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糟糕的洗浴-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十五章 糟糕的洗浴

    吃完午饭,众人各自忙碌。

    吴超与温泉鑫负责收拾碗筷。

    林伯则带着阿城与王强去整理分配与他们的帐篷。

    而唐小权跟着胡晓东,来到了一处由铁丝与塑料布搭建而成的简陋小屋前。

    “这个就是洗浴房了,“胡晓东指了指身前的小屋,解释道:“本来我是不打算弄这玩意儿的,不过考虑到大家的**,我还是简单搞了一下,呵呵,比较简陋,你别见外。”

    望着这个与其说是洗浴小屋,倒不如说是帘布棚子的违章建筑,唐小权略显尴尬的笑了两声。

    毕竟中国人骨子里对于裸身这种事儿还是看的比较重的,虽然平日在学校,在公共澡堂,大家也都是袒胸露乳,不着一物。

    但说到底那好歹是四周封闭,头顶有棚的密闭空间,而眼下这近乎露天般的洗浴环境,着实是有点……

    不过好在唐小权也是识大体的人,他明白现在的局势容不得奢求太多,所以含笑的应道:“呃~没关系,胡哥,咱大男人的不讲究这些,有的洗我就很满足咯。”

    欣赏的点点头,对于唐小权适才那席毫无所谓的答复,胡晓东还是相当满意。

    而且唐小权有所不知的是,当他在暗地里不断对着胡晓东这只团队进行分析评估的时候,对方何尝不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呢。

    譬如现在,胡晓东之所以亲自领他来到洗浴房,其目的就是要看看这帮年轻人对艰苦环境的适应程度。

    而如果说唐小权刚才流露出任何不满亦或是厌恶的情绪,那么胡晓东定然会对他们这只团队产生不好的印象。

    久而久之,随着这种不好印象的发酵,当其发展到某个不可调和的时,就将会演变成一场不可逆转的冲突。

    不过好在唐小权的应对还算ok,他总算是在不知觉的情况下湮灭了这个恶果的萌芽。

    “来把盆端过来,”出口示意唐小权端起地上的瓷盆,胡晓东捧着硕大的纯净水桶照着瓷盆内倒了些清水:“现在物资比较紧张,只能给你这些水简单擦擦,等什么时候下雨,咱在好好畅洗一番,哈哈哈。”

    爽朗的大笑出声,胡晓东似是想到了雨中沐浴的畅快场景,面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笑容。

    看来它们这里的条件还真不是一般的艰苦啊,望着盆里几乎见底的清水,唐小权不由苦笑。

    心道:哥哥啊,您不是再跟我开玩笑吧,淋雨啥时候成了这么愉快的事情了?您是猴子派来逗我玩的吧!

    似乎是为了印证前者的想法,胡晓东前音刚刚落下,后音便是补充说道:

    “另外,待会你要水是没有用完,就把它倒到那边的废水桶里,这样我们还可以用它来洗衣服,呵呵,二次利用,节约是美德。”

    言罢的胡晓东不忘俏皮的扬了扬嘴唇,举手投足间都透着股浓浓的温泉鑫的味道。

    只可惜唐小权实在没心情和他逗乐,如果说刚才他还对自己的判断有所怀疑,那么眼下他已是铁定了对方是猴子派来戏弄他的事实。

    就tm这么点水,擦身都够呛你还叫我省,哥哥,你到底是叫我洗呢?还是不叫我洗呢?

    略显无奈的目送胡晓东离去,唐小权旋即长长吐了口郁气。

    眼眸下意识在周遭扫过,洗浴房所处的位置乃是楼顶的后半段,之所以说是半段,主要是因为楼顶的中央处搭建有一个内似储物屋的房间。

    而对于这个房间为什么不用来住人,唐小权一直颇为好奇,只是碍于刚来此地,不便多问的原因,他才按捺在心下,没有询问出口。

    在洗浴屋的右手边还有一个内似的帘布屋,里面摆放着一个半开边的塑料桶,桶中所积沉的些许黄色液体正在日光的映射下泛着点点涟漪。

    厕所,唐小权脑海中立时浮现出了这两个字眼,难怪他适才来到这边便是隐隐嗅出了空气中所暗含的一股腥臊恶臭味。

    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唐小权收回了目光,他开始有些怀念起自己之前所住的那所租住屋了。

    虽说那屋子价格低廉,也是全市数一数二的穷人聚集区,但比之眼下这近乎史前文明的落魄环境,明显是高出了不止丁点啊!

    随手将褪去的衣衫甩到铁丝架上,唐小权撩起一把清水泼在脸上。

    “爽!”这是发自心底的呐喊,尽管水温在经过烈日的蒸腾后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凉爽,但当其浸上皮肤,那种清水所特有的爽滑感觉,还是令得唐小权不自禁的感慨出口。

    毛巾在身上缓缓的擦拭着,唐小权进行的相当的小心,生怕因为动作过猛,而导致他弥足珍贵的水源被倾洒到地面之上。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直到干瘪毛巾再也挤不出半点水源,唐小权方才有些不舍的结束了自己的洗浴工作。

    擦净身子,换上新衣,当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唐小权觉着整个人都似是重获新生般舒爽无比。

    “喂,强子,帐篷已经弄好了,你跟我住一顶,林伯和阿城一顶,怎么样?没有问题吧?”伸手招过唐小权,王强指了指面前的两顶帐篷,言语间有些颓然,显然是适才调整帐篷时没少折腾。

    对此唐小权略微思量了一下,坦白讲,他对跟谁住以及住在哪倒是没什么讲究。

    不过考虑到王强这货说话经常没个谱子,加之性格又较为耿直,所以为了避免不要的麻烦,和他睡在一个帐篷里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于是,唐小权没有二话,拍了拍后者的肩膀,给出了肯定的答复道:“没问题,咱兄弟这么多年了,啥时候分开过,再者说了,你没兄弟我陪着,晚上能睡的着嘛,哈哈哈!”

    难得地出言戏谑了王强一把,唐小权接着又是指了指身后的帘布屋,催促道:“快,赶紧去后面冲个澡,免得把气味带进帐篷。另外记得水省着点用,别叫人家说咱们闲话。”

    交待完相关的注意事项,唐小权便是不再理会搁那义愤填膺,叨叨不停的王强,转而是将目光移向了倚在楼顶边,吞吐着烟雾的胡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