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惊魂之夜(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三十九章 惊魂之夜(十二)

    ps:感谢“cashliao”投的月票

    胡晓东此般说法也实属无奈,毕竟眼下他们在想下车进厢,不仅时机不允许,也会给己方的突围带来危险。↑,

    所以情急之下,胡晓东只能是做出留守车顶的决定。

    “喂!胡哥!,小章,你们快下来啊!”见着半天没有胡,章二人的身影,正卖力守门的王强显然是急躁不安。

    对此,胡晓东在道了句“我们就在上面,你们关门”后,便是着力猛拍车棚,继而高声喝促:“老徐,你还在等什么,快开车啊!”

    闻言的老徐此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形势所迫,再不走那就真的谁也走不了了。

    “抓稳扶牢,我要开车了!”没人听得见徐仁杰叫了什么,但突然启动的车身,却是叫的一众幸存者左摇摇晃。

    位列侧门的王强刚刚催促完毕,甚至没来得站稳,便是被一股强大的冲撞力给放倒在了身后的包裹之上。。

    货柜车冲入了尸群之中,机械的驱动力令他无情的碾压着那些妄图挡路不知死活的丧尸。

    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之下,于徐仁杰而言,现在任何的驾驶技巧都是妄谈,唯有横冲直撞才是王道。

    前档风玻璃不是附上一张龇牙咧嘴的腐脸,挥舞着手臂的丧尸不断赴死靠前,“砰砰”之声更是不绝于耳。

    与此同时,闷在货柜里的唐小权等人也好不到哪去,尽管厚实的铁皮将他们与丧尸隔离。免于被攻击的危险,但一浪高过一浪的拍打车体和刮挖铁皮的声音。让他们在这个闷罐里格外难受。

    特别是头一回遭遇此番情景的李中,他更是骇然到双手捂耳。以期籍此来减轻这着人的恐怕。

    当然要论最惨的莫过于车顶的章志才和胡晓东,受车体碰撞的摇摆作用力的影响,胡,章二人不仅要忍受摔打碰撞的痛苦,还得随时小心掉落车下的风险。

    胡晓东死命的抓着车厢的边缘,如此场面恐怕也只有影视电视剧中才会出现。

    也得亏他平时多有锻炼,练得了一副好身板,否则搁在旁人,怕是早就力竭被甩出了车外。

    整个突围过程整整持续了15分钟。从打开美容美发店门,到全员登车突围,虽然幸存者小队丢弃了一辆城管车以及少许物资,但所有人队员毫发无伤的存活下来,已经是个“谢天谢天”的奇迹了。

    重归大道之上,幸存者车队并没有直接返回驻地,因为此行他们的任务并为完成。

    若是搁到以往,在受了如此恐怕骇然的境遇之后,唐小权等人绝对会选择回家。

    但徐仁杰却是不同。身为军人的他,完成任务才是首要目标。

    更何况,现如今燃油珍贵,出来一趟不容易。与其把事情拖到日后冒险,还不如一次了毕。

    毕竟,这天气是愈发的寒冷了。谁也无法预知雨雪会在何时降临。

    与小队其他队员透过无线电简单交代了下自己的意思,徐仁杰的提议立刻获得了队员们的一致通过。

    不过在此之前。老徐还是先行将车停下,令胡晓东与章志才下来。待众人重新调整了下座位后,他才重新发动车子,朝向下一个任务地始发。

    此次任务是应尉泱邀请,考虑到驻地的文华建设,尉泱觉着应该为驻地补充些书籍。

    说实话,这档子事若是搁在一般幸存者耳里,定会被笑掉大牙。

    毕竟,这末世之下,吃饭喝水都成问题,谁还有功夫去考虑读书看报?

    饶是幸存者团队内部也觉着尉泱的提议没有意义。

    但是徐仁杰,赵云海,唐小权三人并不这么认为,尤其是在团队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思路之后,他们愈发觉着作为人之根本,精神层面的东西还是不能丢。

    否则,未来的岁月,己方总不能只靠打牌吹牛度日吧。

    再者说,年幼的芳芳也需要教育啊!

    知识改变命运,人类无论何时都不应该放弃求知的念头。

    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战胜现如今地球的统治者:丧尸!

    要想在一座城市找家书店,说实话,这并非是件难事。

    不过类似新华书店这样的大型书店肯定不在幸存者的所选范围之内,毕竟去那种人流密集的地方,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所以幸存者选定了一家私营店面,并驱车驶了进去。

    照例是条僻静的小巷,巷内干干净净,并没有之前小巷的胡搭乱建的摊铺,所以尽管时隔4个多月,但它依旧整洁如新。

    “走!就这家了,咱们进去吧。”徐仁杰将车挺稳,领着王强,魏大壮,李中,步入了店内。

    店铺内采光很好,各类图书也是一目了然,在整体落地玻璃窗边店家还细心的设立了几张塑料靠椅方便顾客休息和阅读。

    幸存者分列成2队,第一队由王强,魏大壮组成,他们主要是拿些娱乐型书籍。

    二队李中,徐仁杰组成,主要是搜集专业书籍以及儿童读物。

    分配完毕,两队立刻着手各自行动。

    也不知道是不是地处偏僻的缘故,这家店铺并未遭受丧尸的侵袭。

    一圈下来,幸存者并未发现任何死尸,甚至连随处可见的血迹印痕都没有见到。

    如此情况,也是叫的幸存者们不禁慨叹,现今世下,还有多少这般清静之地留存于世啊。

    书被一摞一摞的搬上车子,反正都是无主之货,本着既来之则拿之的原则,除了李中这个专业性质的人才之外,其他幸存者皆是鬼子扫荡,有啥搬啥。

    毕竟,身处城市,多留一分便是多一分危险。

    在将整个车厢塞得满满当当之后,幸存者们终于是踏上了归途。

    归途总是比来时的路程在感觉上要短的多,这大概就是所谓归心似箭的缘故吧。要不人们怎么总是会说物理上的距离会因为人心期盼而减少。

    离开书店,幸存者行将了大约15分钟有余,县城的上空突然间黯然失色,阴沉厚重的乌云布满了天空,紧接着豆大的雨点从空中打落下来,打得车窗啪啪直响。

    唐小权下意识望了眼天,继而斜依在车窗欣赏着倾盆而下的暴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