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床底的黑影-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三十四章 床底的黑影

    提着柴刀,唐小权位列左侧,王强则手持手弩戒备右侧,二人分列两边朝内屋门口缓缓走去。∮,

    王强两眼死死的盯着瞄镜,只要有任何非人类的东西出现在这个镜头里,他便会毫无犹豫的扣动扳机。

    唐小权回眸和王强确认了下行动顺序,后者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动手。

    待长舒了口气,调整了下心情后,唐小权逐个伸起手三个指头,并在心中默念:“三,二,一!”

    当中指落下之后,唐小权立刻掀起门帘闪身而出,王强也一个箭步跟在其后。

    二人冲出之后,第一时间环顾四周,确认情况。

    从屋内的布局来看,这里应该就是客厅了,之所以这么说,因为没人会在卧室摆上一张大桌和几把椅子。

    当然,除却这些,唐,王二人还发现了一台破旧的老式电视机,电视机估摸着只有14存,但饶是如此,它的存在还是让这间空空荡荡的屋子,变的多少有点现代化的气息。

    看着周围简陋的布置,王强真心不知道这里的人们是如何生活下去的。

    尽管他也是宅男,尽管他自认为自己有很强的抗孤独能力,但到了此地他才愕然发现,原来和这些生存在此的没有任何娱乐活动的人们相比,他头上宅男的称号是多么的“名不副实”。

    “吱呀“随着一声门抽的转动,王强从神游戏的思绪回过了身来,待见是唐小权在给老赵开门。王强这才松开了险险扣动的扳机。

    “行动挺快的嘛!怎么样?有幸存者吗?“老赵虽然已经进了屋子,但警惕的心丝毫却是没有改变。他说话声音很低,低的就像是蚊子哼一样。反正站在客厅中央的王强是没听轻老赵在说什么。

    “还没有,还有房子没有检查!“唐小权将门重新关好,继而以着同样的低语回复道。

    “哦,那咱们继续!“

    有了老赵的加入,三人搜寻的进度提高不少。

    厕所,厨房相继检查完毕,皆没有发现丧尸亦或是幸存者的踪迹。

    眼下还剩下一间屋子没有勘察,唐小权的判断究竟是否正确,屋内是否有活人。就全看这最后一间屋子了。

    王强对唐小权的判断本来就不以为意,所以他无疑是3人中最为轻松的。

    老赵握着撬棍首当其冲走在队伍最前面,眼前的屋子同样没有安装木门,仅用一块帘布将两间屋子隔开。

    老赵掀开满是灰尘的帘布,一阵黑雾般的尘土飞散开来,与此同时随风拂来的还有那令人作恶的尸腐气息,只是这次的味道比之刚才更甚了几分。

    不出意外,刺鼻气味的源头就在这最后一间屋子里。

    所以安全起见,老赵没有冒进。待和身后的唐,王二人小声商量,布置了下战术后,方才开始行动。

    老赵缓步站到门栏右侧。然后用着尽可能安定的声音礼貌说道“你好,我们是远道而来的幸存者,只因天色以晚。不得已才贸然进入贵处借宿,如有任何冒犯之处还望谅解。请问我们可以进来吗?”

    没有回复,屋内很是安静。唐,王,赵3人还是清楚的听到了地板上有悉索的摩挲声。

    对于这个声音老赵他们那是在熟悉不过了,空气瞬间凝固,紧张的气氛油然而生,老赵3人各自拿好武器,摆开阵势随时准备迎敌。

    一分钟过去了,见里屋仍旧没有任何反应,老赵决定硬突,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事先通报了一下:“我们进来了。”

    轻轻用撬棍头将帘布拨开了一到小缝,而王强则赶紧举着手弩,侧身向里观望,手里的弩枪一刻不离的指向其眼观的前方,这样只要他发现有任何不妥或异常,便能在第一时间扣动扳机,毙杀敌人。

    “我去!没人啊!”

    房间不大,一张双人床摆在墙角,王强只是很随意的一瞥就可以轻松的观察到内里的全景。

    既是如此,老赵等三人便是强忍着恶臭的尸腐气息鱼贯而入,进入屋内,里面的场景着实吓了他们一跳。

    地上是一具被分了尸的骨架,骨架之上没有任何的**依附其上,四溅的血液凝干在灰色的水泥墙壁,好似是一副末日的艺术画卷,水泥地面也同样被血水侵蚀变成了黑红色,光是看着便已叫人不寒而栗。

    而就在幸存者们为这句死尸的悲惨场景感概的时候,刚才在屋外听到的那阵摩挲声又重新响了起来。

    “怎么回事!”王强警觉将目光移向了屋内仅有的一个家具床上。

    毫无疑问,异样的声音绝对不会平白无故产生,这说明屋里肯定存在活物,可不大的房间可供容身的地方一览无遗,唯一还有遗漏的地方就只剩下……

    唐小权用眼瞄了下床底,赵,王二人立刻会意,他们分列两边,同时俯下身子,当老赵着棍将落在地上,挡住床绑单薄被单轻轻挑起时,一只佝偻的尸爪立时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老赵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心底一跳,他本能朝后退了两步,而后发现对方并没突进的意思,这才放下心来。

    借着唐小权揭开窗帘,透身进屋的光线,老赵等人这才得以看清床底的情况。

    那同样是一具上了年头的老年丧尸,他张开的大嘴只剩下几颗发黄的牙齿。

    只不过在病毒的改造蜕变下,这仅存的牙齿全都变得异常锐利。

    顺势下看,老头的半截身子不知去向,而其不能动弹的原因,则是身上的那件长袍被缠在了床腿。

    面对这般匪夷所思的场景,王强实在是想不出这个老家伙到底是做到这点的。

    眼见丧尸已经没什么威胁,王强便心血来潮的放下手弩,抽出腰间的柴刀,逗弄起这只畜生来。

    他不停的用刀戳戳丧尸这里,拍拍丧尸那里,而丧尸则再他每一击后表现的更加激动。

    唐小权正忙于将窗户打开,用以通透空气,待他做玩这一切看到王强的举动后,有些看不过的斥道:“强子,别这样逗弄这已死的灵魂,给人家个痛快让老者解脱吧。”

    玩的起劲的王强,听兄弟这么一说,也觉得自己做法欠妥,当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行了,我知道!”

    同时还不忘给加了句开脱:“我这可不是在逗弄他,我只是想观察下丧尸的特征罢了。”

    观察特征需要对一个年过半百毫无攻击力的老年丧尸下手嘛……唐小权懒得和王强争辩,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丢了句:“我去把屋子里其他的窗户都打开透气,不然今晚咱们根本没法过夜。”

    言罢,便转身离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