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隐匿的黑影(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一十七章 隐匿的黑影(二)

    ps:感谢“diguoxinren”打赏的100rmb,以及投的月票,感谢“神牛一族族长”打赏的100rmb,以及投的月票,非常感谢!

    闻得林俊夫电波的提醒,徐仁杰下意识紧了紧弩枪上的扳机,继而压低声音吩咐雷瞳,华表提高警惕,同时联系召回了本楼层另外一组由魏大壮,王强,王忠瑜三人组成的搜寻小队。←,

    如此,二队合归一处,一前一后,老徐的队伍打前锋,魏大壮则带人在后警戒驰援。

    6个人就这么缓缓朝前推进,每个人都是神情紧绷,不敢有丝毫大意。

    房间一间间被排查,然后关严闭紧,道道安全讯息汇总至老徐的手台之上。

    突然前行中的雷瞳停下了脚步,不待旁人侦讯所谓何事,他立马是抬手做出了个止步的手势。

    继而蹑手蹑脚的独自靠向眼前的一栋墙壁,然后慢慢俯下身子,着目望了过去。

    眼眸之中,细碎的黑印擦着墙边形成一道约莫寸许的印痕,顺着印痕下瞧,雷瞳又是发现了些许粘稠的液体。

    他伸手沾了稍许凑到鼻前,嗅了两嗅,又捻了下,即刻撤步返回阵中,沉声向徐仁杰汇报道:“连长,是畜生留下的!”

    此言一出,所有的面色皆是一僵,畜生进入别墅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当下,老徐哪里敢有半分大意,赶紧是透过电波将这一消息传达给了别墅内里的每一个人。

    “大家听好了,目前畜生究竟在哪还不确定。进来几只也不确定,搜查时请务必做好自身防护。另外章志才。唐小权你们守好尉泱他们!”

    指示完毕之后,徐仁杰凝眸瞅了眼墙角边急不可见的畜生残液。

    从畜生适才两次的行为来看。它与往常所见的普通丧尸似乎并不相同。

    因为按常理而言,普通丧尸在遇见鲜活**的时候,唯一的反应就是进攻。

    可眼下,畜生虽然也发起了必要的攻击,但在被玻璃阻隔后,它却没如大多数畜生那般持续为之。

    而是改换它道,寻找突破口!

    如此说来,难道畜生已有“取道”的意识?

    想到这儿,徐仁杰不禁愕然。

    要知道。无脑的丧尸虽然可怕,但终究是傻蛋一个,毕竟有勇无谋之“士”,素来都不难对付。

    可丧尸若是也有了“智商”,那身为人类麻烦可就大了去了。

    寻思的同时,老徐等人又是来到了新的屋子。

    雷瞳,华表一人一边的依靠在门体两侧。

    而魏大壮,王强,王忠瑜则各持兵刃将屋外几处道口全部封死。

    待得布阵完毕。老徐这才扭开房门,继而弩枪高举,箭尖直指房间内部。

    上,下。左,右,常年累月锤炼出的铭感反应。令得徐仁杰只花了不到2秒的时间便是将将近40平的大房给扫了个遍。

    得益于房间内陈设不多,所以老徐异常肯定的给出了:“安全”二字!

    心下稍松。把手在道口的魏大壮等人立刻收缩回防,老徐快步进入屋内将敞开的两扇窗子给拉和而上。

    可就在他卡住锁扣的时候。帘布上撕裂的“丝痕”引起了他的注意。

    看到这儿,老徐再次回眸扫向已经排查“安全”的房间,很快他便又是在顶上的吊钟大灯处发现了异样。

    吊钟垂下的装饰长帘珠有几条缠挫在了一起,显然这是因外力所致。

    初审就是从这个屋子潜入的!

    透过眼前的异状,徐仁杰果断的判决出畜生的最初入口。

    在联想到雷瞳适才发现的残留液子,这么说来……

    想到某种可能,徐仁杰快步走出屋子。

    见他如此神色紧张守在外面的雷瞳,华表不禁肃然问道:“连长!怎么了?是不是有发现?”

    徐仁杰凝重的看了眼面前的一众战士,低沉着嗓音回道:“我看过了,畜生就是从这房子进入别墅的哦,而且如果不出意外,它恐怕已经……”

    眼眸望向墙角的过道,徐仁杰面色一沉:“恐怕它已经离开三楼,下至楼底了!”

    “那咱们赶紧下去吧!”急性子王强在闻听了老徐的推断后,立马是成不住气的想要下楼。

    对此,老徐却是叫停了他的动作。

    理由很简单,如今他的判定只是推论,那既然是推论就有可能错误。

    所以现在调整意义不大,况且楼底的兄弟也不是吃素的,即便发现畜生不能力敌,自保问题还是不大的。

    “不用了,我们现在抓经时间把三楼排查完,然后再行下楼不迟!”老徐的个性素来说以不二,对此王强也是深有体会,所以纵使心有不愿,却依然是依言照行的听取了命令。

    然而世事总是出人意料,因为几乎就在老徐吩咐落下的同时,2楼一连串物件砸摔的声音传了出来。

    md!畜生果然再2楼!

    这回,王强那当真是出膛的炮弹,一个健步就是闪了出去。

    魏大壮同样提着两把铮亮的镰刃,未着一言的跟了上去。

    反倒是王忠瑜比较冷静,他没有莽撞的随从,而是依然警戒在原本的位置,这不禁是叫徐仁杰高看了一眼。

    毕竟,战场形势瞬息完变,如果有点风吹草动你就擅自妄为,那么这不叫勇猛叫莽撞!

    就拿离去的魏大壮,王强来说,虽然他们离开是因为救人心切,但他们没有考虑自己的离去是否会对留存下来的同伴造成威胁,也没想过自己独自前行会否半路遭遇劫杀。

    时间紧迫,徐仁杰也办法叫停二人了,当下只能是另作安排道:“这样,小王随我下去,雷瞳,华表,你们两个给我守在楼梯口,这次务必要把畜生困在2楼!”

    “是!连长!”

    交代完毕的徐仁杰赶紧领着王忠瑜朝楼下奔去,而雷瞳和华表则领命守在楼道口处。

    背靠背,肩并肩,一人面对楼道之下,一人面对楼道之上,如此便可确保自身安危。

    与此同时2楼的监控室内却已然是险境重重,由于事态紧急,之前重返监控室的林俊夫因为注意力太过集中,以至于他压根未有注意到房门未关,而恰是这小小的失误,给了畜生可乘之机,也让他自己陷入了生存存亡的险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