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 诡异的大转盘(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八十三章 诡异的大转盘(二)

    杂音一起,令得正全神戒备的胡晓东,魏大壮二人皆是一紧。◎,

    魏大壮几乎下意识抽出了赋予背脊的镰刀,而胡晓东则举弓移转,目标直指声响所发之处。

    望着二人如临大敌的模样,王强好笑之余也是感到了一丝难为情。

    当即讪笑着挠了挠脑袋,搪塞道:“呃……胡哥,大壮哥,你俩放松点,刚那动静是我不小心踢到石子弄出的。呵呵,呵呵!”

    虚惊一场,胡晓东松了口气,缓缓放下手中的反曲弓。

    屋下的动静同样也是惊动了顶上的唐小权,徐仁杰二人,相较于徐仁杰的肃然紧绷,唐小权则是两眼放光,嘴角上扬,似乎有什么东西让他感到格外的兴奋。

    “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呵呵!”

    淡然一笑,徐仁杰莫名不已的扭转过头,继而一脸茫然的开口问道:“小唐,你说什么?什么破鞋?”

    微微一愣,意识到自己措辞不妥的唐小权,展颜一笑,旋即解释道:“哦,没事,老徐,是这样,我想到了个去铜像处的法子。”

    “哦?是吗?什么法子?”徐仁杰显得有些焦急。

    “你会骑自行车吗?”

    “自行车?”徐仁杰面上的茫然更加明显:“会啊!怎么了?”

    得到肯定答复的唐小权着掌一摆,赞叹道:“太好了!走,咱们下去!”

    怀揣着满肚的狐疑,徐仁杰随着唐小权跳下了房顶。

    一见徐唐二人下来。早就等待急不可耐的王强立马是出声抱怨:

    “我说权子,你俩也太墨迹了吧。咋呀?现在能出发了吗?”

    “当然!只不过……”话音陡然一停,唐小权三两步跑到一处民房跟前。继而指了指身旁的一个铁皮物件,唇角含着浅浅弧度道:“只不过得靠这个!”

    “靠这个!自行车!?”望着唐小权手指的凤凰牌自行车,王强一双眼睛都快蹦出来了:“我说……你小子没吃错药吧,你叫咱骑这个?”

    “恩,”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唐小权不徐不缓的解释道:‘这个不是挺好的嘛!绿色环保无噪音,非常适合我们接下来的行动!”汪新权非常满意眼前这辆半成新的自行车,可以说它的各项条件都附和他所需要的:“呵呵,说到底,这还真是多亏了你啊。强子!”

    王强依然是愕然的圆睁双眼,不过徐仁杰没功夫继续搁这浪费时间了。

    当即他将狩猎怒,及砍刀负在了身后,同时冲着不远处的胡晓东摆了摆手臂,示意后者与其一道出发。

    而至于说缘何胡晓东一同前往,徐仁杰也是有着自己考量的。

    要知道,此行风险极大,因为环形路口周遭根本没有遮挡之物。

    只要从这巷子出去,己方就等于是暴露于空气之下。

    所以。相较于旁人,胡晓东无论是在能力还是耐性方面都较之魏大壮和王强强上不少。

    倘若遇到紧急情况,徐仁杰相形胡晓东的处事方式绝对要比性子暴躁的魏大壮,王强来的妥当。

    简单交代了一下这次出去的主要目的。完了,徐仁杰便是载着胡晓东驶出了巷子,朝向目标地点铜像处骑行了过去。

    送走二人。唐小权立马是独自登上了楼顶,继而第一时间举起手中的望远镜。朝徐仁杰的位置望了过去。

    镜头之中,老徐正骑着那台半成新的自行车渐行渐远。周遭也并为因为二人的出现而有任何的异样情况发生。

    这多少是让唐小权悬着的心稍稍落下了一些,同时望着徐胡二人共乘一车的基情背影,唐小权脑中不自信的浮起一首相当应景的歌曲:

    “甜蜜蜜,我笑的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一边哼唱,一边观察,而就在唐小权一曲了罢的同时,徐仁杰终于是骑着“跑车”顺利来到了铜像跟前。

    没有任何的废话,徐仁杰将车停好放稳,胡晓东则是第一时间搭箭警戒。

    二人的配合端的是天衣无缝,相当的娴熟。

    徐仁杰仔细观察了一遍铜像身上的凹凸之处,他需要在爬行之前设定好一条行进路线,以做到心中有数。

    待确定完毕,他立刻开动了起来。

    着口朝手啐了两口吐沫,为了增加摩擦力以及攀附的手感,徐仁杰早早将防隔手套给丢在了车里。

    借着适才拟定好的线路,徐仁杰开始一点点的向上攀爬,这次攀爬的难度并不大,至少和他过往训练相比根本算不得什么。

    但若论心理上的压力,却是最大的一次。

    因为他不仅要应对铜像本身的湿滑,还得随时提防可能出现的紧急状况。

    双重压力之下,徐仁杰心理所受之重量可想而知。

    几乎片刻,他的额头便是渗出了点点汗水。

    唐小权透过望远镜的观察,也是为攀爬中的徐仁杰捏了把汗。

    不过捏汗的同时,他也着实是佩服徐仁杰的实力。

    看来咱华夏军人的威名不是浮夸出来的。

    凭借着过硬的军事素质,徐仁杰不多时便是攀到了铜像的顶端。

    顾不得什么理仪道德,徐仁杰将屁股轻轻靠在铜像的鼻翼位置。

    适才的连番闪转腾挪,已是叫他消耗了不少体力,此刻登顶之后,徐仁杰很自然的需要休息一下。

    不过徐仁杰并没有给自己太多的喘息时间,待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后,他立刻是挺直胸膛,朝前望去。

    与适才的视野受限不同,此时的徐仁杰大有一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周遭的一切尽收眼底之中,当下徐仁杰没有耽搁,赶紧是将脖上的望远镜举了起来。

    居高临下,百米开外的工厂状况一览无遗,和唐小权所料想的一样,消失的丧尸确实围拢在了工厂的外围,密密麻麻,数不清数量。

    不过和体育馆相比,还是要少上不少。但饶是如此,想要驾车绕过它们进入工厂,依然是件不太现实的事情。

    先前观察到三层小楼楼顶上所燃烧的火堆此刻已被熄灭,但楼顶聚集的人数却是增加了不少。

    徐仁杰略微数了一下,大约有十数人左右。

    其中一个个头不高,时不时的对身旁人指指点点的中年人,引起了徐仁杰的注意。

    不出意外,此人应该就是刘云鹏的父亲刘福贵,因为后者那周身所散发的气场,以及旁边人毕恭毕敬的态度,饶是隔了这么远,徐仁杰也依然能从望远镜里感受到。

    看来想轻松的驾车进入工厂是不太现实的事儿了,观察到着儿,徐仁杰掏出手台,沉声说道:“观察结果,工厂已被包围,厂区内尚且安全,完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