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 兄弟情深(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一十八章 兄弟情深(一)

    温泉鑫一走,客厅重新恢复了平静。+◆,没一会的功夫,老赵解手回来见整个客厅里就剩下老徐和唐小权两个人,便是开口问道:“大家都走了啊。对了,老徐,我们走后,别墅一切安好吧,那帮混球可有来骚扰过?”

    唐小权心下觉着对方来骚扰的可能性不太大,要不然别墅里的戒备状态也不会像今天这般松散。

    可是待老赵的问话结束后,老徐的表情却是陡然变得凝重了起来,他晃了晃手中的茶杯,肃然道:“骚扰到是没来骚扰,只不过他们有来监视过我们。”

    “监视你们?怎么监视啊?”老赵感到有些诧异,而唐小权却似乎是听出了些许门道,他不太确定道:“老徐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对方利用距离的优势,将车停在咱们弓箭射程范围之外,利用望远镜等设备对咱们别墅进行窥望?”

    “没错!”老徐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并像唐小权投去赞许的目光:“我们发现他们大约是在今天中午午时三刻的样子,当时他们是在距离别墅大约500米的距离停下来的。我们彼此双方都通过望远镜中看到了对方,对方还很挑衅的对这我们比划了中指,妄图想通过这种挑衅方式,诱使我们出去硬战。”

    “呵呵,看来他们的如意算盘肯定是落空咯。”对此,老赵那是有着足够把握的,开玩笑,就算是别墅里的众人都被对方激的耐不住性子,只要老林和老徐这二人在。相信就绝对不可能出现众人贸然出击的事情。

    老徐再次点了点头,只是表情上并没有因为让对方计划落空而感到丝毫的高兴。相反他的面色却是更加的凝重了:“只是,我怕他们这次来不仅仅是为了诱我们出击那么简单啊!”

    “哦?老徐。那你在担心什么?”

    老徐看了眼老赵,沉声道:“我担心他们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勘察我们的防御情况。”

    此话一出,唐小权和老赵皆是面露凝色。

    确实啊,老徐的猜测不无道理,对方那伙人上次正是被己方设计好的牢固防御攻势给打了个措手不及,才弄了个落荒而逃。

    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还真没想到,对方领头的还是个有点头脑的人物。

    倘若他真的是来别墅这里勘察防御的,在回去据此结果做出相应的应对措施。那对别墅众人的威胁可就大了去了。

    讨论到这儿,老徐下意识的看了眼闭上的时间,已经下午3点多钟,他一拍脑袋道:“啊呀!你瞧瞧我,光顾着和你俩讨论事情了,都忘了你们这舟车劳顿的,午饭还没吃吧。快快快,咱们去厨房把小尉给你们备的饭菜端上来。”

    说罢,老徐便起身要走。唐小权见状也紧跟着站起身道:“赵叔,你和老徐先去吃吧,我想上去看看强子。”

    老赵犹豫了片刻,他也想随同唐小权一道上去看下情况。毕竟这次王强受的打击太大,他担心后者在受到这般打击后还能否挺的过来。

    不过在细细考虑后,老赵还是放弃了同去的打算。

    因为要论对王强的了解程度。相信整个别墅没有哪个能比的上唐小权。

    毕竟权子那是王强多年的好友,相信有他去。凭借二人的关系,再加上前者灵活的头脑。应该能起到安慰王强的作用吧。

    “那好!小唐,就辛苦你了。”

    “这是哪的话哦,赵叔,于情于理这都是分内的事儿。”唐小权随意的摆了两下手,告别身后二人,便是兀自朝楼上奔去。

    到了顶楼的唐小权恰巧在过道里碰到了尉泱,后者正站在杨雪房间的门口,二人相见,诧异之后,份外高兴,双方待互道了声好后,尉泱率先问道:“小权,你这是来?”

    尉泱的心扑扑直跳,她再想对方是不是专程到楼上来找她的。

    唐小权哪里能猜到前者心下的心思,他上前两步,指了指靠近过道口的房门笑着低声比划道:“呐,和你的目的是一样的,来找人。”

    闻言的尉泱心底多少有些失望,原来心爱之人并非专程来找他,在她茫然点了点头后,尉泱应道:“恩,我也是来找杨雪的,刚才看她回来情绪不是太好,所以就想来问问怎么回事。对了,她不是随你们车子一起出去的嘛,你知道出了什么事吗?是不是强子欺负她了?”

    见尉泱眉头微皱,唐小权颇感道无奈,心道是,要是强子真有本事欺负她倒好了,也省的我上来安慰咯:“不是的!强子怎么可能干出欺负女人的事情呢?这事说来话长,一两句也说不清楚,等有时间了,我再和你细讲吧。”

    之前他和众人讲述工厂之行遭遇的时候,尉泱刚巧不在,然而他现在也实在是不愿意再次复述那场闹剧了。

    对此,尉泱很是善解人意,她从唐小权疲倦的面容猜测,对方想来是不太愿意提及此事。

    所以她也就不再继续追究,她相信当对方觉得可以对自己说的时候,就一定会和自己的说的,而现在,自己还是做好原本该做的事情。

    冲唐小权做了个想要要敲门的动作,唐小权点头示意尉泱上前。

    “咚咚咚!”屋内没有任何反映。

    “咚咚咚!”依旧没有动静。

    “咚咚咚!”

    “杨雪,是我啊!”

    杨雪疯了似得把蒙在头上的被子给掀开来去,心理烦躁的她不住在心底暗骂尉泱真是个恼人的苍蝇样,刚才在楼下自己就已经把态度表明的很清楚了,不想被人打扰,可这个女人怎能非要这样执着呢。

    “你干什么啊?”杨雪的口气显得极不耐烦。

    她的大嗓门也是叫屋外的唐,尉二人吃了一惊,见她用这般不礼貌口气对尉泱吼叫,唐小权的火气登时就冒上来了。

    这也难怪,谁叫杨雪今日得罪的两个人都是对唐小权来说无比看重的人物。

    尉泱也同样被杨雪这突如其来,满怀愤意的吼声给弄懵了,她有些不知所措的回复道:“哦,没……没什么,我刚才看你情绪不是太好,就想上来问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八婆,真没见过这么八婆的人:“我没事,我好的很,你可以走了。”

    杨雪的烦躁越来越甚,连带着她的说话态度也越来越差。

    而被对方下了逐客令的尉泱略感失望,不过权衡再三,她还是在领走前补充了句:“饭菜我都弄好了,你回头抽个时间下来吃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