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惊魂之夜(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三十七章 惊魂之夜(十)

    成群的丧尸在章志才的“召唤”之下争先恐后的涌进了美容美发店内,它们的注意力完全被章志才吸引了,全然没有注意到“猥琐”在角落,紧贴墙壁的徐仁杰。◎,

    但饶是如此,眼见着这么多形态各异,长相憎恶的畜生搁身边跑过,依然是叫人心惊肉跳,毛骨耸然。

    也得亏徐仁杰心理素质足够过硬,否则换做旁人,怕是早就骇然到惊叫起来了。

    由于正门距离楼梯并不是很远,所以章志才没多久便是闪身冲进了楼道入口,按照约定楼底的木门不能关闭,目的就是吸引丧尸的注意。

    所以上楼之后,在此等候多时的王强立马让道令章志才上去,而他则却早第一时间将一张事先就准备好的木床推倒。

    而几乎就在他放倒木床的同时,数只兴奋的畜生应时现出了身行。

    “你奶奶的,来来来!来吃你望爷爷啊!”用力猛击了几下床板,王强尽职的挑衅着畜生。

    得益于他的卖力挑衅,畜生没有二话,舞动着手臂便是杀将上来。

    丧尸的世界是不存在“长幼尊卑”,“谦逊禅让”一说的,它们在最原始嗜血的驱动下奋力朝楼上争己。

    强悍的破拆势也是着实把王强给吓了一跳,好在胡晓东及时挺箭营救,这才减弱了楼底畜生的破拆强度。

    “退!上退!”唐小权紧急出声催促。

    毕竟,这一役不在乎能杀多少丧尸,因为丧尸根本杀不尽。

    他们要做的只是拖住丧尸。吸引它们的注意,以给卷闸门口的徐仁杰创造出逃的机会。

    得令的胡晓东。王强缓步后退,一边退一边放倒事先准备好的桌椅板凳。

    很快小小的楼梯口便是被堵的严严实实。但即便如此,幸存者们依然高声叫喊,敲打撞击,生怕畜生寻它们不着,失去了兴趣。

    由于物体的阻挡,奋勇上前的丧尸不断有被绊倒的。

    但它们一个接着一个,前面的刚刚摔倒还未爬起来,后面的就已经踩在其背冲了上去。

    它们似乎很享受这种铁罗汉的游戏,没过时间前赴后继的畜生们便是在楼道口又添了一座尸墙。至此整个楼道算是彻底被封死了。

    这多少有些超出唐小权的预料,他预想了各种可能发生的状况,却独独没有想到丧尸自己居然它们后续大军的道路封死。

    望着身后摆搁放的剩余用来封门的桌椅床凳,唐小权无奈的笑了。感情要是知道会有这么个情况,适才又何必叫兄弟们费那么大劲去搬这些东西呢。

    不过即便如此,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

    “强子,吼起来啊,平时里你不是最能叫唤吗,现在别装斯文,大声点!”唐小权继续聒噪鼓劲。在徐仁杰没有成功发动江淮jac之前,他仍然需要足够大的声源去吸引丧尸。

    而此时的徐仁杰境况如何呢?

    由于丧尸大半涌进了房间,加之前方道路受阻,虽然楼上的兄弟尽职的招惹吸引了不少丧尸的注意。

    但依然有少数丧尸“意志不坚”。其面前就正好就有那么几只。

    也不知是徐仁杰样貌过于“英俊”,还是气味太过特别。

    总而言之,其旁侧的这几只好奇畜生。全都围聚在他身旁,对他异常的感兴趣。

    它们一个个凑鼻四下闻嗅。兴奋之余便会龇牙咧嘴的贴在徐仁杰面庞龇咬。

    如此骇人的举动,着实是叫人恐惧。

    毕竟。谁也不知道畜生会不会来上一口,而一旦被畜生咬了一口,哪怕后期有幸抗击逃脱,也会被病毒感染。

    所以,这种等待死神判决的过程,简直就是煎熬。

    徐仁杰怕吗?怕!不仅怕,而且怕的要命!

    搁这种随时可能死亡的情况下,但凡有脑子的正常人都会怕。

    他徐仁杰也不例外,但是怕和怕也是有区别的。

    有的人怕了,便从此畏缩。

    而有的人,则因此奋进,正是因为他们了解生命的可贵才会懂得珍惜,而不莽撞。

    老徐始终保持着较为冷静的态势,丧尸试探他,他同时也在观察丧尸。

    首先,畜生贴面过来的时候,他也闻到了后者脑袋上沾染乳液发胶的味道。

    其次,畜生虽然举动较为具有进攻性,但几次轮番下来,它们仅是徒有架势。

    最后,在数分钟探查过后,老徐的心理渐渐有了计较。

    于是,他开始大胆的反客为主,先是轻碰畜生身体,见对方无甚放映后,便改为凑鼻闻嗅,再无反应,他就抵近与畜生同为龇牙咧嘴恐吓之事。

    一套动作下来,徐仁杰基本已经断定自身的气味已被覆盖,所以他立马是驱动脚步朝大门外挪动。

    徐仁杰走的很慢,他清楚的记得唐小权叫他模仿行尸走动的模样。

    一路上,他没少被周遭拥挤的丧尸围观,不过畜生大多就是凑鼻闻闻,扭脸瞧瞧,并为对老徐造成实质性的阻碍。

    不多时,老徐便是有惊无险的来到了车边。

    唐小权一直密切注视着楼底的动向,当其瞧见徐仁杰蹒跚背影的时候,其心下也是不由一紧。

    他能想象的出老徐此刻的心情,只是眼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为后者祈祷,同时出声对还在楼道口卖力呐喊的兄弟们开口道:“老徐已经到车门口了,大家做好准备,车一响,咱们就跳窗行动!”

    “知道了!”王强率先高喊一声作为回应,而他的这声高喊落在楼道下面还在奋力排障的畜生,那无疑于是监控的号角。

    一时间,畜生们的“干劲”那是大增几分,木屑碎裂之声也是愈发强烈。

    行到车边的徐仁杰下意识抬眉望了窗口,眼眸所望之处正好对上了同样低射目光的唐小权,即刻老徐漠然的点了两下脑袋,然后不动声色将钥匙插进了门锁之内,继而一拧,便闻一声啪嗒之声。

    老徐举手佯作抓挠窗棱的动作,然后快速撩开门把,只是为了避免动作太过突兀,他并未着急将门打开。

    而是等待几只迎面丧尸靠近的时候,他下意识朝对方一靠,借着肩肩撞击的惯性,顺势将虚掩的车门给带了开了。

    事及于此,已经无需在影藏什么了,老徐二话不说,双腿蹬跃之间,便是轻松钻进了车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