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穷乡僻壤(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三十二章 穷乡僻壤(三)

    就在幸存者小队兀自谈论局势的时候,靠近铁门的年迈丧尸开始了砸门行径,巨大的噪音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把周边的尸群拳都吸引过来。⊥,

    “日,吵死了,都tmd给老子闭嘴!”受不了畜生们的聒噪,王举起手弩,抬手就朝大门处放了一箭。

    大门由于是由铁链绑缚,所以在丧尸的冲撞下,免不了被挤出巨大的缝隙,而为了能够享用到门内3个猎物的美味,这帮畜生争先恐后的朝内挤压。

    而王强的目标便是挤在最前的那只已经脸部变形的老年丧尸,只是他想法虽好,但落实到射出的箭矢就……好吧,王强这一箭最终命中了缝隙旁的铁制门板。

    只听“哐当”一声,箭矢在撞击门板后弹飞在地。

    事实上,王强本来也没指望这箭能有什么作为,他只是被外面那帮鬼嚎的畜生吵的心烦罢了,不过显然他的这箭并未达到预期的目的,反而适得其反令得听到异响的畜生,更为卖力的挤兑起来。

    “日,走走走!咱们赶紧进去吧,免得在外招畜生惦记!”

    王强连摆了两下大手,示意唐,赵二人进屋,可是对方并未因为他的焦急而有任何的行动。

    相反,唐小权和赵云海在彼此互看了眼后,面上的表情皆是不约而同的浮起了抹凝重。

    要说在这末世里最令幸存者们担忧的事情是什么?相信有过痛苦经历的幸存者一定会选择人类。

    是的,人类,并非那些嗜血残暴的丧尸。至少在唐小权这帮幸存者眼里,人类要比丧尸更为可怕。

    因为在他们眼里。丧尸不过就是被病毒侵袭后一帮不会思考,体力旺盛的变异畜生罢了。而对付这些无脑的畜生,你只需一把利器并将之敲破他们的头颅便可终结它们的性命。

    可人类不同,这个统治地球长达千年的物种,有着发达的头脑。

    他们会思考,会使用工具,除此之外,更为可怕的是,在末日侵袭的洗礼下,很多人类。扭曲了灵魂,为了生存他们可以干出许多过往不可想象的,比之畜生还不如的事情。

    所以老赵他们有理由怀疑这间屋子没准就隐藏着这样嗜杀幸存者,而若是推断为真,那他们现在冒然进入,便很有可能落入对方的圈套之中,也极易被对方当作入侵者对待。

    于是,老赵上前在王强耳边低语了几句,他这是在跟后者耐心的解释目前的状况。

    待稳住王强的情绪后。老赵理了理有些褶皱的衣服,迈步向前,走到门前,继而有节凑的拍响了房门。并礼貌的招呼道:“你好,请问屋里有人吗?我们是远道而来的幸存者,天色渐晚想贵地借宿一晚。不知可否行个方便?我们没有恶意的。”

    对于老赵这种低声下气的叫门方式,王强那是很不以为意。他认为之所以过往他们会吃亏就是因为很多事太过心慈手软了,尤其像现在这样。和对方的首次接触,他们完全没必要这么客气,完全可以表现的霸气一点。

    正所谓人善被人欺不是没有道理的,过分的和气只会被人家当作软弱的突破口。

    老赵喊了半天屋内没有任何动静,他不死心的将耳朵贴在了铁门板上凝神听了听,怎奈大门外丧尸折腾的动静着实太大,令他根本无法辨识屋内的动静。

    “咋样?”王强从老赵回头表情就猜出了端详,他重新拾起碎砖比划道:“我就说嘛,整那些没用的玩意干啥,直接破窗进去不就结了嘛。”

    老赵无语的和唐小权相识而笑,虽然他们不认同王强的做法,但现实的情况来看也只能依照王强的办法而行了。

    村子很穷,所以一切的防护措施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没有哪个笨贼会傻到跑来这个穷乡僻壤进行盗窃或者抢劫,毕竟回头能不能把来时的车费和油费给赚回都是个问题。

    所以此地的家家户户都没有安防盗窗,别说是防盗窗了,甚至连一扇完好无损的玻璃窗都是奢侈之物。

    至少从老赵他们这一圈跑下来观察的情况,也就他们所在的这间棚户房各项配备还算完善。

    王强二话不说抄起砖头就朝窗上一掷,玻璃应声而碎,破裂的玻璃声立刻是激起大门外丧尸一阵骚动。

    对于这样的情况老赵他们早就习以为常,反正凭这帮老爷军也是奈何不了那扇厚实的大铁门,所以他们3人便是将全部经历放在了面前的事务上。

    “强子,我先进,你殿后;老赵个头大,钻窗不方便,还是等我们入室给你开门在进吧。”唐小权快速的做出了安排。

    对此,心忧虑兄弟安危的王强故作不服的反问:“我去,干嘛你先进啊,权子,你脑子好使我承认,但这冒险的活还是让我来吧。”

    唐小权知道王强非是有意刁难,故意逞强,所以看出对方心思的他含笑解释道:“你误会了,强子,我可没打算进去冒险啊,我先进,就是让你帮我盯着点屋里的情况,一旦有突发状况,我可就指望着你那神乎其技的射术咯。”

    不出意料,唐小权这番话那是说王强极为舒服,他当下立马是点头拍胸道:“那当然,你就放心吧,我这箭技你们可都是清楚的啊!”

    看着这兄弟以唱一和的说笑,搁一旁围观的老赵不无心下暗道:他俩小子没去当相声演员真是屈才了啊。

    至于说唐小权让他最后进入房间,这点老赵没有什么异议,他直觉认为这屋子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所以唐王二人只要能应付,那他也就省的遭这猫腰钻洞之罪了:“那行吧,权子,我就偷个懒在外面等你们帮我开门啦。”

    “呵呵,没问题!”唐小权不再废话,起身猫腰钻进了窗户,片刻,王强也紧跟而进。

    二人刚一进屋立刻就被迎面扑来的浓烈的腐尸气味熏得不得不用手捂住鼻子。

    “我去!这tmd什么味道,这么难闻?”王强的眉头扭成了麻花。

    什么味道?唐小权恶心的同时,心下却是不由的警觉了起来。

    他觉得这种味道并不陌生,很像是腐烂**散发出来的,而在这屋子里能发出这种味道的……难不成,他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柴刀,同时示意王强禁声,并上前小声提醒道:“嘘,别说话,注意警戒,我觉得这房间有点古怪。”

    王强被他这话说的只觉背脊一凉,也赶紧是提起了手中的弩qiang,并警觉的直视前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