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二十八章

    尽管老赵已经最大限度的做出了反映调整,但车身在紧急制动下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侧滑甩尾,好在老赵死死的把住方向才最终没有酿成大货。←,

    不过饶是如此,车上的人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故折腾的不清。

    老赵还好,由于他上车就拴上了安全带,除了心理紧张之外,只是随车震动前后摇晃了下。

    而王强和唐小权就没那么好运了,王强的脑袋实实的撞在了铁板上,身子较为清瘦的唐小权则直接被甩出座位,在后厢来了个翻滚。

    “我去!老赵什么情况啊,他是打算要谋杀我们啊!”王强勉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口里虽是骂骂咧咧,但却未真的动气。

    面对从后厢走出的王,唐二人,老赵不好意思的道了声歉:

    对此,唐小权顾不得眼前环绕的金光,他挺直身子四下看下一眼,而后转看向老赵“到底怎么回事,赵叔,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刚,刚才有个东西从车前面闪过!”老赵摸摸脑袋,不太确定,但两只眼睛依然警惕着四周。

    “东西?闪过!”王强默默念叨,旋即他突然举起手中的弩枪,咋呼道:“nm,不会是丧尸吧!”

    老赵果断摇了摇头:“不会的,刚才那东西个头不大,速度很快,不像丧尸!”

    唐小权下意识点点头,虽然他没见到适才发生的事情,但如果真是丧尸。绝无可能消失的这么快,至少在以知进化体内。还没有这么迅捷且善于隐蔽的丧尸:“看来多半是出现了新的进化体了,强子咱们赶紧上车。”

    言罢。唐小权也不待王强反应扯着他便朝车后走。

    “我操!这也真tmd够邪乎的!”上了车,王强揭开王忠瑜在车尾特别开挖的窥视孔,想要继续观察下周遭的动静。

    不过他的动作立刻是被唐小权叫停了,对此王强颇有些怨气,当下不太服气的回了一句:“为啥啊,开个口子看看情况也不行吗?”

    唐小权轻叹了口气:“不行!现在情况不明,咱们也搞不清楚老赵看到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所以安全起见,咱们还是呆在封闭的车上比较安全。”

    解释完毕。唐小权拿着手台冲老赵吩咐道:“赵书,赶紧发动车子,咱们离开这里。”

    不用年轻人提醒,赵云海也没打算继续在此地逗留。

    毕竟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第二避难所,完全没有必要冒未知的危险在这里查明刚才一闪而过的黑影究竟为何物。

    江淮车重新顺利的被发动了起来,听着那熟悉的轰鸣,老赵长舒了一口气。

    他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大意,而导致车子不能行驶,从而将众人滞留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公路上。

    不过受适才事件的影响。随后的行程,老赵有意识降低了车速,他得预防再次出现类似的事情,而唐小权也老老实实的紧抓后厢内加装的把手。以免再被甩离座位。

    反倒是王强,神经大条比较,在入座之后。他似乎已经忘记了适才的教训,整个人入大字舒坦的靠在铁皮甲板上。闭着眼睛,享受路面带来的颠簸之感。

    “刘总!是我黄勇!”黄勇轻扣了两下木门。低唤了两声,便不再动作,静静等待着里面的答复。

    此时的刘福贵并未休息,实际从一早黄勇离开去吃早饭后,他便起身找了本人物传记有滋有味的品读了起来。

    待将最后一段阅读完毕,刘福贵缓缓合上书本,这才朝木门方向道:“嗯,黄勇啊,进来吧。”

    进屋后,黄勇反手将房门带死,然后快步走到刘福贵的面前:“刘总,你让我安排手下查探少爷的情况,已经有些眉目了。”

    “哦?”刘福贵的反应有些诧异,他当时其实不过是随口那么一说,但没想到黄勇那边还真就查出了东西,他将书本放在桌上,揉了揉太阳穴道:“说吧,云鹏是不是又惹了什么事儿?”

    “那倒没有,不过……有件事儿,我觉得有必要和您汇报一下。”黄勇的话说的有些犹豫,刘福贵听后料到对方肯定有较为隐晦的事情需要报告,否则至于搞的如此遮掩,当下,为了打消黄勇的顾虑,刘福贵坐正身子,肃然说道:

    “说吧,我和你说过的,我需要知道云鹏的事情。”

    黄勇将背于身后的右手拿了出来,于此同时一个黑色的塑料袋被其丢在了刘福贵的书桌上。

    后者眉头微皱的抬眼看了下黄勇,继而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

    黄勇不紧不慢打开塑料袋道:“刘总,这些都是手下在少爷门口的垃圾袋里发现的,我担心少爷他……”

    摆手打断了黄勇的话语,塑料袋里装着的东西已经说明了一切。

    几张锡箔纸,一个透明漂亮的玻璃**,只是这个玻璃**不同于家用的常规**子,它的上方有凸出来的吸管,中间配有过滤设备,但凡在道上混过的人,一眼便会认出这是稀释bd人所必备的冰壶。

    刘福贵颓然的合上了眼睛,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居然是个瘾君子。

    一直他都以为这孩子不过是不学无术,贪恋酒色场所,相信随着年龄的增长,会慢慢摆脱这一切,成长起来。

    何况以他的家产财富,只要刘云鹏健健康康的活着,他不奋斗倒也无碍。

    但令刘福贵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这个连他都不曾涉猎的暴利禁区,自己的儿子竟然会沾染上。

    刘福贵怒了,他第一次的暴怒了,他可容忍儿子不学无术,可以容忍他沾花惹草,但面前的东西,他……

    深提了一口气,刘福贵猛的睁开眼睛,然后两眼充满血光的盯着黄勇问道:“云鹏他人现在哪儿?”

    黄勇一见对方这幅模样,心知大事不好,他现在就算有心袒护,也已无能无力了。

    看来刘云鹏今日怕是难逃责罚了:“回刘总,少爷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里未出。”

    “好!这个混账东西,居然连这要命的东西也敢碰,我看他是真不想活了,既然如此……”

    “啪!”刘福贵重重的一掌拍在了木桌上,那厚重的掌风,直震的桌上的东西凌空飞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