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回老家(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九十七章 回老家(二)

    “什么?”唐小权愕然一惊,旋即愁苦的面容浮起了抹喜色。『≤,

    他惊的是这里竟然还会有活人出入,喜的是“抓住”此人或许就能了解此地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此便有可能分析出父母的生死下落。

    想到这儿,唐小权不敢怠慢,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对方跑了。

    当下小心将父母照片从橱壁上撕了下来,夹进随身所携带的记事簿内,继而不放心的拍了了两下裤兜,在确认本子确实入袋后,方才闪身随王强一通奔下了楼去。

    瘦小个头男子没命的狂奔逃窜,徐仁杰则在身后死死咬住对方,他一边跑一边示意自己的身份:“喂!我说前面的兄弟,你别跑!我不是丧尸,我是幸存者!大活人!”

    只是瘦小个头男显然不买徐仁杰的账,依旧是驱动两腿四下乱窜,弄的老徐只能是在后狂追。

    不得不说瘦小矮个男的体力还算可以,奔跑的速度也是极快。

    这若搁在一般人,恐怕真是难以追上他。

    可惜他今天碰上的不是一般人,徐仁杰这个尖刀连的军事尖子平日那可是拿越野拉练当饭吃的恐怖存在。

    抓“舌头”也是他们的必训科目之一。

    所以像这种长距离的追逐,与他而言,并没什么难处。

    反倒是一开始还气定神闲的瘦小矮个男,在奔逃了一段时间后,开始出现了气息不调的现象,由此带来的最为直接的影响便是。矮个男的警觉性以及反应性都在快速下降。

    回眸瞥了眼死追不放,同时还在逐渐缩短距离的徐仁杰。矮个男心急如热锅上的蚂蚁。

    慌不择路间他再次闪进了一条小道,希望一次摆脱身后之人的追击。

    然而。他有所不知的是,一个隐藏在角落里的危险正逐步向他逼近。

    进入小道的瘦高矮个男利用自身对地形熟悉的优势,展开了和徐仁杰的捉迷藏,七拐八绕的还真是将徐仁杰来开了些许距离。

    无奈之余的徐仁杰不停的在后高声呼喝矮个男停下,可后者非但不停,反而越跑越来劲。

    这不禁是叫徐仁杰窝了些气火,当下两脚骤然发力,身形犹若扑食的猎豹跃身而出。

    听着身后又一次变得清晰的脚步声,矮个男心下登时又慌又急。

    见着他再次消失在视野。徐仁杰本能的就愈出口叫停,谁曾想,未待他开口,一道黑影突然从其前方5米出闪掠而过,璇姐便是传来了矮个男的惨嚎。

    “救命啊!”

    “糟糕!”暗道不好的徐仁杰快步跑向瘦小矮个男小时的巷角,一把推开被反震力带闭的屋门,闪身冲了进去。

    入屋之后,当瞧见地上的场景之后,徐仁杰反倒是乐了。

    此时的瘦小矮个男正拿着一根粗木棒子死死抵在丧尸的嘴上。而畜生则奋力的想要咬穿木棒,享受棒下的美味大餐,二人缠绵的造型恍若个憋了很久的暴徒欲强暴两家妇“男”一般。

    “不跑啦!呼呼~”徐仁杰挺腰喘了两口粗气,举手投足间多少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不过也难怪他会如此。毕竟这一路他已经反复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可对方全然当他的讲话是放屁,一门心思的奔跑逃窜。

    这不禁是叫徐仁杰上了些许火气,当下也是有意惩罚一下对方。

    “救……救我啊!”瘦小矮个男见身旁男人没有动手的意思。勉励开口,挤出了丝求救的话来。

    “呵呵。你小子跑那么猛,老子追你追的那么累。好歹容我喘口气啊。”

    “不,不是,我……我快撑不住了。”

    见得矮个男不断颤抖的双臂,徐仁杰知道对方不是作假,在继续旁观下去,前者真要被丧尸报销了。

    对此,自然不是徐仁杰愿意看到的结果,当下他跨前一步,俯身将还在龇牙咧嘴兴奋嗜咬的行尸给一把拉了起来,继而朝侧旁一甩,继而森冷的三棱军刺寒光一闪,登时畜生的文眉中央处便是缕缕黑血溢出。

    至此,徐仁杰便是站起身子,看也不看畜生死活的,走到了矮个男子身边,沉声问道:

    “怎么样!没事吧?”

    大口喘着粗气,瘦小矮个男的脸蛋惨白到没有一丝血色,看来适才的变故着实是把他吓的不清。

    “我说你小子跑什么跑啊?”

    “我也不想啊!大哥,你……你不追我,我能跑嘛!”

    苦涩一笑,徐仁杰有些语塞的望着面前的男人。

    好嘛,敢情倒头来还是自己的不对了,对此徐仁杰也懒得继续纠结,直接亮明身份道:“呐,我现在实话告诉你,我是部队的,不是坏人,不会打你什么主意,明白了吗?”

    “你是军人?”

    徐仁杰分明看到当其提及“自己部队身份”的时候,矮个男的眼神之中透着些许惊恐。

    当下不置可否的应了声“是啊!我是军人!怎么了?”

    得到确定答案的瘦小矮个男开始眼神飘忽,甚至不敢与老徐正视,如此反常的举动更加是叫徐仁杰莫名与狐疑。

    “你怕当兵的?“

    矮个男紧张的摇摇头。

    可几乎就在他惶恐不知所错的同时,一把明晃晃的钢刀架到了矮个男的脖劲之上。

    对方所表现出对“军人”的畏惧,让徐仁杰非常的奇怪。

    所以为了获取真相,他不得不采取非常规手段。

    当然,这到非是说明他想“折磨”矮个男,他不过是以此吓唬前者,好叫他坦白从宽罢了。

    ‘我这人不喜欢说废话,你还有一次机会,说,为什么这么怕当兵的?‘

    声色俱厉,外加脖颈上随时可能割下钢刀的威胁,矮个男终于按捺不住死亡的威胁,扑通双膝跪倒在了地上,讨饶的大声叫到:“大,大……大大哥,别……别杀我,我……我有罪,我……我见你跑,是怕你……你要抓我,因,因为我杀人了,但……但我是无心的,我我也不想杀他们,可……可我不杀它们,它们就会杀我,它们都是疯子!魔鬼!他们到处咬人,吃人!我是被逼的!我是无辜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