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不合时宜的来电(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九十五章 不合时宜的来电(一)

    “喂!徐连长,我是黄勇,听到请回话!完毕!”

    黄勇!老徐下意识抬眼看了眼壁上的挂钟。∷,

    6点,这是上次刘福贵约定的日后联络时间,虽然约定时间本身没什么问题,但黄勇恰逢己方被袭这个时间节点发来联系电波,这就不得不叫人心生疑虑了。

    见得老徐半天没有动静,老赵轻拍了下走神的徐仁杰:“喂,老徐!”

    “啊?”

    “接通吧!”指了指桌上的手台,赵云海示意老徐抓紧接通。

    因为此时的手机听筒里不停传出黄勇的声音,听的出他有些着急。

    “徐连长,在不在啊?收到请回话!完毕!”

    “喂!有人听到这段通话嘛,速度回复!完毕!”

    “干!这姓黄的脾气还是这么的臭!“撩起一块牛筋,王强不爽的丢进了嘴里,上下拒绝的额骨发出“嘎嘣嘎嘣”的响声,仿佛是和“牛筋”有多大仇恨似得。

    对此,胡晓东在一旁觉得好笑,心下暗忖,就你小子还好意思说人家,你y的脾气不也跟对方差不多,半斤八两嘛。

    老徐盯着桌上的步话机,定了定神,即刻拿起来按下通话按钮,继而故作粗喘的回复道:“喂,喂喂,黄总吗?我,我是徐仁杰,通话已收到!有什么事吗?完毕。”

    见得半天没人应答,黄勇本来还在臆测别墅方面该不会是被人一锅端了吧,眼下闻得老徐的声音。冷哼一声道:“哼!没什么事,你上回不是跟我说有人要去砸你们厂子吗?刘总知道后。叫我来问下情况,现在距离你们交货日也没几天了。咋样?准备好了吗?”

    上次老徐主动和工厂方面取得联系,的确是通报了匪众恐吓的事情。

    不过其目的只是想试探下此事是否与刘福贵有关,可是没想到对方竟会如此的惦记,这倒有些出乎了老徐的意料。

    但既然对方都来电关怀了,不管暗含目的如何,必要的寒暄还是必不可少的。

    于是乎,老徐挂着笑容如实道:“哦,原来是这事啊,真没想到刘总。黄总还一直惦记着,不不过不瞒黄总啊,我这边今早刚和那伙人交过火。”

    “什么?今早?我没记错,你上次说的时间不应该是后天嘛?怎么提前了?”黄勇显得相当讶异。

    “是的!黄总记得没错,原定的交货时间按理应该是后天,但对方单方面的提前了,我估计是想打我们个措手不及。”老徐依然坦诚相告。

    对此,黄勇转念一想便就释然了。

    毕竟,如果换做是他。也十之**会将约定日提前。

    因为兵不厌诈,更何况在这个世道,若论筹备物资,多一天少一天根本无关痛痒的。

    但从战略角度看。提前一天,却是诚如徐仁杰所说的那样,能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让对方无法在预定时间完成抵抗准备。

    思及于此,黄勇已经基本断定了战斗的结果:“那照这么看。你们已经把货交给对方了吧。完毕!”

    之所以黄勇这么肯定,主要是因为老徐通话的口气太过淡定和悠哉。

    所以。不出意外,别墅方面一定是采取了“交货换平安”的方式度过了此劫。

    否则凭徐仁杰的为人,觉不大可能如此的轻松淡定。

    可出乎黄勇意料的是,老徐一口否定了他的推论:

    “没有!黄总,我们什么也没给对方!你知道的,对付这种劫匪,绝对不能和他们谈条件,加入我们今天答应了他们的要求,那以后他们势必会变本加厉。何况现在这世道,物资就是命,谁他娘的要想动咱的物资,那就是要咱的命,你说人家都要你命了,你能不拼等死嘛?”

    老徐这番话言语之间透着狠厉,但其目的觉不仅仅是回答问题那么简单。

    简而言之,他这番话,回复是假,警告对方才是真。

    他是想告诉黄勇,人不放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你刘福贵要是想和我们平等交易那没问题,等价交换,好话好谈,就像前两次。

    但如果想通过一些歪点子来打别墅主意的话,那就对不起了,不怕死就尽管来试试。

    不过黄勇显然没有考虑那么多,他并没有意识到徐仁杰话里的暗示,相反还正儿八经的给出意见道:“那倒未必,你这个事儿,还是要看对方的实力,实力弱,那就一个字干;实力强嘛……哦,对了,对方这次来了多少人?完毕!”

    “10人!”老徐想都未想,便是给出了答复。

    “10人?武器呢?我记得上次你说他们带了3把**?”

    “没错!黄总的记性真好,那伙人上次确实是带了3把**,不过这次不同了,他们带了5把,而且枪法也还可以!完毕!”

    闻言,黄勇半晌没有说话。

    因为对于别墅的情况他非常很清楚的,如果对方但是出动了10人,别墅有一拼之力倒还可以理解。

    可再配上5把**手枪……难道那帮劫匪都是白痴吗!?

    见得黄勇半天没有动静,老徐也是猜出了些许,他当即解释道:“黄总,坦白讲这次我们能把对方赶跑,纯属运气,我想他们要是再来,我们就未必能像今天这般走运了。所以你们那边也要提高警惕,你看他们连我们这座小庙都不放过,更何况你们那座金山啊!”

    老徐这话一点不为过,不说别的,但就刘福贵厂里那及仓库的粮食补给,可不就是末世里的黄金吗?

    不过黄勇是什么人,那也是在刀尖上舔血的人,他啊,过往杀人放火的事情可没少干过,所以在听完老徐所谓的告诫后,非但没有任何警觉,反倒是哈哈笑了:“呵呵!徐连长,我这边的安全你就不用操心了,谁tmd敢到老子地头上来闹事,哼哼,除非他活够了,倒是你们要好好做好防范,我可不希望下次和你通话的时候,变成无人应答啊!完毕!“

    “谢谢黄总关心!不过!我们也不是软柿子!”

    “哼哼!那就这样吧!有新情况及时通报,不要每次都等老子来联系你!完毕!”

    话音落下,通话中断,手台重新恢复了平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