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惊魂之夜-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二十八章 惊魂之夜

    ps:感谢diguoxinren投的月票

    车队一路西行,行将了差不多20多分钟的距离,道路两旁逐渐变得萧瑟了起来。∑,

    幸存者们再次临近了郊外,老徐看了时间,经过一整日的折腾,此时已经临近下午4点。

    考虑到晚秋天黑的较早,徐仁杰将车开进了辅路之中,待得穿过两条街,众人最终选了处看上去比较僻静的巷子驶了进去。

    巷内没有多少丧尸,两边都是些小商小铺,想来多半是为周遭几个小区供应买卖的。

    唐小权四下瞧望了一番,然后便是着声对着驾驶座上的徐仁杰的道:“老徐,咱们今晚就在那过夜吧。”

    徐仁杰看了眼年轻人所指放行,漠然点了点头,继而低速使了过去。

    停车,开门,唐小权所选择的地点,是一间位列于巷子中央处的商户。

    之所以选择这里,主要是此地位置处在中央,这样便于观侧巷口两头的情况,从而不至被突兀出现的丧尸包拢在巷内。

    另一方面此间店面有2高有两层,外面有扇厚实的卷闸门,而且钥匙就在半拉的门上,所以,待会仅需进入店铺之内,将卷闸门拉上,便可确保众人午夜的安全。

    “嚯!名士沙龙!”下车后的王强,抬眼瞄了眼脑顶上的商铺牌子,不禁暗忖道:“又是美容美发店啊!”

    遥想上次的美发店之旅,倘若不是自己兄弟唐小权的搭手相救,他怕是早就葬身尸口之中了。

    “好了!强子。别废话了,你和大壮在外守着。其他人随我进屋探查一下。”

    言罢,徐仁杰便是先人一步。觉着狩猎怒踏入了美容没法店内。

    店铺很大,足有80平米左右,房内左右两侧是两排配套的专业美发座椅和梳妆台,上面摆放着各种美发用的小剪刀和梳子之类,由于长期无人打扫,镜面和座椅上都积满了厚厚的一层尘土。

    而正前方的内里则被隔断成了个洗头室,4个平躺洗头沙发平放在地,甚为豪华。

    再有就是些诸如烫头,染发定型的专用设备被三三两两搁在四周。

    不得不说。这里的规模摆设比之唐小权他们第一次在城里光顾的理发店那可是强上许多。

    由此,也不禁是叫众人诧异,区区郊区县城弄这么高档的美容美发店能回本吗?

    不过对此,幸存者们随后便是找到了答案。

    老徐的目光快速在周围扫了一遍,旋即落在了一具干瘪的尸首身上,从其凹陷的颧骨,以及圆睁的双眼不难推断,他死时应该是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这个家伙应该就是这家店铺的店员。”胡晓东上前撩起散落在死尸旁的工号牌,正面赫然红笔镌刻着009的字样:“看来这家店铺员工不少。咱们得注意点!”

    众人点了点头,继而四散而开,仔细检查店内的每一个角落。

    待得一楼查完,老徐吩咐道:“李中。小章你俩把死尸抬出去,小唐,小胡。我们继续上楼查探!”

    4个多月的风干,早已让地上的尸体干瘪到只剩下皮包骨头了。他的惨样权且不说,光是那裸露在外的褶皱皮肤。其上就能瞧见不计其数的孔洞,也得亏此时不是炎炎夏日,否则内里的蝇蛆怕是早就破卵而出,四散满地了。

    但饶是如此,还是叫人不忍作呕。

    绕过收银台,老徐带着胡晓东与唐小权拉开了内里的一道掩门。

    由于有过之前弓箭馆的布帘突袭事件,所以胡晓东在徐仁杰将要开门之际,出声阻止了后者的动作。

    待搭弓拉弦做好准备后,方才示意后者开门。

    门口后一切正常,并未出现任何异样声响。

    于是,胡,徐,唐三人才一奇走了上去。

    一道二楼登时一股潮湿的霉味就铺面而来,呛的三人有些不太适应。

    殿后的唐小权赶紧是打开了过道尽头的窗户,随着新鲜空气的拂入,顿时让几人遭罪的肺部好受了许多。

    这里就是美容美发店的做美容的地方了,一条长达10数米的廊道,总共分隔成了6个单间,每个单间都有一床,床塌旁侧的墙壁之上全都粘帖有护理的价目表。

    当然咯,对于大老粗徐仁杰等人来说,他们自然不知道这些护理名词代表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今晚他们不用打地铺了。

    3个人,仔细将整个2层给检查了一遍,待得全部确认无任何异常后,老徐招呼众人把必要的生活物资搬运进屋。

    然后关死卷闸门,应时整个一层楼面便是陷入了一片昏暗。

    不过这对早已在末世下适应了这种状况的幸存者们来说,早就见怪不怪了。

    进屋之后的幸存者们各自休息,而老徐则取出野外专用的生存锅给众人烹煮泡面。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夜色渐渐暗沉,原本就昏暗异常的美容美发室此刻依然是漆黑一片,唯有生存锅下的炊灶散发着点点火光。

    胡晓东将物资包内的蜡烛给取了出了,点燃2根,放在了大厅中央处。

    应时小小的火苗,给着凄冷的午夜带来了些许光明与温暖。

    很快,一股清幽的面香飘散而出,忙碌一天的幸存者们皆是不自主的吞咽起了口水。

    这顿饭,幸存者们吃的都很香,席间老徐对今夜的夜哨做了安排。

    罢了之后,他又是取了些摆放在店铺里的****罐罐,并将之不规则的摆放在了卷闸门的后面,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防止午夜有不怀好意的“耗子”溜进来。

    虽说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习惯使然,多年的军旅生涯早就叫徐仁杰养成了小心谨慎的作风。

    毕竟这黑灯下火的,他没可能安排单独人手,守在在一楼。

    与此同时,在楼上警戒的守卫人员,谁都难保夜沉之后没个走神打盹的时候。

    而此时若有敌人来犯,那可就麻烦大了。

    所以楼下设置的这些小陷阱便是很好的无人监控设备。

    倘若真有“异物”半夜闯入,那“他”一定会很惊喜徐仁杰为他准备的小礼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