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 地狱的享受(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六百五十七章 地狱的享受(五)

    李慧如坐在车里冷眼旁观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看着瘦猴被丧尸慢慢的肢解,她觉得心底的热血在燃烧,她好想亲自拿刀上去一点一点剥去对方的皮肉。↖,

    尽管瘦猴的下场已经非常的凄惨了,但对于李慧如来说,她觉得这还远远不够,令她遗憾的是丧尸竟然一上来就咬破了对方的喉咙,否则能够如此近距离聆听瘦猴的惨叫,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正如之前在车上对方凌辱自己时,强迫自己**一般。

    瘦猴仍旧没有死,这是在面对丧尸时最为痛苦的事情,他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畜生分解,看着它们抱着自己的四肢,器官啃食。

    而自己则默默的承受着那无尽的疼痛以及失血过多带来的抽搐痉挛。恐怕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你才会觉得死亡都是件幸福且奢侈的事情。

    瘦猴很想亲手了却自己的生命,可是他的两支胳膊连同肌健早已不知了去向,根不不可能借助外物自杀,更不要说什么咬舌自尽之类的方法,失血过多的他连动动嘴唇的力气都没有了。

    此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期盼有人能从旁动手,给他一个痛快。

    丧尸自然是不可能帮助他完成这个愿望,如果说硬要找一个能够让他尽快脱离这种无尽地狱般痛苦的人,那只能是李慧如莫属了。

    瘦猴透过挤在一起的丧尸缝隙里瞧望着正坐在车里欣赏着他被分食的李慧如。

    他现在已经不可能自出声说些什么了,不过在他那生命最后迷离之际死灰的双瞳中却流露着异常复杂的情感,最多的莫过于是不甘和愤怒。

    李慧如不打算再继续留在这里观赏前方血腥的屠戮场景了。瘦猴的结局已经可以判定,她折返的目的也便达到了。

    大仇已抱的他。心理一阵舒爽,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亲眼看着自己的仇人受到应有的惩罚更为让人兴奋的了。

    事实上在逃离前者的魔掌之后。心灰意冷的李慧如曾今想找个幽静的地方终结自己的生命,被强暴之后的她已经不再对这个世界抱有任何的幻想,她心理清楚的离开了工厂,对她意味着什么,那就等于离开了一切的庇护,将她置于一个人吃人的社会当中,在这样一个残酷法则的环境里,她如果想凭自己的一己之力独自生存下去,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换而言之。她很有可能会遇到更多诸如瘦猴和老鼠这样的禽兽,谁让她的身材和姿色是那么的令男人着迷呢。

    只是死亡这种事情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即便是身心皆被欺惨到极致的李慧如她也是如此,何况她还想亲眼目睹欺辱自己的禽兽如何被丧尸扒皮抽筋。

    所以她才会选择原路折返回来重新面对那张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丑陋脸庞。

    最终瘦猴和老鼠这两个人渣都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了因有的代价,但此二人的幕后指使黄勇和刘福贵却还逍遥自在的生活在工厂里。

    可想要绊倒这两人谈何容易,不过从另一方面也是让李慧如彻底放弃了寻死的念头。

    为了最终的复仇,她打算苟活下去,可是对于此时的她来说,活下去本身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而就在她苦恼于未来的生活的不易时。一个身影时断时续的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这个人一米八的个头,那张面孔曾今是那么的让她厌恶,可是此刻存在她脑海里那个男人的一颦一笑却又是让她如痴如醉。

    是的,李慧如脑中幻化的人物不是别人。正是她以前所嫌弃鄙视的流氓王强同学。

    没错,在她此刻落寞撂倒的时候,李慧如突然意识到自己过往所追求的那些东西是多么的可笑。

    虚荣能带给自己什么?除了空虚。挥霍青春,虚度年华之外什么也没给自己留下。

    反观现在的自己。是多么的可笑,被人抛弃。玩弄,弃之荒野之中。如果自己能早些顿悟这些,何至于像现在这般举足无措。

    权衡再三,李慧如做出了决定,她打算回去别墅寻求老徐等人的帮助,除此之外她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哪里能够接纳她的地方,而至于让她独自在这座城市里求生,坦白讲,李慧如没有这个信心。

    前方的丧尸也已经大快朵颐的差不多了,相信待它们用完这顿大餐之后,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的存在。

    虽然这帮畜生没可能抓到车中的自己,但为了防患于未然,李慧如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她立刻重新启动了车子,朝着记忆中别墅的方向进发了。

    王强不会想到此时的百里之外,一个让男人朝思暮想的妙龄女郎竟然会在生死存亡之际想到他,如果这件事前者得幸有知的话,恐怕会惊的大牙都落下一地的。

    此时的王强正舒坦的背靠座椅,脚搭车台,悠闲的摇晃着沾满脏迹的臭鞋。

    虽说他对于今天行动中的些细节不是很满意,但终究他们还是拿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有惊无险的完成了此次出行的既定任务。

    老赵的心情也很不错,哼着小曲,把着香烟,完全没了来时的那般小心翼翼。

    而唐小权则闲来无事的在车后厢提前盘点起这次出行的收获,也顺便把随意丢弃的物资借着回程的路途,尽可能的归类清楚,这样便就省去了回到第二避难所重新耗费时间整理了。

    刘云鹏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时不时就爬起来,掀开窗帘看看楼下是否有回来的外出小队。

    今天对他来说是非常郁闷和气恼的,到目前为之,他心理都憋着一股子郁气无处发泄。

    他现在根本就不关心李慧如的下落,他目前只想着要将整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他坚定的认为围绕李慧如外出这一整件事情,完全就是黄勇一手导演策划的。

    而李慧如本人目前也十有**被对方控制在,自己的女人在自己的地盘被自己的手下掳走,这种事情如何能叫刘云鹏容忍?

    所以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揭穿黄勇的戏码,让他认罪伏诛。

    他再次看了下墙壁上的挂钟,5点14分,到6点,正好这个时候是吃饭时间,如果在这个点李慧如仍然没有随黄勇口中所说的外出小队返回的话,那他就要利用这个吃饭的时间档像自己的老爹求证此事是否属实了。(未完待续。。)