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第一站 搞油(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二十四章 第一站 搞油(下)

    “油装的怎么样了?”

    “汽油装了3桶,柴油装了两桶。△¢,”点了下数字,李中应声回道。

    闻言的徐仁杰略作权衡,当机立断:“都别愣着了,抓紧时间加油!”

    “那这车物资?”唐小权依然坚持。

    徐仁杰沉声回了一句:“先把油加完,我自有办法!”

    见得老徐胸有成竹的模样,唐小权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提着油桶继续冲装。

    而徐仁杰自己也是将车靠在油站旁边,取过油枪开始给油箱补油。

    不多时,2只不长眼闻声而来的畜生晃晃悠悠的从油站旁的洗手间内闪了出来。

    其中一只的身上赫然穿着“阳光快递”的制服,此2“货”一出,胡晓东手中的反曲弓立刻是高高扬起,锃亮的箭矢直指其中一人的脑袋。

    而就在胡晓东准备松弦击杀畜生的时候,一只大手却是按在了他举弓的左臂上。

    “我来吧!”魏大壮低沉着嗓音,旋即两柄镰刃出现在了他的掌间。

    也不待胡晓东回应,大壮甩开步子便是朝来袭的畜生迎了上去。

    对此,胡晓东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他依然没有放下手里的弓箭,而是满弦的处于戒备,以防在魏大壮失手的情况下,能够给予急事的救援。

    只可惜魏大壮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后者异常轻松的两刀拿下了倒霉的畜生。

    厕所旁的动静也是引起了油箱旁幸存者的注意,与魏大壮熟识的唐小权等人只是下意识望了一眼,便不再关注。

    唯独李中呆晌在原地。他完全愕然了,从末世到现在。他还是头一回见着面对畜生这般冷静,无谓的人。

    饶是先前他所在公司里的“霸主”也未有眼前汉子这般凶悍!

    魏大壮毫无所谓的用力甩去刃上残留的血渍。然后将之重新归于背脊的刀鞘之中。

    于此同时,经过10来分钟不停歇装载的幸存者,终于是完成了17个油桶的加载。

    粗略计算之下,少说也得有350-400升油料。

    将油料通通摆放上城管车,老徐招呼唐小权等人去吧polo车上的电**,备胎给拆卸下来。

    而他自己则将polo车上的配套工具维修箱给取了出来。

    理由很简单,polo车与它们而言无论是代步,还是装运东西都没甚大用,所以与其让它废弃在这荒郊野地风吹日晒。倒不如把可以利用的东西卸下带走。

    至于说工具箱吗,徐仁杰适才打开看过,里面有他眼下就需要的东西。

    “从现在开始,任何人都不要在动油枪了!”

    在得到众人的肯定答复之后,老徐将城管车开到了江淮车的对侧,令二车面对面停放。

    罢了,掀开了二车的前引擎盖,在确认好各自电**位置之后,取出了存放于工具箱内的电频连接线。将之按照正正,负负的顺序分别驳接好两车的电级。

    准备工作完成之后,徐仁杰兀自登上城管车,然后用力轰踩油门。旋即转速标节节攀升,最后被老徐稳定在了2500-3000转之间。

    如此持续了5分钟之久,老徐寻思着充电已经差不多了。便是摇下车窗,探头示意胡晓东上江淮车尝试打火。

    对此。胡晓东没有二话,收弓窜上车子。然后果断扭动车钥匙。

    “轰隆隆!”又是熟悉的轰鸣声响起,短暂的车体震动之后,江淮jac不负众望的发动了起来。

    为了保证不是一时走运,胡晓东打着之后,又是重复尝试了几次,在确定无误后,这才将车停止,继而配合老徐收拾好工具箱,给jac加满了油。

    简单商议,幸存者们决定由胡晓东,魏大壮驾乘江淮jac。

    与此同时,幸存者们还将除油料,帐篷之外的所有物资补给全都塞进了jac车厢之内。

    毕竟,天有不测风云,虽然王忠瑜给城管车加装了临时雨棚,当那终究是简易的“豆腐渣工程”,雨势稍大,根本无法阻挡。

    所以,为了不至让此行的补给因突变天气状况受损,幸存者们一致决定将之搬运至拥有铁皮车厢的江淮jac上。

    准备完毕,幸存者们再次踏上征程,老徐作为头车先行开除,胡晓东紧随其后,殿后压上。

    二辆车子驶上高速之后,立马是原路折返,接下来,他们得如之前一样绕开堵塞的高速,迂回至dz县城。

    车子一前一后,逆向疾驰,这若是搁在过往,那绝迹是作死的举动。

    然而现在,没有人会出来纠结这个违规行为,老徐及胡晓东也无需为背负任何的处罚。

    又是长达3个多小时的车程,一路之上车内都是安静异常,大家都没有说话,地面坑洼所带来的颠簸着实是叫幸存者们没甚聊天调侃的**。

    终于,熟悉的dz县地标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内,硕大的导向牌指示距离dz县已是不过百米。

    进入县城之内,街道两侧依旧萧瑟没有生气,路上上坠满了秋落的枯叶,微风拂过,四散而起的落叶伴着尘土在空中飞舞,但是看着便是叫人难免在心下浮起几抹悲凉之意。

    正所谓触景伤情,本来就心情不好的唐小权,此刻更是被这衰败的景象弄到神情恍惚。

    见得自己兄弟落寞的表情,王强不由轻叹口气,同时暗骂出口:“这该死的末世,好好的一个地球就tm被整成这幅模样!也不知道这该死的病毒,是谁弄出来的,要是自然形成倒也罢了,若是人为恶意搞出的,nm这人真他娘的被狗日了!”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作为军队一员的徐仁杰,见过的,听过的自然要比身旁的这些年轻人多很多。

    所以,他压根不会考虑病毒是大自然所为,要知道全世界,不论是军方还是名企,不管是明面上,还是背地里,有太多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也有太多大多为了所谓利益而从事有为天理道德的事情。

    由此,老徐的心下早做出定论,能在这般迅速,且大面积条件下,传播一种近乎毁灭人类的病毒,绝对是人类自身所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