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不合时宜的来电(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九十六章 不合时宜的来电(二)

    “我操!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那个刘福贵就tmd不是个好东西,上次我就同你们讲,打劫这帮混蛋就是刘福贵那只老狐狸派来的,权子你们还不相信,现在好了吧,都听出原委来了吧。【,”

    再次撩了块牛筋丢到嘴里,王强一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模样。

    众人沉默不语的点着头,这无疑代表也都认同了王强的说法,这让王强感觉良好的将目光对向了自己的兄弟:“咋样,权子,这回你服了吧!”

    “服啥?“唐小权明知故问的抬嘴一笑,露出丝天然呆的样子。

    “我去!还能服啥,当然是关于别墅遇袭的事情啦,这下你该相信匪徒和刘福贵有牵连了吧!“

    “哦?为什么呢?“

    “晕!你别跟我装傻了!“见唐小权故作漫不经心的态度,王强不由撇了撇嘴巴:“刚才老徐和姓黄的对话,你可别跟我说你没听出点头绪出来啊!”

    “啊?头绪?强子,我还真没有听出来呀,怎么,刚才的通话还有玄机吗?哪里?说来给我听听!”唐小权有意四下扫了眼众人,做出想要寻求答案的模样,最后将目光落在了王强的身上。

    “晕!”摇了摇头,王强没有意识到唐小权是在调弄他,当下放下手中的竹筷,继而一本正紧道:“这不明摆的事情吗,你咋没听出来,呐~我就问你一句,你说黄勇早不联系。晚不联系,为啥偏偏这个时候联系?”

    “为啥?”唐小权依然挂着那招牌式人畜无害的笑容。而这却是王强每每与他争辩时最为反感见到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他自己也说了我们和匪徒交货的时间是定在在后天。可他却提前两天和我们联系,而且还刚好是匪徒和我们交战完,我问你,这世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嘛?”

    唐小权还是微笑,没有回复。

    “干!你笑个毛啊!”

    “哦,没有,我这不是在虚心听你分析解说嘛。”佯做委屈装,唐小权赶紧收起笑容,哭丧着脸。

    “唉!”王强显然也是无奈。只得继续解释道“你动脑子想想,咱们早上才打跑了那帮混球,可姓黄的傍晚就来电和咱们联系,打听消息。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刘福贵他不傻,他肯定是从上次咱们主动联系他们,察觉到我们可能在怀疑他,所以他这次计划失败后,第一时间就让黄勇和我们联系,目的就是要看看我们这边的反映。好做出下面的应对之策。”

    “嗯,有道理,说完了?”这回,唐小权没有嬉笑。而是紧照王强的要求,肃然着脸庞,连一丝笑容都没有流露出来。

    “说完了。咋了?”

    “ok,说完了就好。那接下来我来谈谈我的一些拙见,供你参考。

    “首先。强子,你分析的事情很是在理,我想在场的大伙也基本都和强子的意见大相径庭,也都觉得刘福贵此时联系,事有蹊跷,我说的没错吧?”

    众人互相望了望,皆是点头回应。

    “不过……”

    在肯定完王强分析之后,唐小权突然话锋一转,眼神也陡然变得犀利起来:“不过我的看法却和强子恰恰想反,没错,上回由于各项信息匮乏我还无法确定刘福贵和此事是否有关联,但透过今天老徐和黄勇的对话,我觉着工厂那边应该与此事无关。”

    “哼?理由呢?”

    “理由很简单,今天黄勇来电时,老徐没有及时接听,对方所表现出来的焦急口气,大家也应该都听到了,他似乎很担心我们这边无人应答似得。当然咯,这点也不能够就说明他与这件事无关,毕竟这一切都是可以装出来的。但是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一点大家有没有想过,如果说这件事真的是工厂方面做的,以刘福贵的奸诈,他会选择在这个时候与我们联系,暴露自己吗?”

    “为什么不会,他联系咱,是因为被咱们打退了,想来打探下咱们这边的情况!”王强不以为然。

    “哦,是吗?你觉得以刘福贵他们的人力,物力,如果匪徒是他们的人,那凭他手头目前所掌握的资源,就算和咱们起了冲突,犯得着这么和善的来与咱们沟通吗?我们有何德何能值得人家这么做?”

    唐小权这番话说的很是平静,但落在众人的耳中却无疑是股惊涛骇浪。

    是啊,如果刘福贵真的和匪徒有瓜葛,那他真是要人有人,要枪有枪,再加上满仓的物资储备,他的确犯不着与己方这栋破别墅搞什么和气沟通。

    对此,徐仁杰轻点了点头,不过在其心下仍然有着些许不同看法。

    毕竟,种种迹象,唐小权的说法确实有道理。

    但即便如此,也不能排除,刘福贵故意为之的可能。

    因为己方能想到的判断,老徐相信,刘福贵也一定会想到。

    所以他极有可能反其道而行之,故意来这么一手,混淆你的思绪。

    至于说,他实力强劲没必要与己方好脸色,关于这点,老徐更是不太认同。

    理由也很简单,正所谓,兵者,诡道也。

    善兵者,其上伐谋,其次伐交,再次伐兵。

    所以,老徐觉着如果他是刘福贵,定然会明暗相交,兵礼相施。

    简单来说,就是一方面派人暗中搞恐吓劫掠;另一方面又故作友善,在明面上与别墅建立交易关系。

    如此,他便可以利用别墅方面替他搜罗需要的物资,然后利用等价交换原则换取过来。

    待交易完毕,再潜匪徒前去劫掠。

    这样一个反复,他等于是不亏反赚,一箭双雕。

    不过,饶是老徐有这样的看法,他也并未在餐桌上点明,而是直接终止讨论道:“好了,大家伙今天都辛苦一天了,别光顾着讨论,抓紧趁热吃点饭菜,尝尝小尉辛苦的成果。”

    而就在幸存者这边为刘福贵与匪众关系个坏心思的时候,另一边工厂董事长办公室内,气氛也是有些不同寻常的异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