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重用?利用?(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六十七章 重用?利用?(五)

    手下们开始煞有介事的检查起幸存者所带的物资来,考虑到交易还需时间,所以在王强手中的2桶30升油验明完毕,老赵便是提出了分批进行的提议。※%,

    对此,黄勇也不想浪费时间,于是甩开步子,便是直奔办公大楼的顶层而去。

    待得行到一间房子外面,他止住了脚步,回头一望见只有唐小权一人,当即蹙眉问道:“就你一个人进去吗?”

    唐小权模棱两可的回了句:“呃……老赵他们在底下处理交易,我先上来,他们一办完就会上来的。”

    不耐烦的点了点头,黄勇略显不悦:“恩,知道了,不过我有言在先,我可没那么多时间等他们,你现在进还是不进?”

    “进,当然进!”没做任何犹豫,唐小权满口应了下来,此时的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尽快与目标人物见面,并从对方口中获取自己父母的下落。

    “等等!”黄勇抬手拦住了作势欲开门入屋的唐小权:“我话还没说完,你急什么!”

    唐小权尴尬的朝后退了两步道,继而歉声道:“这……实在不好意思,是我着急了,不知黄总还有什么要吩咐?”

    黄勇白了唐小权两眼,肃然道:“你听好了,里面那个年轻人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所以你进去以后捡重点的问,别回头等他有什么不适,睡过去了,你又来跟我后悔,我这可不接受“退货”。明白吗?”

    “明白!明白!黄总,这点你大可放心。我进去肯定会挑重点的问,不会耽误时间。更不会出尔反尔。”做这样的答复唐小权也是颇感无奈,因为不仅是黄勇,饶是别墅里的家人,全都提醒他事前做好准备,捡该问的问。

    然而实际上呢,他连这个年轻人是否真的有在体育馆避难所呆过都不确定,又如何能提前考虑确实的问题?

    于他而言,目前唯一靠谱的办法,就是在与年轻人面对面的接触后。通过察言观色,随机应变了。

    得到肯定答复的黄勇,终于是打开了房间的大门。

    待让进唐小权后,黄勇紧随其后的跟了进去,继而随手带上了房门。

    一进入房内,唐小权就觉整个房间布局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直到他嗅出了空气中弥漫的医用酒精味道后,他才明白为何这里是那么的熟悉。

    原来在疫情爆发的前一个月,他们公司的一位领导因为阑尾炎需要动手术。这可是个千载难逢拍马屁和领导拉近关系的机会,唐小权自然是对这种虚伪的人际关系不太感冒,他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底层it服务人员,也没指望有着一日能飞黄腾达。

    但他不想。不代表别人也和他一样呆板。至少他们的部门经理是个例外,就在这位领导手术完的第二天,部门经理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这则消息。

    为了掩人耳目。他还猴精的拉着唐小权等一干下属一同前往了市最为有名的三甲医院看望。

    为此唐小权还极不情愿的随了400元份子钱,当然最后这些钱自然是已部门经理的名义交给了那位领导。

    此事过后没多久。他的那位懂得溜须拍马的部门经理如愿以偿的得道了总部的调遣提升。

    而随他同去探望的唐小权等人则依然坚守原岗位未动。

    只是眼下唐小权的脑中可没功夫考虑这些,他只是觉着面前这间屋子的摆设布局与那天他去探望的那个领导所住的vip看护室颇为相似。

    虽然他并不认识屋内的医疗仪器设备。但从模样他还是能够依稀辨识。

    而且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后来同事就私底下就八卦的上网查过,得知领导所住的那个vip看护室单单一天的病房租金费用就得有2000多元,这个价格都快赶上他月收入的一半了。

    然而此时所在的这个房间,比起那个vip房间来说,其豪奢的程度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与其说他是一间医疗看护室,到不如说是带有医疗仪器的小型居家场所。

    壁挂的背投电视,双开门的大冰箱,高档真皮沙发,可以说你能想到的日常生活用品,这间屋子都给配备齐全了,由此也不难看出此屋的面积着实不小。

    黄勇见唐小权好奇的站在原地看这看那,当下开口道:“这里是我们刘总的私人医疗室,平时底下弟兄们要是有个什么突发情况,也会在这里救治。我告诉你,咱这里的医疗水品丝毫不比市里的三甲医院差,所以……哼哼,也算那个年轻人走运了,要不是遇到我们,恐怕他早就猝死街头了。”

    黄勇这席话,字里行间都是在表达一个意思,那便是强调是他们找到了这个年轻人,并且救治了他。

    而你唐小权仅用区区两桶油就有获取有关你父母下落的机会,这比买卖是你赚大了。

    只可惜黄勇想的虽深虽好,唐小权却是完全没想那么多。

    “走吧,别墨迹了!你要找的那个年轻人就在里面!”解释完毕的黄勇不想再浪费时间了,他抬手一指,也不管唐小权是否反映过来,旋即用力一推,强制将后者朝前推行。

    自打进到这件屋子唐小权就始终纳闷,因为毫无疑问这间屋子肯定是用来作为医疗用途的,可诺大的房子他却未见一张病床,相反高档的真皮沙发倒是围了一大圈。直待黄勇拉开内累的一扇琉璃制屏风……

    别有洞天!唐小权实在没有想到在他看来已经很大的屋子里居然还有隔断,细细一想他也便释然了,毕竟刘福贵这样的大人物,倘若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前来探望的人肯定不少,所以适才外面的布置想来多半是为那些看望者提供休息的地方。

    真实不得不说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一个私人医疗所都搞的这么豪奢气派。

    而就在唐小权兀自慨叹之际,一个男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黄勇,这个人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