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隐匿的黑影(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二十章 隐匿的黑影(五)

    按照徐仁杰的指示,幸存者们里里外外,仔仔细细把整个别墅翻腾了不下十次,当真是掘地三尺,最后在确认没有其他畜生身影之后,才堪堪作罢,停止了排查。

    从婴儿丧尸入内,到最后结束,用时将近2个小时有余。

    这其间每一位幸存者皆是提心吊胆,神经紧绷,眼下突然放松下来,一股不可抑止的疲惫席卷了每个人的身体。

    除却身背防守重则的执勤人士,余下的幸存者均是齐聚客厅,一方面休息调整,另一方面也是开会总结。

    这是自打徐仁杰加入团队之后,给团队带来的习惯,正所谓胜不骄,败不馁,不管是打仗还是生活,勤于总结归纳,都是提高进步的保证。

    待得众人坐定,老徐开门见山:“刚才的事情大家都辛苦了,大家的执行力都还不错,在为伤一人的情况下干掉了畜生,这非常好!不过透过今日之事,希望能够引起各位的警觉,简单来说,我们身处的位置虽然较之城市腹地安全祥和,但潜在的祸事随时可能发生。”

    “是啊!哦,对了,老林,当时你在监控室,你有没有瞧清畜生是怎么来的?”

    由于事出匆忙,除了2层稍许先到成员听到了徐仁杰解释,得晓畜生来历,大多-↙,..数幸存者依然蒙在谷里。

    对此,老徐做了详尽的解释,同时也道明了畜生很可能是随李中,李国二人所驾乘的商用车而来。

    闻言之后的李中,李国二兄弟皆是露出了一丝紧张之色。他们十分担心对方会因此迁怒他俩。

    事实上,在历经了浴室2人畏战胆怯模样的胡晓东的确对此二人没什么好感。

    身为哥哥的李中当即歉意的表达道:“实在对不住大家啊!我们真不知道畜生跟着我们。唉,这刚来就给各位添麻烦。真是……真是……唉!”

    着力一拍打腿,李中懊丧的垂下了脑袋,态度之诚恳叫人动容。

    见状,唐小权微微一笑,客观来说,这件事还真怨不得“中”,“国”二人。

    所以如果因此对二人表现出“敌对”态势,一来显得己方不够大度;二人也会叫二人不自在。

    要知道潜意识这玩意是很玄妙的东西,当人的潜意识对人产生不好的感觉。那么日积月累这种潜在的意识就会不自觉的出来干扰正常的判断。

    而搁到此处,对与会双方亦是如此,唐小权可不希望这刚一见面,众人心理就埋下“对峙”的潜意识。

    于是,他大笑两声,排解道:“哈哈,两位兄弟,你们这道的哪门子歉啊!畜生跟来,谁也控制不了。再者说了,就这畜生,游荡在山林之间,早晚我们都得除之。否则必成大患。说到底,我们还得感谢你们二位了,要不是你们把他带来。我们还不知道何时会遭它偷袭。”

    赵云海扬眉瞅了年轻人一眼,见得其眉目间眉飞色舞的表情。登时明白了其间的用意,立刻心领神会的附和道:“是啊。小唐,说的没错,要不是今天你们把畜生引来,我们日后的麻烦可大着呢。”

    老徐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继而将话题一转:“小胡,尸体处理的怎么样了?”

    “已经打包好了,迟些时候我就把它送到后山埋了。”

    “不!”老徐摆手做了否决,微愣了两秒补充道:“安全起见,今天大家都不要出别墅,待得明早在埋不迟。”

    老徐之所以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毕竟婴儿丧尸虽除,但外面是否还有潜藏的畜生不得而知。

    所以观测一天,在确定无甚异样之后再行动作,才是上策。

    考虑畜生已死,胡晓东便是没做驳斥,点头应了声“是”,算是做了回复。

    询问完尸体情况,徐仁杰将目光移向了此次战役最为危险的林俊夫身上:“老林啊!怎么样?胸口恢复过来没有?”

    老林猛吸了两口气,然后又是着手拍了两下胸口位置,含笑回道:“就是撞了一下,不打紧,早好了。”

    “嗯!”点了点头,老徐接着再问:“那监控设备目前状况怎样?”

    “这个……”林俊夫无奈的露出了丝苦笑,适才连番的撞击摔打,不仅叫监控室内的布线混乱不堪,也坠毁了两台监视器,眼下监控室已经失去了效用:“不行!设备不能用了!”

    随着林俊夫话音的落下,徐仁杰的面色明显多了几许愁容。

    毫无疑问,监控室于整个驻地而言非常的重要。

    首先,它的存在可以避免己方与外界接触,守在家中便可对别墅周遭动态,了若指掌。

    其次,电力的缺失,使得人们大多忽视了监视设备的用途,所以此刻监视设备的用途较之过往那明显是更具威胁。

    单从上述两点,便足可见监视室存在的价值。

    而现如今它损毁罢工,无疑是将别墅防卫的羽翼给折断了一根。

    由此,徐仁杰面露愁苦也实属情理之中的事情。

    唐小权不动声色的看了看老实巴交缩在角落里的“中”,“国”兄弟里,心道是,这俩兄弟还真是走运,二人证明自己价值的机会来了。

    “呵呵,李中,李国,你俩之前不是说原本职业是工程师吗?不知道有没有可能将咱监控室里的设备维修好?”唐小权试探的问了一句。

    “中”,“国”兄弟俩没有直接回答是与否,而是相当慎重的回道:“维修自然是没有问题,但能否修好,要等我们看完机器本身的受损程度才能做出定论!”

    “嗯!”非常满意二人的答复,倘若对方真的不假思索给出定论,那唐小权可就委实要怀疑二人话语的真实信了。

    相反,适才模棱两可的回复,恰恰附和工程师的谨慎与慎重。

    于此,老徐也不废话,直接是吩咐华表领李中,李国二人上楼。

    同时做出决定:“鉴于今天的紧急事件,我们需要给所有窗户焊接铁板!”

    言罢,幸存者又是讨论些许细节问题,便是结束了这场战后的讨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