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 安全屋(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二十三章 安全屋(二)

    久违的太阳终于在天边露了面,和煦的阳光也让别墅里的幸存者们感受到了大自然恩赐的一丝暖意。¥f,

    尉泱无疑是所有人中最为开心的,望着满屋未干的换洗衣物和被套,她将利用这难得的机会把这些东西全部拿出去晒干。

    为了不影响正常的巡视观察,老徐安排两名战士帮着尉泱把需要晾晒的衣服被套通通搬到了楼后的一块空地上,至于晾衣架,刘福贵家里有现成的一体折叠衣架,只需要通过简单拉伸安装便可成形。

    待帮尉泱解决完凉晒衣物的事宜后,老徐又是赶紧把老林,老赵聚到了一起,并向二人交代了下他和唐小权昨晚商讨的事情。

    林,赵二人一听唐小权打算和强子一起去为别墅众人寻找第二避难所,都和老徐当时闻言后的反映一样,皆是一惊,老赵更是直接否定道:“老徐,这个不妥吧,以强子目前的状态,我觉着他不太适合参加此次行动。”

    老林也在一旁默默的点头附和:“是啊,我和老赵看法一样,强子这次工厂之行受打击不小,昨晚小唐不还在陪他喝酒嘛,已他那样的精神状态,出去恐怕很容易出事情啊。”

    “恩,事实上最初我和你们的想法一样,不过呢……”徐仁杰把唐小权昨晚和他说的看法如实复述给了林赵二人,二人听后颇觉有道理,仔细想想,若真把强子强行闷在别墅里确实不太利于他排解心中的郁闷。

    所以最后经过利弊权衡。赵,林二人皆是点头同意了老徐的提议。同时老赵也非常愿意参加此次行动,不止如此他还补充道:“这次的外出行动势在必行。而且越快越好,另外既然出去了,那咱们一方面去找第二避难所,另一方面还要继续想法给别墅弄些物资回来。”

    “恩,我也正有此意,只是这样一来,你们3个的胆子会不会有些太重了呀?”老徐郑重的看着老赵。

    无疑,老许的话,说的算是含蓄的了。在场的三人其实心理都很明白,以老赵他们这么点人手,别说是找搞物资了,就是寻找合适的避难所都风险极大。

    但是即便知道困难重重,老赵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他含笑的打着保票:“呵呵,没事的,到时候注意点就成了。”

    “嗯,那老徐。这档子事儿,你打算安排他们什么时候动身?”

    “越快越好,我估计那帮混蛋近期搞不好就会有动作,所以能早点找好退路再好不过。”老徐给二人交了个底。

    “好!我也是这个意思。不过今天不太合适,一来时间上比较仓促,得容老赵他们准备一下。二来小唐和强子估摸着昨望喝的有些高了,我看还是让他俩先把酒给醒了吧。”

    “行!大家要是没什么说的了。咱们就按这个思路走!”

    老赵想想觉着没什么遗漏的地方了,便是点头应是。而老林则突然想到:“对了,小唐和强子那边咱们谁去给他们通知下情况?”

    “不用了,这些我昨晚都和小唐讨论过了,情况他都清楚,至于强子那边,小唐会去和他谈的,到时候要是二人有什么异议,咱们再另行讨论。”

    “那成,回头等他们那边定下来后,咱再碰下头,把大致行动方向给确定下来,这样也好有个目标。”

    “恩,这些事情今天晚上咱们务必确认清楚,那现在就暂时这样吧!”老徐做了最后的收尾,然后便是结束了这次简短的会议。

    王强缓缓睁开眼睛,尽管体内酒精的浓度经过一夜的稀释已经不再似昨夜那般浓稠,醉意也大为减轻,但其脑袋的疼痛感却依旧强烈。

    他努力的回想着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可是无论如何回忆,他都只能依稀记得好像唐小权来过他房间,而且期间双方都喝了不少酒,但在此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就完全不记得了,尤其是自己是否失口说过什么话,他也没了任何映像。

    “咚咚咚!”敲门声。

    “谁啊!”王强有气无力的问道,他现在稍微大点声说话都会觉得脑袋似裂开了疼。

    “强子,是我,起来了没啊,给我开个门,有事和你说。“

    是权子!正巧王强也打算问问他昨晚的情况,所以虽不情愿,但还是勉为其难的爬下了床:“来了!“

    门开,二人这刚一打上照面,就被彼此口中浓烈的酒气熏到皱起了眉头。

    王强闪身让开一条道,问道:“有啥事?“

    “哦,进屋说!“唐小权见王强率先主动说话了,心到不错,至少说明昨晚的醉酒计划多少还是起到了点效用,这样自己这通遭罪也算是没白受。

    “好了!说吧!“二人坐定之后,王强立马追问道:”到底啥事?“

    “是这样,不出意外,明天咱们就得离开别墅一段时间。“

    “啊?去哪儿?“王强虽然受了刘云鹏的打击之后情绪比较低落,但这并不代表他脑子不好使,别墅现在处在什么形式,他的心理那是有数的,而这个节骨眼跑出去,那不是扯犊子瞎搞嘛。

    不过经过唐小权耐心的讲解之后,王强渐渐理解了个中用意,他点了点头表示明白:“那这次出去就咱两个?“

    “不,应该还有老赵,不过需要等老徐征求过他的意见才能最终敲定。“

    “哦!这样啊!“基本了解情况的王强兀自点了点头:”那咱们什么时候动身?“

    “这个我也不知道,还是得看老徐开会的结果,不过据我推测,快的话,可能就在明天,所以该准备的,该调整的咱们都要事先弄好啊!“唐小权言下之意是想暗示王强,抓紧利用今天的时间把那些影响心态的负面情绪驱赶出去,尽可能的以饱满的状态迎接出行时分的到来。

    王强直接忽略了对方这别具深意的话语,他重新躺到床上,懒洋洋的随口问了句:“那个~我昨天喝醉后都说了些什么?“

    “啊?“唐小权显然是没料到王强会问这个问题,所以面露惊讶之色。

    “操!你啊个屁啊,老子问你昨晚喝醉后我都说了些啥哦!“

    “我不知道啊!”

    唐小权还没傻到把昨晚他们兄弟俩的对话再给对方复述一遍,那样对王强的情绪调整将不会有任何的好处,所以唐小权佯装呆傻道:”老子昨晚被你给干多了,你还好意思跑来问我你都说了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