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废物”利用(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五十九章 “废物”利用(二)

    “接下来我们整车人就被这几个人关押着,随着他们东奔西走,一路上他们根本不拿我们当人看,经常逼着我们去丧尸堆里抢食品物资供他们享用,分给我们的都是他们吃剩的口水渣滓。√∟,简直就是把我们当狗一样看待。我们几乎每天都有人因为冒死去丧尸堆里夺粮而丧亡以免。眼瞅着车上的幸存者人数日渐减少,我和另外几个男性幸存者商量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任由他们摆布了,反正横竖都是死,倒不如拼一把。“

    闻及此言,黄勇不由高看了年轻人几眼,看不出这个年轻人倒还有几分与他瘦弱外表不相符的硬气。

    “那后来呢,你们应该是成功了吧!”刘福贵提起茶壶给年轻人的茶杯里添了些热水,后者赶紧用手指在桌上连扣三下道了声谢,并接着道:

    “是的,我们利用解手的机会,合力干掉了看守我们的两名守卫,然后便分开逃跑。逃跑后我担心这伙人会追杀我,就一直东躲西藏,直到遇到你们。”

    “所以刘总刚才问你体育馆事情的时候,你才害怕不愿说?感情是把我们当成了那伙人了吧?”黄勇差不多理清了思路。

    “是的,我当时想你们把我抓了,又问起体育馆的事情,十有**是和那伙人有关联,所以为了保命,我才死命不承认的。”年轻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端起茶杯,搪塞的将刘福贵刚刚为其添满的茶水一饮而尽。

    “呵呵,那你现在还认为我们和那些家伙是一伙的吗?”刘福贵面挂着笑容。两眼慈祥的看着年轻人,像是要把对方的心给融化了似的。

    年轻人感激涕零起身鞠了一躬:“没有了。没有了,刘总。你可以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再生父母了。您待我如此不薄,您的大恩大德我永生难忘,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能够回报啊。”

    这及顶高帽,倘若是戴在平常人身上,旁人怕是早就沾沾自喜的翩然自得了。

    可刘福贵启是一般人,他早就对这些恭维之话,做到心如止水,古今不波。

    虽然他也知道年轻人此番言语多半是发自肺腑。但于他而言这些并不重要,他的处世之道向来是以利益为重。

    而他今天对这个年轻人可谓是下了血本,不过从目前来看这个本钱还不算太亏,但也绝没有太赚。

    那么接下来他要做的便是将这个小收益更近一步的扩大。

    起身将还躬着身子的年轻人重新扶到沙发坐好,刘福贵含着笑容佯怒道:“你看看你,我都和你说过了,既然来到厂子,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一家人还用的着这么客套嘛。”

    此言一出。在侧旁听的手下那是只翻白眼啊。

    一家人?什么叫一家人?tmd,老子帮你们刘家父子打拼这么多久,也没见你们待我们像一家人啊。

    “对了,小兄弟。聊了这么久,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哦。刘总,我姓姚。叫姚如意!”年轻人如实回道。

    “姚如意,要如意。好名字!看来你父母是希望你能过的如意,不错,不错!”

    “恩,只可惜他二老走的早,另外我也没达到他们所希望的那样。”年轻人不禁轻叹,继而垂下了脑袋,话里透着些许凄凉与无奈。

    见状刘福贵眼神深邃的看向远方,淡淡道:“如意啊,现如今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你能活到不正是你的服气嘛,我相信一定是你父母的在天之灵保佑着你左右。好了,咱们就不说这些了,不过我倒是有些事情想要拜托你。”

    一听说对方有事相求,姚如意不无兴奋的连声应道:“啊呀,刘总,您这是哪的话,有什么我能为您效劳的尽管开口,只是,我好像除了会炸炸串,就没啥别的特长了。”

    “哈哈哈哈!”突兀的放声大笑道,刘福贵像是遇上了异常好玩的事情,待得笑声了毕,刘福贵着手重拍在姚如意的肩膀:“如意啊,你太过谦了,你的特长可是当下每个幸存者都希望拥有的啊。”

    “啊?”一脸的茫然,姚如意搞不清楚刘福贵话中的意思。

    “不懂?想不明白?呵呵,我实话告诉你吧,我说的就是你的生存技巧和求生本能!恰好我工厂有打算安排车子出去搞物资,我正愁找不到有经验的人带队,而现在老天叫我遇到了你。呵呵,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缘啊?呐,我希望你能带领我下面的车队,用你的求生技巧尽可能保证他们在行动中的安全,怎么样,愿意接受吗?”

    “这……刘总,您真的太高看我了,我恐怕没您说的那么有能耐啊!”姚如意连连摇头,示意自己担当不起这个重任。

    刘福贵毫无所谓的摇了摇头:“不!我相信我的眼光,我相信你独自一人在外生存到现在,绝不是单靠运气便能做到的,所以你有这个能力带领我的队伍。我现在就问你一句,姚如意,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此问,姚如意无疑是被逼上了2选一的绝路。

    坦白讲,他也没得选择。

    一来,对方待他不薄,从进厂以来,一直好吃好住的以礼相待,自己如何好意思拒绝对方?

    另一方面,如果出言拒绝,那凭自己剩下的技能,又和废人有什么区别?

    试问一个无能之辈,时间长了,对方还会如此高看和善待你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所以,综上,姚如意做出了判断,他不想也不愿将自己好不容才弄到手的幸福生活给再次毁掉:“我……我愿意!”

    “很好!”满意的点了点头,刘福贵辉赞赏的回过身子对黄勇道:“黄勇,刚才我的话,你都听到了吧,回头把我的意思传达下去,从今天开始外出队伍的负责人就由姚如意担任,明白吗?”

    “明白!”话虽应的轻松,但黄勇的心理却老大不情愿。

    尤其此人还是他领来的,现在可好,对方直接是抢夺了他的权利管辖。

    倘若对方再在外出搞货这档子事上“建功立业”,那自己在工厂的地位可就……

    一想到这儿,黄勇的眼眸闪过了一抹狠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