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父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三十章 父威(二)

    ps:感谢icecubeshotz的打赏

    3秒,刘福贵言出必行,3秒后如果李慧如仍在房间里待着没有离开的话,那她的下场可以预见。√∟,

    好在她脑子还算清醒,第一时间撤了出去。否则……

    当刘福贵重新睁开眼,李慧如已经是按照他的要求离开了房间,此刻屋内就剩下刘福贵和刘云鹏父子二人,后者正用那喷火欲裂的双眼盯着自己的父亲,狠力的架势就好似眼前是他追寻多年的仇人一般。

    “说!这是什么?”刘福贵把装满粉末的塑料袋递到了刘云鹏的面前。

    刘云鹏抬掌打开,同时捂着自己的右脸怒喝道:“你打我?你居然打我!你凭什么打我?”

    倘若是在往常,刘福贵一定会为自己的冲动失手而懊恼后悔,但此刻他面色冷峻,丝好不理会刘云鹏的叫嚷,而是冷冷的重复道:“我再问你话,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

    闻言,刘云鹏脑袋发热的一骨碌从床上蹦了起来,迎着刘福贵的眼睛,怒视答道:“是果粉,怎么了,你就是为了这个动手打我?”

    深吸一口气,刘福贵竭力压制住着自己的脾气,他再一次和气的问道:“云鹏,爸爸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老实告诉爸爸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刘福贵做定了打算,如果儿子这次能够坦诚相告,他就给儿子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

    可刘云鹏这个孩子早已被惯的无法无天,他错误的估计了自己的父亲还会和以前一样不会对他怎样。所以他没做任何犹豫,依然坚持不变的对刘福贵吼喝道:“果粉。老子刚才说了这是果粉,怎么。这下听清楚没?”

    气恼中的刘云鹏故意将“果粉”二字贴近刘福贵的耳边重复了好几遍,可他却仍未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正在将一座蓄势待发的火山给点燃了。

    “老子……”默默的念叨了一遍这个儿子刚刚对自己说过的话,刘福贵来回踱着步子:“果粉,呵呵,这玩意是果粉!”

    刘云鹏懒得看他老爹在这发神经,当下道了声:”你自己在这慢慢晃悠吧,老子还有事要做,没功夫陪你了。”

    言罢,他转身变越好离开。可就在他动作的同时,一直还算冷静的刘福贵突然毫无征兆的动了。

    但见他大手一挥,一把抓住了刘云鹏的头发,继而猛力一扯,大声吼道:“我看你小子是tmd越来越不像话了!你在和谁说话?你是老子?我看你tm是活腻歪了吧。还有这是什么?果粉?你当你老子是白痴吗?好,你既然这么肯定是果粉,那你tm就给老子把这东西全吃了!”

    说完,刘福贵便是将足有5克的白色粉末塞到了刘云鹏的嘴前。

    望着那离自己嘴巴越来越近的塑料袋,刘云鹏害怕了。他非常清楚这粉末的威力。

    如果真的被刘福贵灌近肚里的话,那他离死可就真的不远了。

    “爸,爸,我错了。那不是果粉,求你放了我,爸!”

    “哦?不是果粉?怎么可能。你刚才可是非常肯定的告诉我啊!”如果黄勇在场,一定不会对这样状态下的刘福贵感到陌生。

    可对于刘云鹏。他确是第一次见到父亲如此的凶狠,他简直不敢信心自己的眼睛。这还是那个把自己捧在手里,要什么给什么的慈父嘛。

    他现在很肯定如果自己有任何不老实交代的地方,对方绝不会对其手软:“是bd,bd,老爸,我错了,求你别让我吃那东西,会死人的。”

    刘云鹏近乎绝望的哀求也让刘福贵稍稍冷静了点,他当然不会真的要致自己的儿子于死敌,他不过是想给这小子一个教训。

    而既然决定要给教训那自然是要让其记忆深刻,否则还不如不做,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刘福贵才会对刘云鹏下此狠手。

    他用力的将刘云鹏推倒在了床上:“说!什么时候开始的?”

    刘云鹏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没,没多久,大概5个多月前。”

    “谁给你的货?”

    “朋友,那天我和慧如参加一哥们酒吧的开业典礼,包厢里他们起哄,非要让我吸,我当时也拒绝来着,但是他们几个可劲的刺激我,为了面子,我就……”

    “你手头就只有这一包吗?”

    “就这一包。老爸,我真的没吸多久,我就是有时候累了才拿出来弄两口解解乏。”刘云鹏现在完全没了刚才理直气壮的脾气。

    刘福贵没有理会,而是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将塑料袋袋口倒置向下,任由白色的细小粉末随风飘逝。

    望着不断飞散的白沫,刘云鹏下意识咽了口吐沫,说实话他已经喜欢上了那种吸食后的快感,所以见刘福贵倾倒这些令他舒坦的小白粉末时,他好想出声制止。

    不过他同时也明白再大的快乐也比不上活着来的幸福。

    处理完这些害人的粉末,刘福贵又转而望向自己的儿子,严肃的数落道:“你看看你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我并不反对你在外面玩乐,年轻人嘛没必要把自己搞的那么死板,但你也不能玩物丧志啊!你看看你,啊~年纪也不小了,最起码辨别是非的能力也该有吧。那些东西是能乱碰的吗?还有你交的那些所谓的女友,一个个都是些什么玩意,她们看上的都是你的钱,要的都是虚荣,记得你是我刘福贵的儿子,迟早你是要接手我的集团的。过往你那些放荡的生活我就不追究了,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必须给我戒掉那些酒色坏习惯。老爸不可能照顾你一辈子,你要想在这乱世中好好的活下去,那就得开始学着去做一些事情了。“

    刘云鹏知道自己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如果这事是搁在过去,他根本是鸟都不会鸟,但现在……他乖乖的点头应是:“老爸,我明白,我会好好跟着你后面学事的。“

    “恩!“见儿子态度还算诚恳,刘福贵心下的气火也消的七七八八了:“这些事先不着急,你现在要做的是把性子磨练下来,懂吗?别一天到晚毛毛糙糙的。“

    “行了,我要说的就这些了,但有一点我要跟你再强调下,刚才那东西你确定没有了吧?“

    刘云鹏不敢欺瞒:“没了,老爸,要是再有天打五雷轰!”

    望着儿子缓缓的举起五指,刘福贵颇感无奈,什么时候你才能长大?什么时候你才能成人?什么时候你才能独当一面让我放心啊?

    刘福贵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没有最好,但如果让我发现你说谎,或者再有类似吸食的事情,那就别怪我刘福贵不讲咱们父子的情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