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尊严的重量(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零八章 尊严的重量(五)

    “哦,原来如此,这么说你们确实是侥幸得胜的!”

    听完唐小权的讲述,刘福贵多少有些失望,他原以为对方有重火力,诸如枪械之类的东西,没想到对方不过是利用气候变化侥幸逼退的敌人。

    而这些对他显然毫无用处,也令的他原本打算以物资换枪械弹药的念头打消了。

    不过为了让别墅方面能够在这末世里活的更久一点,他还是善意的提醒了两句,毕竟这是他花费了很大的心思才培养和建立起来的一条交易线,他可不希望就这么随随便便被他人给破坏夭折了:

    “那个~你们要切记啊,不能因为这次胜利就大意松懈了,如果不出意外我相信那伙匪徒肯定会重整旗鼓,卷土重来的,并且下一波的攻势怕是会更强,所以你们可得做好万全的防备啊。”

    “感谢刘总的提醒,这个您放心,我们一点都不敢疏忽,这次也是为了给己方留条后路,我们才赶紧过来您这拿物资,说到底,还真是得感谢刘总您啊!要不是您,我们可真没办法在短期内筹措到这么多物资。”由衷的感激,老赵表现的相当诚恳。

    “唉,哪里的话,我不过是出血绵薄之力,这事主要还得靠你们自己。不过这也确实是有够难为你们的了,只可惜我10↖,..厂子这边也是人手分配不过来,不然抽调一部分去你们那边支援一下,相信情况会好转很多。”

    不得不说刘福贵这话说的那叫一个漂亮话,可漂亮话光讲不缚住行动显然没任何意义。

    对此。唐小权已经懒的再听这老狐狸搁那儿放空炮了。

    他选择将眼睛移向地面,耳朵直接屏蔽对方那些毫无意义废话。

    “是呀。真是可惜,要是刘总这边能分派哪怕是一小部分人手去我们那儿的话。我相信以那帮匪徒的实力绝对没有可能打垮我们两家的合力。”

    老赵这招以守围攻的策略用的恰到好处,你刘福贵不是总是在宣扬咱们两家是合作伙伴骂,你不总是说想要派人支援我们嘛,ok,那我就顺着你的话说。

    虽然你总是强调工厂人手吃紧无法分人,但我作为别墅方面的代表,必须表明一个态度,那便是希望你刘福贵能够本着唇亡齿寒的原则,克服一切困难。做到你所说的派出人手支援我方,协助防卫抵御外敌的计划。

    刘福贵听后,阵脚丝毫没乱,他当即不紧不慢的扭头望向了身侧的黄勇,继而以着异常严肃的口气问道:“那个~黄勇啊,怎么样,我们这边有没有可能抽调几个人随老赵他们几人回去,帮助他们协防别墅啊?”

    黄勇的反映极快,他佯作思考的摸了摸后脑勺。然后颇为为难的回复道:“刘总,这个恐怕有些困难啊,你知道咱们最近刚刚安排两支外出搞资的队伍出去,要不倒是可以考虑分几个人给他们。”

    “哦。这样啊,那从现有人手中抽调呢?”刘福贵依然不放弃的继续追问。

    而黄勇也是依然如故的再次摇头:“这就更不行了,刘总。两只外出小队一出去,我们自己这边城防就已经很吃紧了。底下弟兄们也都在抱怨轮班间隔太短,休息时间不够。倘若这个节骨眼。咱们再抽调人出去,我担心会底下会……”

    黄勇没有明言,但傻子也能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对此,刘福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而后对着老赵抱歉道:“唉,对不住啊,只能说这劫匪太会挑时间了,刚好赶上我这儿队伍出去搞物资,不然……”

    “刘总,您千万这么说,您为我们做的已经够多了,别墅的事我们会靠自己的力量解决的,这个您尽管放心!”唐小权实在不愿继续聆听刘,黄二人的双簧演戏,他直接是打断了刘福贵的话语。

    “不过刘总,如果你这边外出小队回来了,可能的话,请尽快抽调几人过来帮我们度过难关!报酬方面好说!”

    虽然知道这席话毫无意义,但老赵还是有意将之说出,以取得未来接触中的优势。

    毕竟,这次你刘福贵若是藉口不拍人来驰援。

    那日后,你刘福贵厂子落难,我别墅方面也大可找理由拒绝人力方面的援助。

    只是,刘福贵在听到老赵口中“报酬”二字后,立马是眉头一皱,面色不悦的道:

    “老赵,你这是哪里的话,我都说了咱们现在是合作伙伴的关系,你们有难,我出人帮忙那是理所应当的事儿,何从谈起报酬的事儿?这和咱们做的交易完全是两个概念嘛。”

    “唉呀呀,刘总,您瞧我这张破嘴,尽乱说话!“

    老赵戏码演也是非常到位,他说话的同时真是拿右手在自己脸上轻拍了一下:”您也别生气,刘总,其实我的意思是想说,回头你派人过来帮忙,我们怎么也得有所表示,但这表示绝对不是所谓的报酬,仅仅是我们的一番谢意。”

    老赵没有节操的学起了刘福贵,反正反正开空头支票也不需要上税,再者说了,如果后者真派出人员来别墅帮忙,那给些物资作为报酬也理所应当。

    “好,黄勇啊,有关人员调配的事情我就全权交给你负责了,你记住,一旦咱们的外出小队回来,人手有富裕的话,立刻给别墅那边调过去,明白了吗?“

    刘福贵直接是把皮球踢给了黄勇,也省的对方老是揪着这个问题不放。

    黄勇郑重的点点头:“明白了程总,这事我会酌情处理的。“

    话音落下,紧闭的大门传来一阵悉索的敲门声。

    黄勇上前打开门,一名手下气喘嘘嘘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见手下这般慌乱的模样,黄勇当即怒骂训斥道:“看看你像个什么样子?什么事儿用的着这么着急啊?”

    “勇,勇哥……”手下被黄勇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弄的一肚子委屈,他这么着急上火的跑来通报,当然是有相当重要的事情,可现在却……

    “喂!到底什么事儿,你倒是说话啊!”黄勇等了半天,见手下依旧呆在原地,没有开口的意思,气恼不由更甚了几分,一双虎眸也是圆睁了起来。

    手下心中一惊,意识到自己走神的他赶紧是畏畏缩缩的颤声道:“是,是这样,勇哥,我是有要事要向你和刘总禀报。”

    “呵呵,”唇角浮起一丝冷笑,黄勇眼神微眯道:“我希望你说的要事最好名副其实,否则……哼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