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隐匿的黑影(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一十九章 隐匿的黑影(四)

    滞碍之后的畜生继续向前冲袭,虽然被箭势稍微阻挡了一下,但其强劲的冲势丝毫不受影响。¢£,

    不止如此,两次被同一猎物击伤也是叫它对胡晓东“恨意”满满,嘴中不时发出“呜呜”的低吼声。

    反观胡晓东这边,再行搭箭已然是来不及了,情急之下,他索性放弃了射箭的打法,转而双手持弓,摆出了抡打棒球的姿势。

    这是无奈之举,也是自保之举。

    眼瞅着畜生就要近身,胡晓东骤然将弓挥击而出。

    在弓把与畜生交错的瞬间,其双臂肌肉登时鼓爆而出,道道青筋好似老树盘根般透体显出,充盈的鲜血将其体表映射的红艳无比,由此不难想象这人畜相碰所产生的力道是何等的巨大与骇人。

    不过,胡晓东是立于地面,加之其无论是身高,个头较之畜生都要长上几倍。

    所以,很自然的,畜生在最初力道卸去之后,立马是跟个蜷缩的“球体”,被胡晓东一“弓”击飞了出去。

    反曲弓的弓体的韧性还算不错,虽然在重击之下出现了些许弯曲,但总得来说并为损坏。

    于是,胡晓东本能的就想搭弓待敌,谁曾想还未等他动作,刚刚被击中坠落于器材之中的畜生,竟是没有任何停留再次朝胡晓东发起了攻击,而且此次之势头较之先前,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简直和炮弹无二。

    见得此版情景,胡晓东也是着脑了。他随手丢掉手中的反曲弓,他知道此弓若是再与畜生相撞一次。怕是非但不能击飞后者,还可能造成弓毁人亡的惨剧。

    面前的一切,林俊夫同样瞧在眼里,他不出意外的想要出手救援,可当起紧我手中之物时,除了厚实的椅背,哪里可用的利刃武器,当家不禁是焦急的高喊:“小胡!快闪!小胡!快闪啊!”

    是啊!此时此刻,胡晓东唯有闪开才能避畜生之锋芒。否则必然难逃被击中的命运。

    可是,胡晓东没有退,因为他知道如果此时他退了,其小命自然得保,但畜生也将因此逃到屋外。

    而一旦叫畜生逃出监控室,那无异于是放虎归山,放鱼入水,到时若是在想拿它可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了。

    所以,无论如何。都必须把畜生堵在屋内。

    信念决定态度!意志导向决心!

    心意已决的胡晓东毅然决然的挺直了身子,肃然的面庞之上刚毅且决绝。

    畜生终于是跃空扑将了过来,瞧着眼中越来越大的畜生本体,胡晓东骤然爆喝了一声。旋即右手朝后一扭,着力拔出了赋予背脊的钢刀。

    即刻双手持刀,如法炮制的以着击打棒球的姿势对准冲袭而来的畜生便是猛力挥去。

    刀压迫风。风产生啸,仅是瞬息。胡晓东这击满含毙杀之意的凛然一刀便是与畜生相交到了一处。

    “啊!”爆喝之声犹若晴天霹雳,震天动地。

    不远处的林俊夫只觉心头不住颤抖。足可见胡晓东这记吼声的气吞山河。

    手臂又一次鼓胀如铁,盘错交织的肌肉好似蛟龙出水,将胡晓东的体表缠绕的森然恐怖。

    充满爆炸性力量的挥击很快产生了效果,锋利的刀刃犹若破西瓜般没入了畜生的胸膛,然后划擦而过,卡在了中央位置。

    得手的胡晓东不会在给畜生逃脱的机会,他当机立断双手一扭,即刻将“刀”“尸”的方向由前后变成了“上下”,继而再次爆喝出口,使出吃奶的力气,悍然举刀朝地表砸去。

    袭击失败的畜生挣扎想要逃脱,但被卡在刀口的它根本没及多做反应便是给胡晓东雷霆万钧的一击给砍在了地上。

    落地之后,胡晓东依然未有停手,他果断松开刀疤,转而抬脚猛力踩踏刀身。

    一下,两下,三下,胡晓东那粗如立柱的发达小腿,恍若打桩机般一下接着一下不断捶打着尸身上的钢刀。

    原本卡在骨节的刀刃,在他的不依不挠下,一点点向下挺近,最后畜生竟是被胡晓东踩踏成了两截。

    林俊夫愕然了,他三两步行到胡晓东的身旁,抬脚制住还剩半截身子的畜生,继而拍了拍仍在机械踩踏胡晓东的肩膀,沉声说道:“好了!小胡!停下来把!已经够了!”

    微微一愣,胡晓东茫然的停下了凌空的右脚,旋即缓缓放下。

    他垂首望了眼地上仅剩半截身体,仍旧在赴死扑腾的畜生,目光一凝,反手从箭囊中抽出一根锃亮的羽箭,漠然朝畜生的脑壳怒插而下。

    “噗”一捧黑色的血水应时顺着破开的空洞流淌而下,至此大脑别墅半晌的黑影畜生终于是闭上了眼睛。

    “老林,小胡!你们怎么样!畜生在哪?”第一时间赶到的魏大壮,王强提着武器急切的问道。

    当其瞧见地上流淌的鲜血后,王强不由惊诧脱口:“已经干掉了?”

    林俊夫扯开踩踏尸体的右脚,继而指了指已经嗝屁的畜生尸体,淡淡道:“干掉了!”

    快步上前,王强扫了眼畜生尸体,后者段成两端的模样再次叫他愕然出口:“我擦,谁tm这么猛,胡哥这不会是你干的吧!”

    正当王强慨叹的同时,徐仁杰领着王忠瑜也是杀将赶到。

    一到现场,老徐立马是征询情况,待了解之后,同样是瞅了眼已被胡晓东杀死的畜生尸手,不由剑眉倒竖。

    “怎么,老徐,有什么不妥吗?”林俊夫观察的颇为细致,他看出了徐仁杰面色中的异状。

    老徐紧蹙着眉头,继而指了指死尸,肃然道:“还记得我和你们说的上次去临近别墅遭遇的婴儿丧尸吗?”

    闻及此言,林俊夫立刻想起了之前老徐曾经描述过的情景,当下不置可否的回道:“难道,这畜生就是那婴儿丧尸?”

    漠然的点点头,徐仁杰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可是,你上次不是说那畜生坠落山崖了吗?”

    对此,徐仁杰仅是摇了摇头。

    没错,畜生的确是被他用计引落了山崖,但谁也未有见到畜生的尸体。

    现在看着,这小东西还真是命大不死。

    不过眼下显然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因为有一就可能有二,徐仁杰立马是吩咐众人:“把监控室屋门窗户关紧,大家继续排查房间!务必保证畜生都被杀将干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