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搬粮行动 (上)-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五十九章 搬粮行动 (上)

    “嘿,阿城,怎么一个人窝在角落里啊!不去那边和大家伙一起玩牌吗?”

    抬眉望了眼踱步走来的唐小权,阿城略显无力的摇了摇头,继而将之垂了下来,搪塞道:“我,我对玩牌不太感兴趣。”

    “哦,这样啊~”似是相当随意的的应了一声,唐小权不着痕迹在前者身旁坐了下来,继而抬手指了指远处的天空,道: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奶奶曾经和我说过,人死后就会变成天上的星星,当你在夜晚遥望星空时,最亮的那颗就是你所牵挂的人。”

    “后来,奶奶因病离世,我便会在夜晚站在老家的院落里,仰望星空,寻找那颗我所能看见的最亮的星星。”

    “而每当我找到那颗星星时,我的心都会不自觉的感到温暖,就好像奶奶也在天边注视着我一样。”

    “然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学识的完善,我也逐渐明白了那些所谓的“人死会变成星星”的说法都是假的,但也恰是这样,让我体会到了奶奶那席话的另一层含义。”

    “另一层含义?”阿城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语峰间带着些许好奇。

    “嗯,“唐小权依然举目望天,似是对阿城的提问恍若未觉,他自顾自的继续道:”奶奶和我说的东西,其实都是人们对幸福的一种向往,一种心灵的寄托。”

    “而这些东西,不正是我们之所以为人的根本吗?试想,如果人类没有了梦想,那么生命就会枯萎;如果人类没有了文明,那么社会就会崩塌!最后我们全都会沦为似楼底那般般畜生般的行尸走肉。”

    “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说,我们是幸福的,因为我们还活着。虽然眼下末世当道,但我们绝不能放弃梦想,我们要坚强的活下去,为了那些我们爱的人和爱我们的人,也为了那些同样在底层挣扎求生的人以及那些已经不幸离世的人。”

    “啊~”话及于此,唐小权意味深长的拍了拍阿城的肩旁,继而长吐一口气:“找找那颗最亮的星吧,杜哥和你父亲一定在那头儿看着你呢,不要让他们失望,坚强的活下去,这是他们的遗愿,也是你应进的孝道,你必须完成它。”

    阿城若有所思的缓缓扭过头来,可待他望向身侧之时,那个略显瘦弱的身影已然是兀自起身,行了开去。

    “爹爹和叔叔都在天边看着我吗?”阿城嘴中喃喃,虽然他今年已经年满18,虽然他也知道那些都是胡话,但不知为何他还是下意识的眺望向了远方,同时暗自祈誓:“爹!叔!你们放心,俺会好好活下去的!”

    一夜无话,转眼又是到了天明。

    当初升的太阳刚刚从地平线上窜出个脑袋时,幸存者们已是先后起床准备就绪了。

    毫无疑问,弹尽粮绝的幸存者们早饭是没得享用了,所以饥肠辘辘的他们必须赶在身体虚脱前完成搬粮的任务。

    除此之外,夏季的黎明还是一天中日晒强度偏低的时候,选择这个光景行动,无疑会将体力消耗将至最低。

    “好了,各位,如果有人对这次行动计划不甚了解,或是还有疑问的,请现在提出来。”胡晓东再次恢复到不苟言笑的状态,一张塑脸肃然紧绷。

    “没有,”几乎是异口同声,众人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不过也难怪他们会如此协调,毕竟此次计划关乎生死,每个人都不敢大意。

    “那行,既然大家都很清楚了,我就不再多做赘述了,总之……”话音陡然一顿,胡晓东的眼眸在众人的身上一一扫过,继而异常郑重的继续道:“总之,我希望大家都能活着回来……并且顺利完成今天的任务。”

    没有人答话,大家皆是神情肃然,胡晓东这席算不得誓师的话语,无疑是在众人的心间敲响了警钟。

    “林伯,家里还有虎子娘俩就劳烦你和陆瑞照看了。”

    林木业着手轻拍了拍胡晓东的肩膀,本就褶皱满布的面庞,此刻似是又显苍老了几分:“放心吧,家里不会有啥大问题,倒是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遇到危险,千万不要勉强,记住性命才是第一位的,粮没了咱可以再想办法弄,但命没了……”

    林木业没有继续下去,因为他觉着这个节骨眼说什么死不死,显然大不吉利,所以赶忙是将话锋一转,肯定道:“我老头子等着你们凯旋归来!”

    寒暄完毕,吴超与王强一前一后将长达7米来高的木梯给合力抗了过来。

    而唐小权也顺势探头朝向楼底望了一眼,但见底下空无一物,并未发现丧尸的身影。

    如此情形,于幸存者而言无疑是极大的利好消息,当下众人不敢耽搁,赶忙是先后爬下了木梯,并在第一时间展开队列。

    胡晓东照例提着复合弓在头前开路,他三两步行至巷口,继而悄无声息的接着墙沿的掩护,侧目探查了下巷口外的情况,然后伸起了2根指头。

    “2只丧尸!”王强心下暗自念叨,由于有了上回的经验,这次他没再需要吴超的解释。

    照例是搭箭,举弓,松弦,胡晓东的箭技依然是那般的出神入化,随着两声沉闷坠地声响起,众人知道目标解决了。

    “走!”异常干脆的大手一挥,胡晓东鬼魅的猫腰窜了出去,下一秒他便是窜到了一辆街边的面包车旁蹲下,待得身后队友陆续跟上,他才开始挪动脚步行向下一处掩护地点。

    如唐小权事先料想的一样,胡晓东对整个街道的布局那不可不不了解,他几乎总能在合适的地方,找到合适的避身场所,而且饶是遇上些不开眼的挡路丧尸,他也能在第一时间将之射杀于弓箭下。

    于是,幸存者一行人便是在胡晓东这个近乎等同于开了挂似的领路人的带领下,总算是有惊无险的来到了目标地点。

    6个人,成纵列依在两辆废弃的车身后,胡晓东轻轻的探出半个脑袋,在他正前方50米的地方“祥和面馆”4个大字清晰可见。

    然而随着他的目光不断移转,其面上的神色却是愈发凝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