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有些奇怪的年轻人(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五十四章 有些奇怪的年轻人(一)

    然而就在幸存者这边与困意做着“斗争之际”,远在百公里之外的刘福贵工厂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回刘总,这次出去任务的队伍,抓了一个人。”黄勇急匆匆从楼下跑上来,忙不的将刚刚得到的消息向刘福贵做着汇报。

    见对方如此着急的模样,刘福贵心知黄勇似乎非常看重此事,不过对于他却是不怎么为然,当下轻点了点头,应了声:“恩,知道了。”

    这多少是有些出乎黄勇的意料,说实话,他之所以弄这般狼狈样上来,并非是因为手下抓来的人有什么特别之处,相反后者给他的印象更像是个“垃圾”。

    但考虑到此次外出行动是刘福贵耳提面命的,个中缘由,黄勇虽无法完全参透,但综合之前赫雷的情况,黄勇知道这次行动多半是刘福贵对自己的考验。

    所以眼下抓到一人,加之刘福贵之前也提到过仓库缺人手的事情,于是他便寻思给刘福贵汇报一下,没准后者能够用的上,他也好籍此表一下功劳。

    见黄勇傻不愣的呆立在原地无所作为,刘福贵不无莫名的反问了一句:“怎么,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哦,”精神一震,回过神的黄勇赶紧躬身回道“没有,刘总~那个,抓到的人要不要待来给你看一下。”

    见得黄勇这般坚持,倒还真是让刘福贵来了些许兴趣,当即摆了摆手。淡淡说道:“行吧,那你就把他带上来让我瞧瞧吧。”

    得到了刘福贵的首肯。黄勇立马是手台招呼楼下的弟兄把抓到的男子给带到办公大楼。

    没过多久,2名黑衣手下便是押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小伙子进到了董事长办公室里。

    “啪!”

    “跪下!”一名手下。恶狠狠的抬脚踢在了小伙子的膝盖处,后者“哇”的怪叫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说说吧,你们是在哪里遇到这个人的?“刘福贵扫了眼地上的年轻人,继而移目望向了其后的两名手下。

    工厂里的人,平常很少有机会和刘福贵进行直接的对话,说白了,他们的身份和地位都够不上资格,所有的事情都是由黄勇或者赫雷直接下达和安排的。

    这同样是刘福贵的处事之道。他就是要给底下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因为愈是神秘,愈是让人摸不着底细,如此也愈是能叫底下人产生畏惧之心。

    这点在末世极为重要,因为末世不同于文明社会,人类潜在的魔鬼都会因为生存压力极具放大。

    所以刘福贵需要用这种方式营造一种威势,让底下人摸不清他的思想,从而畏惧不敢妄动造反。

    至少从目前的效果来看,工厂的局面还算稳定。

    这不,两名手下眼下正因难得有面对刘福贵的机会而惴惴不安。连带着说起话来也是战战兢兢不怎么利索。

    “刘……刘总,是这样的,咱们出去搞货的路上,正好碰到这家伙在翻垃圾箱。当时咱还当他是丧尸,哪知道这家伙见到咱们撒丫子就跑,他奶奶的。两条腿哪能跑过咱汽车呢,没两三步这傻b就给咱们撵上了。事情大致就是这个样子的。”

    听完二人的讲述,刘福贵默不作声的再次打量起跪地的年轻人。

    蓬头盖面。浑身散发着腥腐恶臭,也不知多久没洗过澡了。

    不出意外应该是成天在外东躲西藏的,再看他蜡黄的脸上,瘦削的都快成皮包骨头了,说明对方的生活状况非常糟糕。

    这样的人对自己能有什么用处?刘福贵显然是没什么兴趣了,不过他依然淡若的问道:“你是一个人在外面求生吗?”

    年轻人这一路没少挨黄勇手下的怒骂与毒打,一时之间竟是呆傻的没有作答。

    这下可好,登时是被一名手下甩了个大嘴巴子。

    “啪!”

    “我操!咱们刘总在问你话呢,你装啥傻啊!”

    “说话啊,在外是不是就你一个人?”

    “是是是……是我一个人在外面。”被打的年轻人忙不迭的出声回复,生怕是晚上一步便又要遭殃。

    只是他说这番话时的气力却是异常虚弱,好似随时可能断气一般。

    黄勇见状,眉头微皱,一见对方病怏怏的样子,他就知道完了。

    这货色留在厂里,除了浪费粮食根本一无是处,看来他唯一的用处,就只能是丢出去吸引丧尸了。

    不过此番话闭,刘福贵的心下却是产生了些许为妙的变化。

    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外面看他似乎有着一副随时都会挂掉的样子,但人家终究是在丧尸堆里苟活到现在的人。

    而在这个残酷的末世之下,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在如此危机四伏,随时可能丧命的大环境下生存下来,这本生就是个奇迹。

    转而言之,或许以对方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能为自己做些什么,但待他恢复之后,其这么长时间在外求生的经验,不正是他刘福贵所需的人才吗。

    一想到这儿刘福贵立刻收起原先的肃然,继而浮起了抹浅浅的笑容:“对了,小伙子,你是哪里人啊?”

    “我?我老家jz县的。”年轻人不敢怠慢,胆怯的回复道。

    闻言,刘福贵的脑中立刻想起了之前徐仁杰所提的避难所,当下紧随其后的追问道:“jz?你是jz人?”

    “是,是的!”不明所以的年轻人愕然一愣。

    “那你知道在你们县城有一处避难所吗?”刘福贵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再次开口追问道。

    谁知年轻人在闻听完他的这个追问后,两眼陡然圆睁:“避难所?什么避难所?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和他们不认识,大……大哥请别杀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身子越伏越低,年轻人突然变得歇斯底里了起来,其整个身子都在不住的颤抖,就好似是见了鬼一般。

    这不禁是叫刘福贵诧异不以,他看了看年轻人,然后又看了看其后的两名手下,最后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心腹黄勇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