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老狐狸(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九十章 老狐狸(三)

    “好了,关掉吧!“幽静的董事长室内,刘福贵着手打了个响指,冲身后的黄勇吩咐道。︽,

    得令的黄勇立刻俯身按下面板上的红色按钮,旋即整个屋子再次恢复了安静。

    取过造型考究的紫砂茶壶,刘福贵神态自怡的给自个儿斟了小半杯茶水,小酌两口后,他清了清思绪,双手在腿上一拍,站了起来。

    “好了!是时候去见见会会新来的客人了。”

    此时的贵宾房内里,幸存者们正百无聊赖的各自打发着时间,徐仁杰站在观景窗前,吸着香烟,警戒着楼下的动静;唐小权手托着腮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余下的王强和胡晓东,魏大壮则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胡乱瞎扯着东西。

    就在他们这般无聊虚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刘福贵终于是带着推开了贵宾房的大门,出现在了幸存者的面前。

    “不好意思,小鹏刚回来,光顾着安顿他了,怠慢各位了,见谅!见谅!”

    客气的开场白,谦虚的态度,刘福贵举手投足间所表露出的平易近人倒是有些出幸存者的意料。

    要知道对方可是dz县有头有脸响当当的人物,饶是当地政府官员见了他,也得自降身份点头哈腰的小心伺候。

    否则,保不齐哪天他一个不高兴,便能让对方丢了乌纱帽。

    所以刘福贵平民化的待客方式,多少让幸存者方有些受宠若惊。

    “呵呵,刘总。你太客气了,倒是我们来这里叨扰。耽搁了你和小刘的见面,要见谅的应该是我们才对啊!”胡晓东离门最近。他第一时间做出了得体的回道。

    王强现在当真是有些尴尬,此时的他正坐在首席,虽然刘福贵推门进入的霎那,他已经以着最快的速度放腿端坐起了身子,但其不雅的坐姿,还是没能逃过刘福贵的眼睛。

    不过后者似乎并不在意,反而是他随行的一名大汉,几乎是要在用杀人的眼神紧盯王强。

    对此,王强讪讪的抓挠着脑袋。然后嘻嘻哈哈伸手打着马虎道:“呵呵,那个~刘总,您上座。”

    “哈哈,”爽朗一笑,刘福贵大手一摆:“没事,没事,小伙子,喜欢那儿,你就坐那儿吧!”

    王强的性格素来是别人敬他一尺。他就敬别人一丈。

    所以当下没有二话,拉开首席旁侧的木椅,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当屁股落座椅凳瞬间,王强的心没由来的感到了一阵安逸。

    只是刘福贵随行的大汉依然不依不挠的怒瞪王强。当真是有种要把王强撕碎的感觉。

    大汉三两步走到首席坐前,快速将王强弄得歪斜的座椅扶正,而后又用衣袖掸去木桌上沾染的鞋灰粉尘。待得一切了毕,退后站立。躬身走了个“请”势。

    “刘总!请坐!”

    “恩!”刘福贵缚手点了点头,旋即迈开步子朝首席走去。举手投足所散发处的气质务必昭显着大家的风范。

    落座之后,刘福贵抬手招呼余下众人全部落座,然后含笑道:

    “非常感谢各位把犬子护送到此,这一路辛苦你们了,我刘福贵这人,商人出身,所以做事情向来都是直来直去,不喜欢弯弯绕,我知道各位这趟一定有自己的目的,现在,咱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来!说说你们有什么要求吧。“

    微微一愣,唐小权实在是没想到刘福贵会这么爽快的提出这个问题。

    他适才还一直在寻思究竟该如何切入到提出物资补给要求的事宜。

    谁曾想……

    “怎么?你们不会真打算两手空空的返回别墅吧?哈哈哈!”刘福贵饶有兴趣的环视着面前的几人,对方面上所表露出的惊诧表情,让他颇为满足,他很喜欢这种掌控局面的感觉。

    “都别藏着噎着了,我们刘总既然已经开口,你们就赶紧抓紧时间,说目的吧!”这回出声催促的是大汉,看得出此人的性格颇为暴躁。

    对此……

    “哈哈哈!”一阵浑厚的笑声在贵宾室内乍响。

    大汉的两虎眉瞬间翘起,待得寻声望去,瞧见发出此扎耳笑声的不是别人,正是位列圆桌后排的徐仁杰。

    “你tmd笑什么?“没有来的一声爆喝,汉子的嗓音就如同他五大三粗的身材一样,既敦实又厚重。

    只是不待他有下一步动作,首席处的刘福贵却是淡淡道了句:“赫雷!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有这样对待客人的嘛!“

    此言一出,赫雷立刻跟霜打了白菜般缩回了脑袋,继而毕恭毕敬的应了声:“刘总教训的是!”

    不再理会旁侧的赫雷,刘福贵一改面上的肃然,转而笑容可掬的对徐仁杰歉声道:

    “不好意思,我这位兄弟是个粗人,不懂什么礼数,让各位见笑了。”

    “呵呵,刘总啊!依我看,该不会是你受益他这么做的吧。”

    “喂,你小子说话注意点!”

    “放肆!“再次叫停赫雷的动作,刘福贵不徐不缓的含笑问道:”不知先生何出此言呐?”

    徐仁杰迎上刘福贵绵中带刺的眼神,环臂指了指四周:“刘总,要是我猜错的话,我们刚才在这屋子里的谈话,你怕是早就一字不落的透过安装在此的监听设施全部收听了去吧!哼哼,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和再向我们征询所需呢?”

    此言一出,所有幸存者皆是一愣,反应迅捷的唐小权稍作整理,立刻是明白了徐仁杰的意思。

    没错,综合刘福贵的从商的经历,他在贵宾室里安放监听设备完全是有可能的事情。

    难怪这家伙自打进入贵宾室以来一直是副“看透人心思”的模样,原来是早就掌握了己方的底细。

    真不愧是老江湖啊!看来接下去的局面要被动了!

    “啪啪啪!”刘福贵突然举手鼓起了掌来。

    “好,很好,不亏是军旅出身,徐连长,我很欣赏你敏锐的洞察力,以及坦率的性格。没错,这整间屋子,确切的说整个工厂,我都有安装监听设施,可能你们会觉着这样的做法有些不地道。但是商场如战场,只有觅得先机才能百战不殆,我想对此,徐连长应该能够理解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