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十一章 分析(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零一十一章 分析(三)

    ps:天气越来越热,各位兄弟注意防暑降温呀

    坦白讲,老赵有此反映实属正常,换做任何一个人在面对一个虚弱病人的讲述时,都很难会想到去辨识其话中所说的真伪。¤,

    别说是老赵,饶是连唐小权本人要不是因为迫切需要知道自己父母的下落,在听取姚如意讲述时听的格外认真仔细,怕是连他也都很难察觉到对方话语中的漏洞。

    “其实老赵,从他讲述的一开始,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唐小权开始了他的分析。

    “一开始吗?”老赵细细的回想着,可他思来想去也没觉得姚如意的讲述有何不妥,他不解的摇了摇头,示意对方继续。

    “你看,他说部队紧急撤离的原因是因为发现周围几个街区出现了丧尸聚集的迹象,对不对?”

    老赵肯定的点头道:“没错,姚如意确实是这么说的,可是这有什么不对的吗?”

    在老赵看来,部队有上述的做法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丧尸之所以会聚集,那必然是有原因,这帮家伙虽然没头没脑,不会思考,但对食物的苛求却总是摆在第一位的。

    而聚力体育馆避难所里那可是有着一大批幸存者啊,这些幸存者对丧尸来说那意味什么?那意味着的一道道喷香可口的美味大餐在等着它们去捕食享用啊。

    所以作为幸存者方面的上层管理人员,有理由怀疑这群突然聚集的丧尸群很可能最终目标就是聚力体育馆。

    而本着防患于未然的原则,部队最终决定在那群丧尸完成对体育馆合围前组织撤离。这个选择绝对是个明智之举啊。

    唐小权从老赵的眼中看出了他的疑虑,毕竟后者对有些细节性的东西还不甚了解。而他却是有和老林一行人去聚力体育管实地考察过。

    所以他对姚如意的怀疑是有根据的:“老赵,不知道你是否记的上次我。老林,胡哥还有强子去城南体育馆回来后对你们大家说过的事儿,我们在到了那里之后,整个体育馆内外四周几乎没有看到丧尸的影子,甚至连具尸首都没有。”

    “这个我倒是记得,不过你们在前往城南体育馆的沿途上不是发现了很多被射杀和碾碎的丧尸尸体吗?”老赵在唐小权的引导下回忆着当天听到的事情。

    “没错,确实如此。”唐小权肯定了老赵的回忆。后者愈发奇怪的追问道:“那这不刚好和姚如意所说的部队发现体育馆避难所周边街道发现丧尸聚集迹象的说法相吻合嘛。”

    “是的,非常吻合,姚如意在这点上说的完全没有问题。但我想说的第一个漏洞恰恰就出现在这里。”

    “哦?”说来说去。老赵依旧没有察觉出任何的问题,相反他越来越觉得姚如意的话靠谱。

    “你看~姚如意在和我们谈话中有提到部队撤离的方向是朝着城南进行的,为此我还特地和他确认了一遍,但实际上呢,我们沿路所遇到的那些被射杀以及碾压的丧尸尸体全都集中在城北,而且从街道上被推开到路边的车辆以及其车身上的擦痕来看,部队撤离的方向肯定是城北,而并非姚如意所说的城南。”

    随着唐小权步步的分析,老赵的额头也泛起了一丝皱纹。

    “不过我们去城南体育馆已是4个月之后的事了。没准部队是分成两支部队前行,亦或是有别的幸存者队伍从城北途径过,只是这一切现在都无从考证。”唐小权的这番话又将自己刚刚进行的讲述划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老赵也不着急,他相信眼前的年轻人不会平白无辜的推翻自己的理论。相反对方肯定是还有更为精准的证据来验证他对姚如意的怀疑。

    果不其然,唐小权很快便又摆出了他发现姚如意口中的第二个漏洞。

    “事实上,真正让我怀疑他的。还是姚如意说的军车被劫事件,老赵你想想。这事是不是也太扯谈了,几个幸存者就能把一辆有荷枪实弹守卫的军车给劫持了。那部队的官兵是干什么吃的?就算说他说那天夜晚有夜色掩护,可部队通常在这个时候不肯定是要进行宵禁管制的嘛,再者说那几个劫匪如何能有机会躲过哨兵巡逻摸到驾驶室的?车上剩余的幸存者都是傻子没有任何察觉?退一万步不说,倘若他们真的有能力做到上述几点,可他们的动机呢?我想但凡长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蠢到离开部队这样准军事化群体,而选择和几个散兵游勇的乌合之众聚在一起求生存。”

    老赵频频点头,的确如唐小权分析的那样,别说那几个人面对的是部队官兵,即便说他们劫持人质都是很不靠谱的事情,想想看,那一军车可是整整几十人的幸存者啊,一人一口涂抹都够那几个劫匪喝一壶的了。

    “不仅如此!”唐小权又是继续分析道:“后来姚如意又说他自己伙同另外几人,乘着上厕所解手之际搞定了看守才得以脱逃。老赵,我问你,如果你是土匪头子,你会在意看押人员的吃喝拉撒嘛?如果是我,即便他们拉尿在裤裆里,我都不会让被押人员下车去解决个人问题。而且姚如意他们真打算对抗劫匪,至于等那么久的时间嘛,当时劫匪劫持人质之初,他们就该做出反映。”

    老赵没有答话,但他心里非常认同唐小权的这个观点,现在是什么世道,现在可是末世啊,过往的那套道德约束早就荡然无存了,国家执法部分也早就瘫痪了。

    现在你要想杀一个人那是和碾死蝼蚁一般简单,并且还不会有警察回来追捕你。

    所以在姚如意所说的那种情况下,劫匪选择杀掉你比起容忍你避开人群解手要容易的多。

    “另外他最后所说的逃跑问题,既然你都能成功逃脱了,既然你们几个都能合力干掉一个劫匪,那你之后又害怕什么呢?我就不信偌大jz县,你需要东躲西藏的来躲避那几个劫匪,还有劫匪抓你有做什么呢?废人废力不说,关键是有意义吗?”

    唐小权的分析面面俱到,从其发现的三点漏洞也的确是揭露了姚如意说谎的事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