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宅男脱“光”(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零一章 宅男脱“光”(五)

    翌日,王强早早起床,吃饭的速度格外迅速快,待解决掉自己碗里的稀饭后,赶急赶忙又给自己乘了一碗,那火急火燎的速度就像好似是慢点儿就会被人抢光似得。

    温泉鑫见王强猴急的模样,不禁有些奇怪的问道:“喂,强子,着急个毛啊,又没人跟你抢,搞的跟没吃过饭似的。”

    很是难得,今日的王强没如过往那样进行回去,他理都没理温泉鑫,兀自端起乘好的饭,又舀了两勺小菜,末了还不忘抓上两个馒头,然后扭头便是朝楼上跑去。

    只留下圆睁着双眼的温泉鑫呆傻在饭桌前一愣一愣的。

    这不对啊!强子肯定是有什么情况啊!回过神的温泉鑫立刻开启八卦模式向众人征询道:

    “喂,喂,兄弟们啊,这强子今天是咋了,你们瞧他魂不守舍的样子,谁有内幕?赶紧说来听听!”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摇头。

    昨晚王强和杨雪都窝在3楼没有出去,所以负责警戒的人员自然没有见到他俩。

    对此,温泉鑫不无有些失望的喃喃自语:“这小子,今天这么殷勤,绝对有事,我擦!该不会他们已经……”

    而就在温泉鑫这厢无端揣测之际,徐仁杰与唐小权v,..,林俊夫,赵云海等一众别墅骨干刚刚结束会议室的晨会碰头。

    15分钟后,别墅主要成员全都聚到了客厅圆桌,老徐当即宣布了一条重要决定。

    没错,这项决定正是昨夜傍晚刘福贵所提的送资行动。

    不止如此。当老徐道出行动日期就是今日后,所有与会成员更是惊诧不已。

    当即胡晓东。王忠瑜等人便是提出了心中的顾虑,毕竟别墅刚刚打退匪众。谁也不知他们会否再次袭来。

    加之刘福贵那边的态度不明,如若对方与劫匪是一伙的,那行动人员的安全无疑将遭受重大威胁。

    对此,老徐也是言简意赅的将自己与赵云海商讨的结果与众人解释了一下。

    最终,不管怎么样,前往刘福贵工厂运取馈赠物资的任务还是敲定了下来。

    至于说人员方面,除了胡晓东留下住房外,其他人员还如前次外出行动一样,由老赵带队。唐小权,魏大壮,王强随行。

    只是待老徐话音落下,一个略带沙哑的女声突兀的紧接老徐的指示道出:“我也要去!”

    众人随声瞧去,但见杨雪肘撑着餐桌,正有些慵懒的望向老徐所在方向。

    “别胡闹了,你不能去!”不待老徐回应,王强率先一口回绝。

    “为什么?凭什么我不能去?”对此,杨雪毫不示弱。反问的同时,更是相当不悦的扭脸看向王强。

    “因为……因为我们不是去玩,这一路上很危险的呀!”

    “什么啊!你当我是去玩吗?我想回厂里看看不行吗?”杨雪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在说了,路上不还有你嘛。你忘了你承诺的事情了?谁说保护我来着?怎么现在就没信心了。”

    这席话直接是把王强给噎的说不出话来,他虽气恼却又不好发作,只能将手交叉于胸前。等待着老徐的判决。

    徐仁杰看着二者争论的样子,也是感到有些无奈。现在的状况是不论他选择带与不带都要得罪二人中的一个,不过好在带兵这么多年。他早就习惯了这种抉择。

    他细细一分析,如果不带杨雪,那留她在别墅其实也没多大用处。

    反之,如果带上她,或许能利用一下她与刘云鹏的关系。

    思及于此,老徐心下便是有了计较:

    “恩,也是,小杨来别墅也有段时间了,现在想回去看看的心情可以理解。那这样吧,就如你的意思,你就随老赵他们回去仓库一趟,不过有点我有言在先,路上,你必须服从安排,就像强子刚才说的,你们这次去可不是游玩,这一路可谓是危险重重,务必要注意安全,懂了吗?”

    “我明白的,张班长!你放心吧,我绝对听指挥的,呵呵!”眼见自己的想法得逞,杨雪挑衅的转过头白了王强两眼,弄的后者气恼之余只剩无奈了。

    “嗯,我也同意杨雪一起。强子,你也别太多虑,这次咱们去刘总那,虽然路上可能会遇到劫匪的堵截,但只要到了刘总的地头,那咱们的安全还是有保障的,所以你就放宽心吧!”

    出乎老徐等人的意料,唐小权附和的话语显然和他之前在会议室里的忧虑大相径庭。

    不过仔细一想,老徐便是释然了,年轻人这是有意透过杨雪,给**传达一个假意讯息,那就是:别墅方面并没有怀疑你刘家的用心。

    世道如今,王强也没啥好说的了。

    权衡了一下,他觉着只要沿途车子不发生故障,那这一路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就算劫匪想沿路设卡,己方也完全可以借助县城复杂的道路环境,逃离脱身。

    至于说,他为什么那么在意杨雪前往工厂的事情,说白了,还是担心自己的这位现任女友去了工厂,会重燃与刘云鹏的旧情,倘若这些都不幸被自己料中的话,那当真不是王强可以承受之痛。

    接下来,行动小队成员便是开始了必要的整备,该穿防护的穿防护,该检测车辆的检测车辆。

    而作为领队的赵云海则是与老徐站在三楼的观景阳台上,感受着瑟瑟呼啸的寒风。

    “这天是越来越冷了啊!“老赵颇为感概,连头带尾算算他们一行人求生到现在也将近有5个多月的时间,其间所受的劫难与困苦也只有他们这些当事人自知。

    “是啊,不容易啊,好在咱们现在安顿下来了,希望你们这次取资之行不要出现差池才好啊!”

    老徐的愿望终究是好的,只可惜他与老赵二人心理都明白,他们现在所处的境地非常不安稳,虽然匪众被打退了,但对方依然像一支惊魂曲般,萦绕在别墅的四周。

    虽然别墅此刻的生活看似平静,但谁都无法预料这首惊魂曲会在何时奏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