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满是弹孔的车子-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四十章 满是弹孔的车子

    雨下的很大,倾盆的雨势透浸湿了玻璃,向外看去,街道两侧的景物就好似是一幅幅扭曲的油画,怪异且夸张。

    也不知道行驶了多久,唐小权的眼皮渐渐垂落,连日的辛劳愁苦在这一刻犹若洪水猛兽般席卷了他的全身,不多时他便和目睡去了。

    睡梦之中,他见到了不知所踪的父母,也见到了下落不明的妹妹,而守在几人身边的正是那道靓丽的倩影。

    这一觉唐小权睡的很香很沉,可以说是他自打末世以来最为幸福的时光。

    然而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因为唐小权睡去没多久,正沉浸在美好梦境,与家人团聚的时候,一只大手将之拍醒了。

    ‘小唐!小唐!快醒醒!快醒醒啊!‘耳畔传来徐仁杰略显低沉的催促声,唐小权不太耐烦的微睁开双眼,略显烦躁的问了一句:“干什么啊?”

    但是老徐没有答话,只是抬手指了指前方。

    见得这般动作,在瞧徐仁杰脸上肃然的表情,唐小权好似被浇灌了盆冷水,一骨碌从背椅上坐正了起来,继而二话不说,赶紧着目朝老徐手指的方向望去。

    眼眸之中,路面前方愕然侧翻着一辆越野车。

    按理说,在现如今这个时节,路遇》,..一辆弃车并不足为奇,但问题是此辆越野车幸存者来时的路上可是并未瞧见。

    不只如此,更为引得唐小权咋舌的是,此车的车牌竟然还是军牌。

    唐小权不敢怠慢。赶紧掏出腰间的步话机,与车厢内的同伴通报:

    “胡哥。你们注意了,我们前方现有一辆侧翻的车子。情况可疑,请做好战斗状态!完毕!”

    闻言的胡晓东立马是叫醒了早已昏睡了一路的王强等人,并快速将适才唐小权的警示与众人重复了一遍。

    应时整个车内气氛都变得浓重了起来。

    是啊,一辆来时并不存在的面包车,突然侧翻在了己方来时途径之路上,加之又是军车,这本身就足以说明一些问题。

    所以,在未弄清楚具体情况的形式下,徐仁杰不打算贸然停车。虽然作为军队一员,他很想搞清车子倾覆的原因,但考虑到整个团队的安慰,他最终还是放弃了下车查探,决定直接驱车通过事故地。

    由于路面被越野车挡住了半幅,所以徐仁杰不得不放慢车速缓行通过。

    而借着通过的空档,他仔细观察了一遍事故的现场。

    待得彻底穿过之后,徐仁杰果断踩踏下油门,飞驰的驶出了事故地。

    长吐了一口气。奔出百十来米的徐仁杰终于是如释重负的靠在了背椅之上。

    与此同时,唐小权也同样是吐出一口气,举手投足皆是透着一股如临大敌后的轻松。

    老徐侧脸瞟了眼懈怠的唐小权,继而出声问道:“刚才的事儿。你怎么看?”

    唐小权刚愈开口答,谁曾想不待他说话,其手台之中传来了厢内胡晓东的声音:“老徐。小唐,怎么样?现在什么情况?”

    听出了胡晓东话中的急切。唐小权不想令其太过紧张和担心,当下应道:“胡哥。没事!我们已经安全通过了事故地,目前正在朝家里赶!完毕!”

    “哦,那就好!你们幸苦了!完毕!”

    结束通话,唐小权规整了下思路,然后正式回答老徐适才所提之问题:“我觉着那起事故有些不太对劲!”

    “哦?”闻及“不对劲”,徐仁杰的眉尖不由一挑,他即刻追问道:‘你发现了什么发吗?”

    “轮胎!我发现车子侧翻是由于轮胎爆胎引起的!”

    老徐不动声色,很是自然的反问道:“爆胎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像现在末世,车子大都缺乏保养,出现车胎爆裂不足为奇啊!”

    “不!老徐!这辆车子的车胎爆裂绝对不简单!”

    “为什么?”

    “因为他是两只后胎同时爆裂的,而且在车体后侧的挡板上我还发现了数个孔洞,如果我猜的没错,那应该是是弹孔!”

    弹孔!两个轮胎同时爆裂!听到这几个关键词后,徐仁杰的唇角不自主的浮起了一抹笑容,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之中再次浮现了那个森寒夜晚所出现的外籍杀人。

    “你说的没错!那辆越野车翻覆的的确蹊跷!”

    此音落下,唐小权不无狐疑的反问了一句:“老徐你是早看出来了吧!?”

    没错,老徐的确早就看出了越野车翻覆的原因,而他之所以不说,就是想考验一下唐小权的观察分析能力。

    毕竟,一个团队,要想发展就必须有后备力量,而其身侧的年轻人,他非常看好,所以在很多事情上,老徐都在有意无意的考验和栽培唐小权。

    “老徐,你觉着这件事会不会和昨晚咱们所遇的那伙人有关?”

    老徐耸了耸肩膀,坦白讲,这军车出现的时机与地段都实在和昨夜的外国杀手事情有太多牵连的地方。

    徐仁杰甚至想到了,是不是敌外势力渗透到了国境之内。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作为一名军人,他有责任也有义务与这帮人进行战斗。

    不过就眼下而言,他还是模棱两口的叹了口气:“这个……不好说啊,一切都有可能吧!这也算是给我们提了个醒,未来的世道恐怕会越来越不安宁了。”

    言罢的徐仁杰忧虑的望了眼窗外的雨势,他决定此次回到驻地,要即刻将加强别墅的建设,与此同时,人员方面的各项培训训练也要尽快落实搞起来。

    “好了,小唐,给家里联系一下,向老赵报个平安,告诉他们我们返程了!”

    “好的!”

    自打美容美发店被困之后,幸存者小队便是一直给家里打着马虎眼。

    虽然他们每日都会按时按点的与驻地联系,不过丝毫未提被困之事。

    现如今大队放回,自然已无甚道理继续隐瞒下去。

    简单与老赵汇报了下己方目前所处的位置以及接下去的行程。

    罢了之后,老赵自然相当的欣喜,同时也承诺要备好大餐迎接“众将”的凯旋。

    也不知是不是老天觉着这几日幸存者团队遭受的苦难已经够多,所以随后的旅途他们走的都颇为顺畅,终于在时至傍晚时分,幸存者团队顺利的返回了别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