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二十五章

    晚膳过后,刘福贵在黄勇的陪同下,饶有兴致的来到了他所在办公大楼的3楼楼顶。

    初冬的晚风还是相当凌烈的,吹在脸上,打在身上冰冷刺骨。

    黄勇下意识的紧了紧胸前的领口,而反观年过中旬的刘福贵,却像是个没事人般背手而立,傲然于寒风之中。

    刘福贵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两眼深邃的眺望向远方,似乎在想着什么。

    约莫过了5分钟有余的样子,黄勇见刘福贵没有返回的意思,他有些吃不消的上前一步小声的道:“刘总,这里风太大,我看咱们还是先回去吧,要不我去给您拿件大衣御御寒?”

    刘福贵头也未回的单手一摆,示意不用。

    对此黄勇也不好再说什么,本来他还指望借着这个机会回屋给自己加件衣服,可现在看来,对方并没这个需要,他也只好强忍冷风的侵袭,舍命陪对方在楼顶受罪了。

    黄勇搞不清楚刘福贵今天是哪根筋不通,非得顶着这么大的寒冻在楼顶喝西北风。

    不过他也确实佩服对方的体质,虽说年龄刘福贵比自己大上2轮,但要说道这御寒的功力,呵呵,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他黄勇那可是差的远咯。

    随着时间的︽⊥,..推移,黄勇愈发觉得周围温度在不断降低,尽管他时不时的用力剁上两脚,但还是无法抵御这初冬的寒风。

    刘福贵注意到了身后黄勇的动静,他轻笑了两声:“怎么。这点风就受不住了?”

    这点风?黄勇真想上前抹抹刘福贵的脑袋,看看对方是不是脑袋烧坏了。要不正常人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瞎话来。

    只可惜对方是他的主子,这间工厂的老大。就算真的如他愿,给黄勇这个胆,恐怕他也绝对不敢照他心理的想法去做。

    黄勇略感尴尬的憨笑了两声道:“没有,刘总,我没事!呵呵!”

    “没事就好,我还怕你受不住这温度,准备让你回屋的。”刘福贵的答话让黄勇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尼玛谁叫自己打肿脸充胖子,这tmd就是命啊!

    再把自己狠狠鄙视了一番后,黄勇没有放过这个难得的拍马屁机会。他郑重回道:“刘总,就算我真的受不住,我也会在这陪您你,您不离开,我黄勇就绝对不会离开,保护您是我的责任!”

    “哦?这样啊?”刘福贵略带反问的口气让黄勇心理咯噔一下,对方这明显是对自己不信任的表现啊,这让黄勇立刻认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直接关系到他在工厂的地位以及今后的生存状态,他赶紧仔细回味了下自己近期的一些所作所为,似乎并没有什么出格的行为啊:“刘总,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妥?”

    黄勇试探性的问道。此时的他心理非常的忐忑,而刘福贵似乎是有意刁难他,半天没有做出回复。直待半晌后,才不没由来问了句:“云鹏他最近怎么样了?”

    刘福贵这跳跃性的问话方式。弄的黄勇有些跟不上思路,不过聪慧的他很快便是明白了刘福贵的心思。

    难怪对方会这大冷天跑这楼顶来挨冻。难怪对方会突然对自己的衷心表示怀疑,感情都是缘于他那不争气的宝贝儿子。

    黄勇一直都没有将刘云鹏和杨雪等人发生的争执告诉刘福贵。

    一方面是因为最近他手头的事情实在太多,无暇顾及;

    二来却是出于他的私心,毕竟那件事情他当时在场,而刘云鹏被杨雪打了一巴掌后,他并没有反制的动作。

    所以黄勇担心护子心切的刘福贵迁怒于他,于是便始终装作不知,没有呈报。

    可现在看来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刘福贵既然这么问,那肯定是知道了这件事情。

    既然对方已经知晓此事,那自己若是再假装隐瞒下去,就真的是皮痒找打了。

    黄勇低下头如实回道:“刘总,少爷他昨天有和姓赵的那伙人起过冲突。”

    “哦,看来还是真有此事啊,我还当是云鹏他是无理取闹呢。不过~发生这么大的事儿你为何事后没有告诉我?我听云鹏说你当时可是在现场的啊!”

    面对刘福贵的质问,黄勇只觉脊背一阵发凉,他赶忙开口解释道:“刘总,因为这事是有关少爷日常私事,属下觉得不便于参与,所以就……”

    “日常私事?他都被打了,你还能说是“不便参与”吗?”刘福贵此话一出,可大可小,这分明就是在指责黄勇当其儿子被打时的不作为。

    对此黄勇无言以对,他只能是支支吾吾:“刘总,我……我……”

    “好了,关于这事我并不是怪你,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也差不多能猜出个一二,想来多半是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挑衅在先,而你不出手的原因,恐怕是为了希望维护两家的利益,对不对?”

    虽然刘福贵句句点中自己的心思,但黄勇切不敢轻易点头,深知如何做人的他连忙回道:“这事不能全怪少爷,是那个杨雪先动的手,他和姓王的臭小子……”

    “行了,这事情不重要,我只是想告诉你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及时的向我汇报,明白吗?”

    “明白,刘总!”尽管站在刘福贵身后,黄勇仍旧是低着脑袋,不敢抬头。

    “唉,现在最让我放心不下的就是云鹏啦,你看他都已经20出头,却还成天给我添乱,一点长进都没有。现在不比过去啊,以往他惹事凭我的关系和地位都还可以帮他压下去,但现在呢,我们自己的生存都是个问题,哪里还能像过去那样由着他。所以黄勇,云鹏那儿你得帮我多盯着他点,我知道他现在在工厂仗着我是他爹,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所以如果你发现他再有什么过激行为,一定要在他酿成更大的灾祸前,第一时间通知我!知道吗?”

    黄勇很难得的见到刘福贵如此消沉的一面,他也很少有机会听到这坚毅中年人吐露心声,当下不由有些诚恐道:

    “刘总,这个您放心吧,您刚才所说的话,黄勇铭记在心。”

    看着刘福贵落寞的背影,黄勇有那么一霎还是满同情与心酸的,但很快他便恢复了理智。

    毕竟,他的心理清楚的很,夹在**中间做事,那就等同于脑袋上架着一把刀,自己只要稍有不慎,可能就会被斩掉脑袋。

    所以对于向刘福贵通报其子刘云鹏作为的事情,黄勇那是压根没往心理去。

    在他看来,打小报告的人从来都不会有好结果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