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不合时宜的来电(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百九十八章 不合时宜的来电(四)

    “还是我来吧!”为了体现诚意,刘福贵决定亲自打这通电话。↗,

    此时的老徐刚刚吃完晚饭,正在别墅外面检查各项路障,陷阱,已经监控设备的状况。

    因为在他看来,今晚是格外需要注意的一夜,保不齐敌人就会借助夜色,杀个回马枪。

    而就在他查看几处“炸弹”线路的时候,手台不经意的响了,诧异之余,熟悉的声音从内传了出来。

    刘福贵!要知道老徐已经有段时间没和这只老狐狸打交道了,之前也一直都是和其手下黄勇联系的。

    加之黄勇半个小时前,刚刚与其电波沟通完毕,所以此时刘福贵的来电更显意外。

    定了定神,老徐拿起手台,沟通进行的异常迅速,刘福贵很是迅捷的道明了想要为别墅方面提供物资的想法。

    对此,徐仁杰自然是愕然不已,不过他的反应倒也灵活,并未直接给出回复,而是借口目前敌情不明,不方便派车出行为由,意在与其余人讨论后,再做定论。

    好在,刘福贵也自怀心思,所以也未纠结便是终止了谈话。

    电波中断,老徐第一时间召集了老林,老赵,唐小权等一众别墅骨干展开紧急会议。

    待老徐将与会议题与众人说道之后,林,赵,唐,几乎是下意识的互看了一眼。

    毫无疑问,谁都没想到,刘福贵会提出这样的“好事”。

    而接下来,幸存者对是否接受刘福贵的“物资”产生了分歧。

    特别是老徐本人,他也是举棋不定。

    你说接受。那鬼知道刘福贵使用的是不是分兵之计?倘若他和匪众是一伙的,那难保己方到其工厂取货不会被扣留。

    如若真是如此。那这趟所谓的取资之行可就成了“鸿门宴”了。

    可是直接拒绝呢?那也可能导致刘福贵单方面判断己方识破了他与匪众的关系。

    由此便可能导致更为恶劣的后果,他或许会抛开明面上的和善。转而实施撕破脸皮的大举进犯。

    而如果刘福贵那头真的全员进攻,那无论是在人力,物力还是武力,别墅方面都根本无从招架。

    思及于此,老徐也是拿不定主意,最后几人在闭门权衡各种利弊后,还是决定选择安抚的办法,派人去接货。

    虽然这当中存在被扣押的危险,但相较于直接拒绝。全面宣战,明显接受试探来的靠谱。

    既然大的方针拟定了下来,老徐等人又对具体的行动人员做了确定。

    按照目前的局势,他们认为还是由老赵带领老队员行动比较妥当。

    一来,人员彼此已经熟悉,对工厂的地形也比较了解,倘若真的出现异状,逃跑也能迅速一些。

    二来,老人前往也可起到麻痹对方的目的。以防止刘福贵因异起疑,升起不必要的麻烦。

    会议结束,众人各自回岗,今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所以晚间的轮班守夜。老赵还打算倚老卖老的抗下来,但这回王强可没如了他的愿。

    开玩笑,饶是傻子也能看的出来。老赵的这番质疑做法那完全就为了照顾他和胡晓东,既是如此。王强又怎会答应呢。

    更何况今天与杨雪的单独接触,让王强兴奋异常。正好借着午夜时光好好笑话一下美好的回忆。

    重新回到岗位的王强,心情舒畅,回想下午杨雪帮其打扫房间时小女人的做派,他就没由来的一阵激动,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为啥。

    那种心跳的感觉,让王强尝到了一丝难以言表的甜蜜。

    寒风瑟瑟,这个时节的夜风温度还是相当低的,打在脸上那是凉嗖嗖的,不禁让人有种被抹了霜冻的感觉。

    没过多长时间,王强便是感到了一丝的冷意。

    他赶紧起身关上窗户,并着手紧了紧外套的夹克。

    王强是不喜喝茶的,但心情大好的他,特点给自己整了一壶浓茶放在身边,此时忽觉冷意的他,手捧着茶壶时不时酌上两口,待得温润茶水入胃,顿时让其周身泛起了一丝暖意。

    “爽啊!好茶!”

    对于杨雪白天睡觉,晚上活动的生活习惯别墅众人早就见怪不怪了。

    对此,尉泱也不例外,这不正准备回房休息的她恰巧在楼层过道里碰到了杨雪,便抬手招呼道:“嗨,小扬,这又出去呀,今晚你又准备熬到几点哦?”

    “呵呵,不知道耶,熬到困再说吧!”

    尉泱着实佩服对方的精力,不过这也难怪,毕竟人家过的可是“美国时间”,时差也刚好是和她倒过来的。

    再者说,她也没杨雪那般清闲,每天不仅得起早贪黑忙活众人的三餐饮食,还得照顾芳芳和贺静的起居安全。

    毫不客气的讲,尉泱每天累的恨不能多生出两个自己来,哪里还可能说像杨雪这般悠哉闲适到晚上睡不着觉,出来溜达的怪状。

    “你可不能一直这样熬啊,那样对身体可不好哦,能早睡还是早睡吧。”

    尉泱不无担心的好意提醒了句,虽然她也知道这样的说辞,说了也等于白说,但习惯的养成还是让她下意识脱口而出。

    杨雪同样习惯性点了点头,她素来是这样大咧的性格。

    只是对于尉泱的话有没有真往心理去,恐怕也只有杨雪她自己知道了:

    “恩,我明白,那什么~尉泱,你别担心我了,我下午有睡了好长一会儿,现在精神好的很,想睡也睡不着哦。没准出去散散心,溜达一圈,可能就困了。呵呵!”

    “恩,那好吧,”杨雪不困,尉泱可是有些招架不住了,她打了个哈欠后,摆了摆手道:“那你自己注意,我是困的不行了,比不了你啊,先回屋睡了哈。88!”

    “88!”

    挥别尉泱,杨雪着着她的那宽大的绒布睡衣,怂怂懒懒的朝楼道口走去,没走两步便发现了正盯着窗外走神的王强。

    古灵精怪的杨雪下意识便是想捉弄王强一下,她缓缓举起手,继而扮作僵尸状,然后放慢脚步,蹑手蹑脚的一步一踮慢慢靠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