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有些奇怪的年轻人(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五十七章 有些奇怪的年轻人(四)

    拖着步伐来到浴室,年轻人站在浴室洗漱台前呆呆看着镜中的自己,镜中的那个人是那样的熟悉又是那样的陌生。~,

    半晌,他都没法肯定那镜中之人便是他自己。

    年轻人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曾几何时他也有着一份属于自己的家业,虽然每日的收入不算殷实,但凭借自己辛勤的劳动,日子总还过的下去。

    可是现在再看看自己的模样,就像是个沿街乞讨的叫花子,头发上沾染的灰渍早就把原先的黑色给遮掩的失去了光泽,土黄瘦削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这一路东躲西藏的求生之路到底有多少心酸,只有年轻人自己最为清楚。

    强忍着眼中的泪花,拧开了洗发水的**盖,登时一股清香喷鼻而出。

    这玩意他已经记不太清楚有多久没用过了,别说是用洗发水,饶是洗头这档子事,于他而言也都是极为奢侈的事情。

    过往求生时,他也只有赶在下雨,才有机会把头给雨水冲淋一下,如此,便算是洗过了。

    三下五除二的脱去了身上满是破洞的衣服,当温热的白水冲刷在身时,年轻人不禁有些恍惚了。

    暖暖的水温让他觉得仿佛又回到了几个月前,那个不算太大,但对他却是非常重要,被唤做家的地方。

    他死命的揉搓着,抓挠着,由于长久不洗澡让污渍汗液早就在他身上结成了一块又一块的结痂。好在黄勇早有遇见,料定了他会出现这个状况。所有吩咐手下足足给送来了2大桶热水供其洗澡。

    年轻人不断的从水桶里舀起热水往身上倒浇,仿佛要把这几个月以来没洗的澡全都补回来似得。

    可能是源于洗澡有易于减轻疲惫的缘故。随着温水持续的冲刷,年轻人的思维也慢慢变得的活络了起来。

    他在思考一件事,一件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事儿。

    安顿好年轻人,黄勇便急匆匆的返回了程富贵的董事长办公室。

    一来,他需要对后者复命。

    二来,也是想顺道问一问后者为何要如此善待这个年轻人。

    “交待的事情都办妥了?”刘福贵两眼盯着手中的历史书籍,头也未抬的问道。

    黄勇赶紧上前:“放心吧,刘总,你交代的。我都安排好了。”

    “恩,很好!这里没什么事了,今天你也辛苦了,回去休息吧。”刘福贵看书正看的入迷,他显然不太想在这个时候,被旁人打扰,遂下了逐客令。

    只是心中有事的黄勇待在原地,踌躇了半天也没有挪步。

    察觉到异常的刘福贵抬起眉梢,瞧见了黄勇欲言又止的模样。当下不禁问道:“怎么?黄勇,你还有事儿吗?”

    正在抉择是否要开口的黄勇微微一怔,不过旋即他便是回过了神道:“其实也没啥事,刘总。我就是想问一下,为啥您这么看重那个年轻人,我觉得似乎没必要给他那么高的待遇吧。”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跑来问我!”缓缓放下手中的书籍,刘福贵捏了牛腰板:“怎么。你想不明白,是吗?”

    “是啊。刘总,我的确想不明白。”

    “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之所以要你们照顾好这个年轻人,目的有二。其一,这个年轻人能够独自一个人在外面活到现在,这说明什么?说明他还是有些本事的。而他的这些求生的本领就是我们这里目前最缺的。我考虑,以后可以让他带队出去,如此安全系数高,我们也不必太过受制别墅那边。“

    下意识点点头,刘福贵的第一条解释已然是叫黄勇折服。

    确实,诚如刘福贵所言,虽然说年轻人看上去瘦弱不堪,但人家说到底也在外面乱世活了下来,单就这份本事就值得佩服。

    “这其二嘛……如果我没判断错的话,他一定知道一些和体育馆避难所有关的事情。“

    回想起刘福贵询问年轻人有关体育馆避难所事宜时,后者所表现出的歇斯底里态度,黄勇再次点了点:“嗯,有道理,看他的反应,应该是有所了解,要不然也不会闭口不谈。”

    “对,这就对了,那愈是闭口不谈,愈是说明这个避难所有问题?而我就是想要这个答案!”

    “咚咚咚!”

    “谁啊?”

    “勇哥,抓……抓,”实在不知该如何称呼身旁的年轻人,手下干脆将之跳过道:”那个人要见刘总。‘

    “哦?”唇角浮起一抹弧度,这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刘福贵当即沉声道:“让他进来吧!”

    “是!”

    门一开,年轻人前脚刚刚踏进屋内,刘福贵的关切之语便是立刻送达:“呀,小兄弟,怎么不休息,又跑来了啊。是不是有人找你麻烦?来来来,不着急,慢慢跟我说,我收拾他们!”

    刘福贵的热情,显然是让年轻人有些手足无措,待坐定之后,他有些结舌的开口道:“不不不,刘,刘总,没,没人找我麻烦。那……那个……其实……我也没什么事,我过来……就……就是想和你说些事情。”

    暗道有戏,刘福贵赶紧给年轻人斟上了一盏茶,同时佯作关心的问道:“怎么,还有什么需要吗?没关系,尽管开口好了,咱这厂子虽然比不上外面超市,但基本的东西还是有的。”

    “不不不!”年轻人连连摆手:“刘总,我,我现在啥都不缺,真的!你给我安排的,我已经无以为报了,我这次来就是想,想和你说下,你之前问我的事情。”

    “你说的是哪件事?“刘福贵故作莫名状:“你悄悄我这上了年纪的人,记性不好,就容易忘事儿,小伙子你别见怪啊,呵呵!”

    “没有,没有,程总,我怎么会见怪呢。我想说的是,你早上不是问我知不知道有关体育馆避难所的事情吗?其实我是知道的,非常抱歉当时骗了你,我有不得已的原因。”年轻人应答的非常真诚恳。

    见此,心知目标达成的刘福贵含笑回道:“哦,你说的是这个事啊,呵呵,小伙子,你没必要为此道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为了保守秘密有事总是会说一些善意的谎言。而且我同你讲,这件事情,你并不一定非要说出来。即使你不说,我也不会怪你,我明白有时候让一个人说出心中的秘密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此话刘福贵说的相当的漂亮,漂亮到连黄勇这个知道他真实意图的人都被感动了。

    更不消说是眼前的年轻人,后者当下不禁激动哽咽道:“不,刘总,这件事我一定得跟您说,您待我就如亲生父母,如果我再对您有所隐瞒,那就太该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