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十二章 分析(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零一十二章 分析(四)

    唐小权一连串有力的分析着实让老赵佩服,在他看来很稀松平常的一次讲述,居然内藏了如此多的玄机和漏洞。▲∴,

    但是通过对方抽丝剥茧,证实了姚如意撒谎的事实后,新的问题又是困扰了老赵。

    既然唐小权明知姚如意作伪,缘何不当面戳穿他?毕竟这次讯息的交换,己方可是支付了一笔不小的交易费用。

    于是,老赵在先行点头赞同了唐小权刚才精彩的分析后,便抛出了心中的疑问:

    “权子啊,经你这么一分析,那个姚如意看来还真的是欺骗了我们,可是你既然看破,为何不揭穿他呢?”

    唐小权轻叹了一口气:“唉!赵叔,我那也是无奈之举啊。你可能不知道,事实上,从我们踏入工厂的那一刻起,所有的一切就都在刘福贵的监控之下了。”

    恍然想起徐仁杰之前有和自己提及过的一件事儿,说是工厂大部分地方都装有监控,难不成这回己方和姚如意的谈话也在对方监听之下?

    老赵不无疑问的喃喃出口:“该不会我们和姚如意的谈话也被监听了吧?”

    “十有**!”

    联系姚如意所处的房间,唐小权相信没有什么地方能比看护室更能了解到手下人心思想法的地方了。

    在联系刘福贵老奸巨猾的一贯本性,他没道理不在这样一间重要屋子安装监控设备。

    “可他监听又如何,咱们来的目的说很清楚,就是要了解你父母的事情。现在姚如意作假咱们质疑合情合理啊?”

    在老赵看来即便自己这边会被监听,但却并不妨碍唐小权去揭穿姚如意的谎言。毕竟他们花这么大代价来这里,为了就是要问出需要的答案。

    可对方明摆着晃点他们。倘若没发觉也就罢了,但既然识破,实在没道理不点破。

    除非他唐小权不想知道有关自己父母的下落,不过对于这点,老赵自然不会朝上面多想,而年轻人很快便是将他心中的这个疑惑给解开了。

    “坦白说赵叔,我没点破姚如意的谎言,主要是还我不能确定他撒谎的动机。”

    “动机?”

    撒谎就是撒慌了,这干动机什么事。再者说了不论对方动机如何,你终究是没有得到想要的讯息,这才是最为主要的呀。

    唐小权不可能猜到老赵心中所想,他继续着自己的解释:“只有搞清楚他的动机,我才能判断出,他是诚心隐瞒,还是另有隐情。”

    “怎么讲?”

    “如果说是第一种情况,那说明他的确是知道局里体育馆避难所发生的事情,只是因为一些原因。不愿道明。而倘若是第二种情况,那就另当别论了。”

    “恩?”老赵两眼紧盯马路前方,耳朵静等唐小权的分析。

    “另有隐情就是说刘福贵勒令姚如意不要告诉我实情,虽然不清楚这样做后者的目的何在。但确实存在这种可能。而也是因为估计上述情况,我才没有当面点破姚如意。”

    “明白了!你是担心单面点破他,让他为难。甚至对他的生命构成不利,对吗?”

    长叹一口气。老赵心道是可真难为唐小权了,就那么短短半个小时的谈话。他不仅识破了对方的谎言,还着眼于大局做出了最为稳妥的判断,这实在是和他的年纪不太相符啊。

    “是啊!赵叔,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目前唯一可能知道我父母下落的人,尽管他说了慌,但就目前来看,他很可能是被逼或者迫于一些我们所不知的原因对我们缄口不说实话,所以我不能当众揭穿他,我需要他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这样才能有机会从他口中得到我所需要的消息。”

    “恩,有道理。”

    老赵扭头看了眼唐小权,见对方垂着头很是丧气的样子,不得不出声安慰道:“父母的事情不要着急,只要姚如意还在刘福贵那儿,咱们总有机会套出实情的。”

    “恩,”唐小权敷衍的干笑了两声:“对了,赵叔,其实姚如意的那个病态,我看也很可能是装出来的。”

    对此,老赵伸手伏在唐小权的肩上,柔声道:

    “行了,权子,别想那么多,事情已经这样了,咱们就不要去纠结那个姚如意的身体状况是不是装的了。不管怎么说,最为重要的是咱们还有希望嘛,既然有,那咱们就应当做百分之百努力,而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想想办法,看如何能撬开姚如意的嘴吧。”

    “恩!”唐小权有气无力的回复了一声后,然后便是不再说话,其脑中的思绪开始随着窗外不断移动的景物,快速飞散开来。。

    于此同时,车尾后厢里也是异常的安静,王强和杨雪自打从工厂登车后,便是各坐一边,互不说话,弄的厢内气氛很是冰冷。

    王,扬二人就这样各怀心思的在这平稳的车速中端坐着,王强心理相当的纠结的,他几次想开口和杨雪说些什么,但刘云鹏那一句句有关他和杨雪过往露骨的话语总是在王强的脑海中萦绕飞舞,挥之不去。

    王强总是会浮想起杨雪在刘云鹏胯下摇尾苟合的场面,一想到这儿,他便觉心头好痛好痛。

    尽管他也知道,不能仅凭刘云鹏单方面的说辞,就武断的给杨雪的过往妄下定论。

    但作为一个男人,尤其是宅了很多年,好不容易谈了一个女朋友友的光混,王强的心理还是没能豁达到接受这一切。

    此刻杨雪的内心也同样很不平静,刘云鹏今日出人意料的言语将她伤的很深。

    她感到自己就像是被脱光了衣服被人游街示众一般,那种屈辱感让她无力承受。

    而最让她懊恼的是,当时的王强就在自己的身旁傻愣愣的看着,既不帮忙,也不阻止。

    他把自己当作什么了,自己可是他的现任女友啊,可他就那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别人那样的侮辱而无动于衷,这简直就是无用的懦夫!

    一想到这里,杨雪便是气不可耐,当下猛得抬起自己的脑袋,凌乱漂浮的发丝下,两只血红的双眼,燃烧着熊熊烈火,似是要把对面的王强给吞没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