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兄弟情深(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二十一章 兄弟情深(四)

    酒精的刺激,再加上唐小权一席话分析,昏昏沉沉的王强觉得心理好过多了,他用力一推前者,咧着大嘴笑骂道:“这才tmd叫做兄弟嘛,你瞧你刚才跟个女人样,bb跟老子在那儿墨迹老半天,搞的我还以为你他娘被我妈附体了呢!”

    被推到在床的唐小权没有生气,看到王强重展露笑容的他由衷感到的高兴,他双脚一抬,像下一压,用一个变了形的鲤鱼打挺坐直了起来。¢£,

    起身后他二话没说把两人的酒杯放正,将空杯斟满,继而拿起其中一杯对着王强道:“废话不多说,今个儿咱俩兄弟喝个痛快,不醉不归啊!”

    “咕咚!”唐小权先干为尽,此时的他早已把尉泱交代要少喝的指令忘到九霄云外。

    王强见兄弟饮尽,自然也不甘示弱,端起酒杯便是仰头灌了下去,而后豪气的吼道:“对,今个咱们喝他个不醉不归,谁tmd要是不喝痛快,不喝爽了,谁tmd就是孙子!”

    “所以我就tmd说你这小子没修养,别一天到晚的满嘴喷脏字,有点修养可以不?”

    “我了去!老子都不稀罕说你,像你一样,整天文质彬彬的像个娘们。我呸,算了吧,老子这样才叫爷们,知道不?”

    唐王二人你一言我一语谁也不让谁的互相叫着劲,两**剑南春没用一会儿功夫便是被两人消耗了个干净。

    随着酒劲的不断上涌,不胜酒力的唐小权率先栽倒在了床上。

    而恍惚中的王强却依然毫无所觉的物资在那儿扯着嗓子自顾自的大喝大叫着,直到抵挡不住酒劲的侵袭。方才才枕着唐小权的大腿沉沉的睡去了。

    二人这一睡从天亮一直睡到天黑,足足睡了有5-6个小时。要不是尉泱上来敲门叫他俩下楼吃完饭。这二人还不知道会睡到什么时候。

    “咚咚咚!”尉泱在外面敲了快有3分钟,可屋内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担心出事的她,赶紧叫来了老林。

    林俊夫听了尉泱的描述后,贴在门边,仔细的听了听屋内的动静,待其听到内里传出的一高一低沉沉的酣睡声,当下放下了心来。

    “怎么样?林叔,里面有动静没?”由于老林背着脸,所以尉泱没法通过他的脸色判断屋内的情况。

    对此,已经得到结论的老林。轻轻站直了身子,继而把尉泱拉到一旁,指了指房门小声道:“小尉啊,你别担心了,里面两个傻小子估计喝高了,呵呵,现在正蒙头大睡呢。这两臭小子也真够可以的,平时看他们也不怎么能喝呀,居然敢找老赵要2**剑南春。呵呵,后生可畏啊!”

    “啊呀,林叔你这还表扬他们呢,我都和小权交代了。让他少喝点,你看看他,最后还喝这么多。连强子也给他弄醉了。”尉泱佯怒的白了林俊夫一眼。

    后者被他一副小媳妇管家婆的模样给逗乐了,不过为了避免她误解唐小权酗酒。他还是郑重给出解释道:

    “小尉啊,今天是个例外。就让他们兄弟俩疯狂一次吧,我想小唐也是万般无奈,才会想到用喝酒这个法子替王强解愁的。”

    经老林这么一说,尉泱也不好再行责问,当下理解的点了点头。

    “好了,他们这一觉估计得睡到明天早晨了,这晚饭我看他们也用不着吃了,咱们也别打扰他们,让他俩好好睡一觉吧。”

    言罢,老林拍了拍尉泱的肩膀,示意她一起下楼。

    饭桌上老林给大家解释了下唐小权和王强二人缺席的原因,大家也都非常理解便没有多问。

    倒是温泉鑫没好气的骂了两句:“这两个混球,有酒喝竟然不叫老子,真是太不像话了!”

    这一觉唐小权睡的很沉,等他醒来时已是午夜两点,他只觉两腿酸麻,下意识就用手去摸,这一摸不要紧竟然摸到了个人头,这可把他吓了一跳,原本浓烈的酒意顿时被驱走了一半。

    他再次用力将人头推开,而后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了起来。

    屋内一片混暗,他赶忙掀开窗帘,借着月光一看,原来适才所推之人居然是王强。

    随着大脑的慢慢恢复,唐小权逐渐想起了发生的一切,搞了半天是自己喝醉睡着了。

    艾玛!这头可真是疼啊!

    这是典型的酒后不适症状,不仅如此,唐小权还觉得周身浴火难耐,嗓子眼发干冒烟,水,无疑是他目前最为需要的东西。

    离开屋子前,唐小权很贴心给王强拉了床被子给他盖上,并将窗户关严,重新拉上了帘布。

    毕竟现在已是入冬时节,晚上的温度还是相当低的。虽然他们由于酒精的作用,没感觉到有多冷,但随着入夜后气温的不断降低,如果不做好御寒准备,还是很容易着凉冻感冒的。

    唐小权来到一楼时,正巧碰上了正在巡查个监事点状况的徐仁杰。

    最近一段时间,老徐和老林每晚都坚持轮班查岗,就怕出现什么疏忽。

    毕竟夜里是人们最容易犯困的时候,虽说匪众不大可能这个时间段来袭,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兔子急了还吃窝变草呢,何况是被上次的匪首可是结结实实吃了胡晓东一箭。

    而匪首为了出这口气,难保他不铤而走险,以牙还牙,打别墅一个措手不及。

    “咦?小唐,这大半夜你怎么跑下来了?”发现楼道有个晃动的人影,老徐赶忙是调转手中的手电。

    被光线刺的有些不适的唐小权,下意识挡在眼前,无奈道:“呃~口渴,我下来找点水喝。”

    “明白了,跟我来,我这有才泡的热茶。”明白小唐下楼缘由的老徐领着前者在客厅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旋即取过桌上的茶缸为其倒上了一杯热茶。

    “喝吧!”

    “谢谢!”

    “晚饭的时候,你跟小唐没有下来,我听老林说,你俩在楼上喝酒?怎么样强子的心情好点了没?”老徐同样取过一只茶杯,待倒了些许热茶后,手捧着热腾腾杯壁暖起了手来。

    唐小权现在是一点都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因为这会让他想到自己灌进肚里的8两白酒。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强忍着作呕的感觉苦笑道:“睡的跟死猪样呢,强子他心情好没好我是真不知道,但是脑袋肯定不好,天啊,老徐,酒这玩意可真不是个好东西啊,我现在感觉这头都快炸了哦!”

    老徐会意的拍拍唐小权的肩膀表示理解,遥想自己当年第一次酒醉后的感觉,那同样是头疼欲裂,生不如死啊:

    “呵呵,这个酒量是练出来的,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喝点茶抓紧回去继续休息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