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二十七章

    “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刘云鹏无视的行为,让刘福贵在其手下面前很是没面子,不过对于自己这个宝贝儿子,他也确实没有太好的应对办法。…,

    说来也是无奈,他刘福贵有能力管好偌大的一个集团,却是没能力教育好自己的独子。

    这让他很伤脑筋,打儿子他是舍不得的,骂又起不了多大作用,所以一直以来他便只能由着刘云鹏的性子。

    ‘唉~‘刘福贵心理哀叹一声,转身对着身旁的黄勇道:“黄勇,派人去看看云鹏他这么着急是干什么去了,千万别给我又惹出什么乱子来才好。”

    黄勇点了点头,并立刻在手下耳边低语了两句,手下当即领命而去。

    “刘总,都安排好了,如果有什么情况,您会第一时间知晓的。”

    “恩,那是最好!“刘福贵有些头疼的倾了倾脖子。

    黄勇适时的为前者拉开座椅,同时打了个响指命下手把饭菜端上。

    鸡蛋这种在末世前,寻常百姓家中常见的东西,现在那可是绝对的稀有产品。

    而能向刘福贵这样每天定时一个鸡蛋,那更是属于不可想象的奢豪生活了。

    当然这都得益于刘福贵圈养的那个养鸡场,饶是连刘福贵自己也没想到,当初因见厂子有一大块空地闲置,他便心血来潮的搞了个养鸡弄做副业。

    谁曾想,就是这个在过往未给他带来多少实际收益的无心之举。却在末世成了他稳定的食品来源。

    而老谋胜算的刘福贵,也深知自己手上这群鸡鸭的实际价值。所以对于此地的看防,他也是安排了24小时的专人轮值把手。

    可这却苦了那几个被安排到此的守卫。试想一下成天到晚的和这些鸡鸭打交道,光是那股子腥臊恶臭就够让人恶心的了,但这还不算,最重要的是,你每天果腹不能饱食,却还得眼巴巴看着这些肥嘟嘟的肉禽不能食用,这种差事,简直就是种煎熬!

    待刘福贵享受完这顿丰盛的早餐之后,已是早晨8点半了。黄勇顾不得填饱肚子,敢急赶忙又随刘福贵下到2楼,回到对方所在的办公室里。

    所以说人前看似是风光无限的刘福贵左膀右臂,而实际在某些方面还真不如那些个手下活的洒脱。

    就拿简单的吃饭这件事来说吧,黄勇永远都要等前者饭闭后,才能找个合适的时机随便垫吧两下。

    谁让他得负责刘福贵的安全呢,而作为普通的手下就没有那些条条框框的限时了。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世界多少还是公平的,他在给予你无上地位的同时。必然会让你失去一些东西,这大底就是所谓的平衡吧。

    进屋之后,刘福贵便朝沙发上一躺,两眼微闭道:“黄勇啊。你也辛苦一早上了,抓紧时间去吃点东西吧。“

    黄勇明白这是对方对自己下逐客令了,不过他还有事要问。所以轻声问了句:“刘总,关于乔山说的事情。咱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黄勇所问的正是乔山所提的关于如何处理山头幸存者的事情,不管怎么说上次随行的两人都是他的得力手下。而作为二人的老大,黄勇理应为此做些什么。

    刘福贵听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盯着黄勇看了半天,方才悠悠的蹦出了几个字:“暂时搁置!“

    此话一出,黄勇可就有点着急了,乔山说的很清楚,他这次回来就是要来讨个态度的,否则另一名手下在对方的营地很可能长久没得到工厂方面的回复而遭遇不测。

    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他的手下,黄勇不太舍得道:“刘总,如果咱们一味这样搁置下去,恐怕会……”

    “恐怕会害了你的那名手下,是吧?“刘福贵一语道破黄勇的心思,黄勇不敢隐瞒,不过也不敢直言,只能是换了套说辞道:

    “刘总,我主要是怕咱们这么做会寒了底下兄弟的新,让他们误认为咱们不顾外出兄弟的死活呀!”

    黄勇的这番话显然是有些重了,说完之后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忙叉是开话题道:“再说刘总,您不是一直强调咱们厂子缺少人手,打算吸纳这伙人到咱们这儿来的吗?“

    刘福贵扬了扬眉毛,略显不悦的回道:“哼哼,我倒要看看哪个敢说我不顾弟兄们的死活。黄勇我现在不动,自然是有原因的,我相信那伙人如果真的想加入咱们,就断然不会动那名兄弟,相反他们如果动了,就说明他们并非善类,如若如此,那我就更不能接纳他们了。“

    “那……刘总的意思是?“

    “简单!以我们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吃掉那20个人幸存者,你要记住,咱们要接纳的是可以被我们控制和利用的人,譬如向姚如意那样的。而如我适才所说,如果留山的兄弟遭遇了不测,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伙人来工厂的动机不纯。虽说以咱们仓库的守卫状况并不惧怕他们偷袭,但论及他们为我们所用,那就不是一个简单的能或不能所能决定的。所以我才会和你说搁置这件事儿,目的就是要看看对方的反映。“

    “哦……原来是这样啊!“默默的点了点头,黄勇兀自佩服的同时,心下也是骂开了花。

    毕竟,刘福贵这说来说去还不是拿在拿他黄勇的人做牺牲品啊,但没有办法,黄勇纵使有千不甘,万不愿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或许在细想过后也是觉得自己这个方法欠妥,刘福贵再次出声吩咐道:“这样~黄勇,如果乔山回头问及此事,你就说我正在拟定详细的接纳安排事宜,如果说对方私下有主动和他联系,让他务必在第一时间把消息转达给我。另外这段时间,你要给我盯好乔山,赫雷,切不可让他俩自行出厂!”

    “是,刘总!”明白了刘福贵用意的黄勇,除了不停点头之外,也别无他法。

    在对方又一次的闭眼之后,黄勇躬身缓道了声:“程总,您先休息。我去个吃饭。”

    便是退步走出了董事长办公室。

    老赵驾着车飞快的疾驰在乡间的公路上,不得不说以往宽阔的城区路面由于废弃车辆的拥堵,已经完全比不上车少人少的乡村公路了,尽管这里路面状况没有城区那般完善,但若论及行驶效率,那绝对是遥遥领先于城区的公路了。

    老赵的油门越加越快,身边的景物飞速的向后奔涌,突然正前方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这让猝不及防的老赵来不及作出反应,他只能下意识的踏下了刹车板,来了个紧急刹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