一)

    正所谓响鼓不用重锤,但是徐仁杰用了,不过结果还算令人满意,至少在他这通呵斥之后,王强等人训练的态度那是有了明显的改观,虽然心理还对胡晓东的教授方式有所怨言,但落实到行动还是颇为努力的。↗,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日子就这在这百无聊赖中一天天的过着。

    幸存者们每一天都会对自己的驻地做出一些改观,弓箭队的训练也在按部就班的稳定进行,其中尤以阿城的进步最大。

    按胡晓东的话说,阿城就是天生练箭的材料。

    不仅天赋好,而且极为刻苦,那些鼓噪乏味的基本动作旁人可能做几遍就叫苦不迭,但阿城非但没有任何怨言,反而会在正常训练结束回对自己进行加练。

    所以,久而久之,在他的努力之下,其基本功的水平便是拉出王强等人一截。

    对此,胡晓东那是经常拿阿城作为典型,告诫闲累的王强等人:“人家阿城比你们小,练得却比你们好,你们这些做哥哥的还有脸吗?”

    不过饶是弓箭队的科目安排已经足够紧蹙,但仍然达不到徐仁杰所要求的出任务标准。

    胡晓东也曾想过是否加快一些进度,让“学员”开始持弓训练。

    但仔细一想,还是不行。

    毕竟,眼下练习的这些基础是决定未来射箭准头的关键,倘若加快进度,明面上训练进展是快了,但到了实际。准头缺失那和没练又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综合考虑之后。胡晓东还是依序展开训练。

    毋庸置疑,胡晓东的这个决定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只是搁到徐仁杰那儿,却是不得不改变原定的计划。

    那么他的计划是什么呢?按照原先的构想,徐仁杰是想等弓箭队成形,带上1人参加护送行动,而余下的留守家里。

    如此,不论是外出队伍,还是驻地防卫都能让他放心不少。

    可一个礼拜过去了,弓箭队却还是停留在无弓训练的基本模拟姿态上,这让徐仁杰意识到。计划必须提前进行了。

    当然,这倒非是胡晓东没有耐心等待,而是眼看着12月就要到来,外面的空气也是愈发的寒凉。

    他担心一旦出现大范围持续性雨雪天气,会影响到他们的护送行动。

    除此之外,进过这段时间的消耗,之前从別苑小区所带的物资已经日渐稀少。

    饶是尉泱采取了必要的节食控制手段,但20来张嘴的日常消耗,还是使得食品物资出现了短缺的信号。

    对此。唐小权已经私下和他沟通了数次,后者觉得是时候前往刘福贵处,与之碰头接触了。

    晚饭十分,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徐仁杰向众人道明了明日行动的决定。

    除却已经知晓此事的胡晓东。唐小权,赵云海,林俊夫四个团队灵魂人物之外。余下幸存者在闻听后皆是显露出了惊诧的表情。

    毕竟,这事定的太过突然。饶是当事人刘云鹏也是不置可否的问了一句:“那个~徐连长……你的意思是明天咱们去……我父亲那儿?”

    “嗯!”肯定的点点头,在见着徐仁杰这个动作后。刘云鹏紧蹙的唇角缓缓浮起抹弧度,继而咧嘴大笑道:“好!哈哈哈!太好了!各位尽管放心啊,只要把我安全送到地方,我保证……”

    眉头微微一簇,徐仁杰微凝的目光直接是叫刘云鹏到口的话语倒咽了回去。

    “刘云鹏你要保证是吧,很好!有些事情我还正需要你的保证!”接过话茬的是唐小权,他的点掐的很好,刚好是刘云鹏被斥哑口的时候,后者几乎是下意识‘啊‘了一声,然后问道:“要我保证啥?”

    “很简单!行动中,沿路上,你的所有一切都要听我们的指挥。遇到突发状况,保持冷静,不要惊慌!不要乱跑!更不要乱叫!否则除了问题,你自己负责!”

    “呃~这个……没问题!”刘云鹏答的还算干脆,但其内心早已骂开了花。

    开什么玩笑,在他眼里那是极度看不起面前这些人的。

    更何况还是年纪相仿的唐小权,如若不是身处末世,现在需要依靠对方,平日里他甩都不会甩前者一下,更不要说对其做什么保证。

    但是眼下……

    “nm,老子先任你们嚣张,等到了我爸那,哼哼,看谁硬气!”心下暗忖的同时,刘云鹏堆彻着一张肉麻的笑脸:“大家尽管放心,我爸那有吃有喝有玩,他那有专门的职工宿舍,回头我和他说一声,给各位兄弟挑最好的房间……”

    毫无疑问,在闻听了刘云鹏的再次吹嘘之后,徐仁杰本能的就要出声叫停。

    不过这次,在他将要开口之际,其旁侧的唐小权却是不动神色的着指杵了他一下,继而示意他莫要打断对方的吹嘘。

    对此,徐仁杰立刻会意,他明白年轻人这是在有意为接下去的行动做铺垫。

    果不其然,在刘云鹏一大通捶胸顿腹的表述之后,唐小权这才慢悠悠的小酌了口清茶道:“刘兄啊,话别说的那么满,厂子是你父亲的没错,但你连实际情况都没搞清,就这样擅自做保证,回头万一实现不了,你不丢你父亲的脸吗?呵呵!”

    唐小权末尾的笑声无疑是刺激了刘云鹏,后者当即便是“中招”反斥道:“哼哼!小唐,我明白的告诉你,我父亲的厂子就是我的厂子,我是他的唯一继承人,我开口的事儿就一定能达成!多说无益,等明天你们把我送到地方,你看看我做不做的到!”

    言罢,刘云鹏倒是有些豪气的把头一扭,似乎一此来显示他的威严。

    对此,唐小权仅是抽动嘴唇的笑了两下,于他而言,目的已经达成。

    他很清楚这些富家子弟看待脸面比什么都重要,虽说后者适才一席话未必能起多少作用,但有聊胜于无。

    接下来,刘云鹏的女友李茹慧也要求同往,这个徐仁杰并未反对。

    毕竟,带一个是带,带两个也是带,只要刘云鹏自己不反对,他为何不顺水推舟送个人情呢。

    事及于此,护送行动便算是敲定了,而明天一早就是动身之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